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问新型冠狀病毒 ——有关新型冠狀病毒的讨论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凤凰城  陶 臻

 

近两个多月来,新型冠狀病毒已经家喻户晓。作者想从科学的角度来谈谈对这种新物种的认识。信息主要来源于网络。

什麼是新型冠狀病毒?

人类冠狀病毒是一種引起嚴重程度不同的疾病的病毒,它有许多类型。其範圍包括從普通感冒到更嚴重的呼吸道疾病。新型 (新)冠狀病毒是一種人類尚未發現的新的冠狀病毒,与2002—2003年间引起严重急性呼吸综合症(SARS)相关,但它并不是相同的病毒。

新型冠狀病毒或 COVID-19 是在中國湖北省武漢市首次發現的新型呼吸道病毒。2020年2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了导致最早在中国武汉发现的是2019新型冠状病毒。其缩写为COVID-19,”CO”代表“冠状”、“VI” 代表” 病毒”,”D” 代表” 疾病”。

人类何时认识冠狀病毒?

追索冠状病毒的历史,这些病毒在自然界已经存在了34亿年之久了,但是并没有在人类中爆发,这就说明病毒和人类是可以和平相处的,不会传染人。

如何推测这些病毒在自然界已经存在了34亿年之久。这属于微体古生物的研究对象。我们知道地球有46亿年的历史。1973年在南非距今32亿年前发现了细菌化石。我们至今都不知道这些细菌化石来自何方,同样我们也不知道这些病毒化石来自何方。是来自地球的无机界,来自天体,来自上帝,都是一个未知数。

1937年,冠状病毒(Coronaviruses)首先从鸡身上分离出来。

1965年,分离出第一株人的冠状病毒。由于在电子显微镜下可观察到其外膜上有明显的棒状粒子突起,使其形态看上去像中世纪欧洲帝王的皇冠,因此命名为“冠状病毒”。

1975年,病毒命名委员会正式命名了冠状病毒科。

直到2000年对人感染的冠状病毒还只有2种,分别是HCoV-229E 和 HCoV-OC43,那为什么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这2种病毒呢?因为这2种病毒的存在感太低了,他们只会引发人类的感冒症状,注意,是感冒不是流感。基本就是那种吃药7天好,不吃药一个礼拜好的病。

但2003年,一场弥漫全球的非典型性肺炎,造成了几千人的感染以及数百人的死亡。我们从病人体内中分析出的毒株证明,这是一种全新的冠状病毒,后来我们将其命名为SARS。

到了2012年,又有一种高致命性的冠状病毒SARS被发现,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这种病毒从2012年传播开始,到2018年韩国还有发病病例,到目前我们也无法确定这种病毒是否还在传播。

到2019年年底,地点回到武汉。这里爆发的未知病毒被确定为一种类SARS的新型冠状病毒后,科学家们开始进行了紧张的测序和分析工作。

冠狀病毒和新冠狀病毒从哪里来?

我们现在知道一共有7中可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但实际上自然界的冠状病毒存在的非常多。在冠状病毒科下的4个属中,有15种不同的冠状病毒的存在。从1937年最早发现鸡,到后边的蝙蝠,蛇,骆驼,猪,猫,果子狸,穿山甲,夜鹰,文鸟等等许多动物上都有冠状病毒的踪影。

冠状病毒的王冠并不是装饰品,是进攻细胞的瞄准器,或者说是一把钥匙。不同的冠状病毒的钥匙各有不同,但他们的钥匙只能打开部分脊椎动物细胞的锁。所以他们感染对象都是脊椎动物。

既然最早的冠状病毒都是存在在脊椎类动物之中,那么包括SARS,MERS和NCP在内的这些新型冠状病毒又是怎么来的呢?总不能和孙悟空一样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吧?

