Covid-19在亚省:为什么全世界都在抢厕纸?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报讯】随着人们对冠状病毒的担忧日益加剧,亚利桑那州乃至全国,甚至加拿大、英国、澳洲等国的许多商店货架上都没有厕纸和清洁用品之类的东西。

但是,这些都不在国土安全部的人们为大流行做准备的物品清单中。 该部门说人们应该储存两周的物品包括:

  • 储存两周的食物和水。
  • 定期检查您的常规处方药,以确保您家中的持续供应。
  • 手头上有非处方药和其他保健用品,包括止痛药,胃药,止咳药和感冒药,带电解质的液体和维生素。
  • 从医生,医院,药房和其他来源获取健康记录的副本并保存其电子版本,并将其存储起来,以供个人参考。获取访问电子健康记录的帮助。
  • 与家人和亲人谈谈他们生病时将如何照顾他们,或者在家里需要什么照顾他们。

红十字会说,其中一些事情,例如提供两周的食物和水,是任何紧急情况下人们应拥有的,而不仅仅是冠状病毒蔓延的情况下。

该部门表示,人们可以采取其他措施来限制冠状病毒感染的风险,例如:

  • 避免与生病的人密切接触。
  • 当您生病时,请与他人保持距离,以免他人生病。
  • 咳嗽或打喷嚏时,用纸巾遮住口鼻。这可能会阻止您周围的人生病。
  • 经常洗手将有助于保护您免受细菌侵害。
  • 避免触摸眼睛,鼻子或嘴巴。
  • 练习其他良好的健康习惯。保持充足的睡眠,多运动,减轻压力,多喝水,多吃营养食品。

都没说囤厕纸。但,人们为什么要抢厕纸呢?

首先是日本。在日本的社交媒体上流传着这样的消息,卫生纸和口罩是同一种材料生产的,卫生纸将断货,而且日本在售的卫生纸大部分是从中国进口的,将要断货,因此厕纸和纸类制品都会出现短缺,最好提前购买。

于是,日本人民搬空了所有能买到的厕纸。

为此,日本政府和相关业界团体都出来公开辟谣了,呼吁民众冷静行动。

日本家庭纸工业协会公开辟谣称,口罩和卫生纸原材料根本不同,而且在日本市场流通的卫生纸大部分是日本产的。当前库存充足,不用担心会因新冠病毒疫情影响而断货。消费者安心按照往日习惯购买即可。

协会还强调,日本国内厕纸和口罩用的并不是同一种原料,也不依赖从中国进口,目前国内98%的厕纸是日本制造。日本生产卫生纸的材料约70%都来自回收用纸,回收办公室里废弃的打印纸、报纸等材料,溶解后制成。

而其余约30%的原材料是从海外进口的木材,主要来自加拿大、印尼等木材丰富的国家。从中国进口的原材料数量仅约2%。

日本内阁官房副长官冈田直树在记者会上表示,希望消费者安心、冷静行动,同时希望不要囤货及倒卖。

事实上,抢购和囤积厕纸绝不是第一次发生。

1973年11月19日,一场脱口秀节目引发了美国历史上第一次由消费者造成的严重短缺,主角就是厕纸。当天早间,脱口秀演员约翰尼·卡森的一个台词写手听到威斯康星州议员哈罗德说:「联邦政府在提供厕纸的招标工作上有些落后了,美国可能在几个月内面临厕纸短缺。」于是便在脱口秀里加了一个段子:

你知道什么正从超市货架上消失吗?厕纸。在美国,厕纸严重短缺。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此举在随后的几天里引发了全美的厕纸抢购狂潮。虽然约翰尼·卡森本人在几天后就道歉并且澄清了不存在短缺的情况,然而,在长达四个月的抢购潮中,厕纸都是稀缺商品。

就在美国人民抢购厕纸的前几天,同样情形已经在日本发生过一次。1973年11月1日,位于大阪的一家商店贴出「(因为价格超级便宜)纸快没有了!」的特价广告,导致人们误以为厕纸即将售罄。市民蜂拥而至,不仅买光了所有的特价厕纸,还把其他的纸都买空了。媒体报道进一步助长抢购潮,商店借机涨价,厕纸之乱愈演愈烈,持续到次年4月才恢复正常。