2004年,SARS感染在全球销声匿迹。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和她的团队。他们在接下来的十几年时间里,走遍祖国的山川大江,持续的做着病毒猎手的工作。

在SARS爆发初期,科学家就把目光盯上了广东野生物动物的市场,一个一个动物的排查,最后发现在果子狸上检测出了SARS病毒,

但在疫情过后,科学家在对其他地区养殖和野生的果子狸中研究中,并没有检测到SARS病毒,而且在对果子狸做了SARS感染测试发现,它也会生病,也会致死,这不符合一个病毒自然宿主的特性。

那什么才是病毒自然宿主呢?自然宿主必须是长期携带这种病毒,而自身不发病,果子狸明显不符合这个要求。所以科学家们推断果子狸只是一个病毒的中间宿主。

那么真正的自然宿主是谁呢?这时候科学家把眼光放到了蝙蝠身上。因为蝙蝠,在整个生物界都算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在上个世纪90年代爆发过两次病毒传染时间,由蝙蝠传染给猪,再由猪传染给人的尼帕病毒和从蝙蝠传染给马,再由马传染给人的亨德拉病毒,这两个病毒的自然宿主都是蝙蝠。对研究病毒的学者来说,蝙蝠地位特殊。在哺乳动物中,是仅次于啮齿类动物的第二大类群。由于蝙蝠特殊的免疫系统,携带病毒却极少出现病症。在漫长的进化历程中,蝙蝠成为了上百种病毒的自然宿主。

在2005年的时候,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团队在广西和湖北的三种菊头蝠体内找到了SARS的抗体,发现这种蝙蝠体内都存在着类SARS病毒。但这种类SARS病毒并不是SARS病毒,他们的区别在于它的钥匙与SARS钥匙不一样,感染不了人。于是,终于在2011年,他们在云南的一个山洞里的蝙蝠身上寻找到了与SARS非常接近的一种病毒,这种病毒的皇冠与SARS非常像,同样可以感染人类。然后这些病毒从蝙蝠身上又传染给了云南当地的果子狸,而这些果子狸又被贩卖到广东进了市场和餐桌。至此,整个SARS的来源全部得到了解答。

追索SARS的来源有助于我们了解新冠病毒的自然宿主。

1月17日,南开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高山等学者在《生物信息学》杂志发表文章“武汉 2019 冠状病毒基因组的生物信息学分析”,称溯源分析的结果支持武汉2019冠状病毒源自中华菊头蝠,并推断该病毒可能是冠状病毒的一个新变种,且变异快、宿主多,具有较强的宿主适应性。

1月21日,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郝沛研究员、军事医学研究院钟武研究员以及中科院分子植物卓越中心李轩研究员在《中国科学:生命科学》英文版刊登了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进化来源的最新研究进展。研究者发现,“新型冠状病毒与SARS病毒和MERS病毒的基因序列平均分别有~70%和~40%的序列相似性,但它们与宿主细胞作用的关键spike基因(编码S蛋白)差异较大”,新型冠状病毒属于Beta冠状病毒属。

1月23日,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团队发表了一项备受关注的研究,将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指向了蝙蝠。该研究报道了武汉出现的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并发现该病毒与SARS-CoV(非典)有79.5%的序列相似性,而与蝙蝠冠状病毒的同源性则高为96%,因此她推测新型冠状病毒可能来源于蝙蝠。相关论文于1月23日以预印本的形式在bioRxiv发表,并于2月3日在Nature杂志正式发表。

而这次比较困难的是,华南海鲜市场的环境被破坏,到现在我们都没有找到这个病毒的中间宿主。

看来,杜绝野生动物非法食用和交易,停止野生动物的捕猎和贩卖,才是对我们人类最大的教训!

新冠狀病毒要到哪里去?

要判断一个事物的未来走向,首先就要知道它现在的情况。

截止到今天(2020年2月29日),新冠病毒的感染患者79824例,死亡病例2870例。已经远超过了SARS的影响范围,武汉更是进行了空前的封城管控。

那么,既然新冠病毒也是一个类SARS病毒,为什么它的传染力会强出SARS这么多呢?这就要从他们的感染机制和传播机制说起了。

我们人体的细胞都有一层细胞膜包裹着,这层膜就像小区的围墙一样把细胞里边的成员保护进来,当然它也不是封死的,不然小区里的成员不都得饿死了。

在细胞膜上,有一种叫跨膜蛋白的物质承担着类似小区门卫的工作,他手上有一张通行名单,只有在名单上的物质才能进出这个小区大门。

病毒就像是一个恶人,吃着细胞的拿着细胞的还会把细胞杀死。所以细胞也不傻,当然不会让病毒进出。病毒是肯定不在可通行名单上的,所以很多的病毒在进入我们体内都会无功而返,很快被免疫系统搞定了。比如有十几种冠状病毒,但是能感染人类的只有7种。因为很多病毒没有打开对应细胞的钥匙。