厕纸,是你不曾注意过的生活必需品。虽然在1857年专用厕纸发明以前的漫长岁月里,人类使用过任何你能想象得出的东西来解决问题,但是如今,除了固守印度和伊斯兰传统的那些人,绝大多数人已不能想象没有手纸的世界。据statista在2018年的调查统计,美国人每人每年需要消费141卷卫生纸,也就是2-3天消耗一卷,是世界第一,而中国每人每年消耗49卷卫生纸,大约是一周一卷的量,远低于这次发生抢购的那些发达国家。

表格中每卷手纸重量为90g,卷纸规格并不统一,而且指商品卷纸,中国很多地方仍在使用的土制草纸未算在内

与食物、饮水等其他生活必需品相比,厕纸是一个更容易引发恐慌性囤积的对象。食物具有广泛的可替代性:不能吃米饭有面条,没有面条有饼干,没有饼干还有面粉杂粮零食罐头等等。饮水来源广泛,且只要有火源就可以简易消毒。而厕纸几乎没有可替代性,来源也十分单一。厕纸一般只有在商场货架上才有,比起可以占用数十排空间的食品,往往只有一排货架。而且密度低,体积大,一个货架上最多也只能摆放几十件,一旦出现了刺激人们集中购买的信号,极易被抢购一空,引起「恐慌-抢购-加剧恐慌」的连锁反应。

1973年11月的美日厕纸恐慌,就有一个非常具体的背景。1973年10月6日,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宣布对支持以色列的欧美国家实行石油禁运。当时欧美、日本正在廉价石油的基础上高速发展,油价突然暴涨给其经济社会,尤其是制造业带来巨大的冲击。短时间内,一些产品因成本激增而停止生产,一些产品则大幅涨价,让普通市民对个别商品的短缺变得极为敏感。

在这样的背景下,大众媒体上的一则假消息或一个被误读的广告,足以引发恐慌。超市的正常储备无法应对激增的需求,当第一波大采购结束后,空荡荡的货架无疑为那些还空着手的人传达出这样的信息:厕纸短缺是真的。连锁效应随之开始。囤积也可以发生在其他货物的身上。一篇1975年的论文中揭示了被囤积的商品的特性,他们常常是需求弹性较小,没有什么替代品而且价格不会过于高昂,当然还要利于储存。不管是曾经被中国人疯抢的食盐,还是现在被买光的厕纸,都符合这样的特性。近年来,一些地方厕纸短缺或引发抢购的消息不时能见诸主流媒体的报道。比如从2013年起,委内瑞拉出现了厕纸短缺,当地豪华酒店提醒外国游客要自备卫生纸。但几年后所有东西都陷入了短缺,厕纸也就不那么突出了。

至今,委内瑞拉人的厕纸供应要靠边境走私来维持

另一个因为经济困难导致大规模厕纸短缺的是古巴。从2009年起,古巴人民只得用廉价而大量的官媒报纸解决问题。2011年3月,日本东北部大地震和海啸发生后,东京等地也发生了厕纸抢购和短缺。日本政府事后复盘,发起了一场鼓励在家储备卫生纸的运动。2019年3月,英国纸业企业警告,由于英国是欧洲最大的卫生纸进口国,无协议脱欧可能造成英国厕纸供应突然中断,市民纷纷开始囤积……

2018年2月,由于全球纸浆价格上涨,台湾纸品企业宣布提价,也一度引发恐慌性抢购

这些消息,无疑让世界人民意识到了厕纸的重要性和厕纸供应的脆弱性。神经科学的研究表明,当人类面对威胁时,负责处理恐惧和情绪的杏仁核就会过度激活,而杏仁核活跃性的增强,会短暂影响人的理性思考能力,会让人在从众心理下,做出不理性的决策。在社交媒体上接受厕纸恐慌,随后冲进超市抢购厕纸,完全符合这一原理。也正是如此,当抢购发生时,各地政府的表态都是让人民不要恐慌,要理性。然而,类似的表态几乎无一例外的失败了。这是为什么?

也许,囤积并没有那么不理性

英国萨塞克斯大学的社会心理学教授约翰·德鲁里曾说:当人们处于恐慌时,政府对于人民「不要恐慌」的劝导,不仅没用,反而更糟糕。因为,公众的恐慌本身就部分源于对政府掌控局面的不信任,而这类说法留给公众的印象是官员在批评「不明真相的群众」,反而会加剧人们的不信任感,觉得政府在轻描淡写、隐瞒实情。

更何况,政府的表态经常是矛盾的,甚至还在不少场合鼓励囤积。比如美国,在其国土安全部官方的应急指导网站(www.ready.gov/pandemic)上就建议在传染病大流行尚未发生时,储备够用两周的食物和饮水和足够的药品。虽然没提厕纸,但都到这份上了,当然也是得备好的。包括美国心理学会前主席弗兰克·法利(Frank Farley)在内的多位专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如果预期有传染病流行,政府会采取隔离措施,那么采购厕纸也就没有什么不合理的。2014年,日本政府为了预防在下一次自然灾害中遭遇1973年和2011年的厕纸短缺,发起了一项公众运动,号召居民除了日常使用的卫生纸外,还应当额外储备更多的手纸。日本产经省表示,由于日本40%的厕纸是由东部沿海的静冈县生产的,这里又是海啸和地震密集区,如果受灾,日本将陷入长达一个月的厕纸短缺。

当然,这一轮的日本厕纸抢购潮是建立在错误的理由上的。日本厕纸主要在本土生产,不会受到中国疫情的影响,恐慌性囤积本来是没有意义的。此外,美国、日本等国建议市民做物资准备,也主要是建议早做打算,时刻准备着,并不是让人到了危急时刻临时抱佛脚,在短时间里大量抢购物资,冲击市场。然而,从现实的个人利益的角度上说,如果市面上已经发生了抢购风潮,及时跟风一把至少不是最坏的选择。决定这一点的,是现代社会的高度复杂性。现代零售业是按照正常的销售量计算和确定日常库存的,不会为了无法预料的紧急事态额外储存某种商品,这样才能实现尽可能高的商品周转率,把其余仓储空间用来提供尽可能丰富的其他商品,并实现利润的最大化。

对于现代零售业而言,最忌讳的就是大量商品长期积压在仓库里吃灰,还不如低价甚至免费处理掉,以腾出仓储空间。更何况是厕纸这样体积大、单价低的商品。

基于这一原理,任何商场在某个瞬时的厕纸仓储,都是远远无法满足所有人同时抢购的,而且零售业越是发达,社会商品种类越是丰富,商品周转率就越高,仓储量也就越低。

2019年英国脱欧危机时预计,英国全国商场储备的卫生纸仅够1天用量。等到抢购已成既成事实,库存在短时间内被清零以后,再有理性精神的人,大概也不能在空荡荡的仓库里瞬间变出手纸来,到这时,大概才能品出生存主义者的金句「文明不过是一间纸牌屋」的深刻含义。在现代社会,大到医疗资源,小到手纸,任何一个行业都经不起挤兑。如果发生了大范围的挤兑,一定时间内的短缺就是必然的,等下一批加急采购的商品上架,很可能是好几天,甚至好几周后的事了。

要打消大众的恐慌,最有效的办法从来都是用事实来证明引起恐慌的短缺并不存在。各国政府也都是这样做的,但由于种种现实因素,总会存在程度不一的滞后性。虽说大道理是不要让老实人吃亏,但实际执行中显然不一定。

看人家抢手纸的笑话,嘲讽疫情关头还去扎堆抢菜的大爷大妈是容易的,但真到抉择时刻,最好还是保持作为个体的警醒,多为家人着想,不宜在此时太标榜理性、冷静。为了防核辐射囤碘盐当然是缺乏常识和荒唐的,但面临传染病大流行的威胁,尽快囤积些食物、厕纸则未必是不理智的表现。毕竟在有些地方,人们已经为盲目相信「物资供应充足」付出了代价。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