比如前2年特别火热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贺建奎采用了基因编辑技术破坏掉了人体的一个CCR5基因,而这个基因会控制着人体的免疫细胞来生成一种特殊的蛋白,这个蛋白刚好是HIV病毒入侵细胞所开的哪个锁。所以他的原理就是,我把锁给你弄没了,你有钥匙也进不来。

新型冠狀病毒有那些患者症状?

冠狀病毒可以产生一系列症状,其中包括发烧,咳嗽,呼吸急促,咽喉疼痛,流鼻涕,表现为普通感冒特征。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症状包括发热和下呼吸道疾病症状(包括咳嗽,呼吸困难)。在更严重的情况下,感染可导致严重的急性呼吸窘迫引起肺炎。最危险的是新型冠狀病毒潜伏期长和传染性强。少数患者在症状出现之前可能具有传染性,其潜伏期2到14天,可能会更长。所以接触到患者和病危地区的人,离开后必须自我隔离14天或更长。

新型冠狀病毒引起的疾病有多嚴重?

冠狀病毒可引起各種疾病,從普通感冒到更嚴重的疾病,例如中東呼吸綜合 徵(MERS)和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徵(SARS)。新型冠狀病毒是一種以前在人類中尚未發現的新菌株。與任何新出現的傳染病一樣,知識會隨著時間而發展。有基础疾病的人更容易感染呼吸到疾病,基础疾病包括糖尿病、慢性肺炎、肾衰竭、免疫抑制,老年人也有较高风险。

一般来说,跨物种传播的病毒初期毒性都是非常强的,而在同种传播的病毒,随着一代代的传播下去以后,毒性会越来越弱。

新型冠狀病毒如何傳播和自我保护?

關於新型冠狀病毒 COVID-19 的傳播方式還不十分清楚。其它的冠状病毒通常通过患者咳嗽或打喷 嚏時產生的呼吸道飛沫而發生的,類似於流感和其他呼吸道病原體的傳播。或通过患者有残留病毒的手, 进行人到人传播,通常发生在密切接触的人與人之間。一般傳播發生在近距離接觸(約 6 英尺)之間,然後觸摸自 己的嘴,鼻子或眼睛。如今新型冠状病毒很可能以相同 的方式传播。

新型冠状病毒似乎在物体表面不会存活很 久,因此进口包装或产品中存在这种病毒的 风险可以忽略不计。但是要加强自我保护意识。

— 确保用肥皂和清水或含有酒精的手凝胶 彻底清洁双手至少20秒。

—避免用未洗的手觸摸眼睛、鼻子和嘴巴。

—不聚会,不扎堆。

—生病時待在家裡。

—咳嗽或打喷嚏时用纸巾或弯曲的肘子遮 住鼻子和嘴巴。

—避免与任何有感冒或类似流感症状的人 密切接触。

—多关注疫情。可在 CDC 網站上找到有关信息,並將在周一,週三和周五定期更新。請訪問 https://www.cdc.gov/coronavirus/2019-ncov/cases-in-us.html。 有關更多信息,請訪問 www.cdc.gov/coronavirus/2019-nCoV/index.html、

关于武汉冠状病毒的源头?

首先看看从12月1日到2月4日的大事记,来了解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是如何从武汉蔓延至全世界的?

— 121 国际医学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刊载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等人撰写的论文,称该医院在当日收治了首例后来被证实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患者。这比武汉市卫健委后续通报中所述的,12月8日出现首例“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患者发病,提早了7天。

— 1210 据《柳叶刀》杂志论文,该日另外3人发病,其中1人接触过华南海鲜市场。

— 1226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收集到武汉市中心医院和武汉市疾控中心的不明原因发热患者标本一份,随即展开研究。

— 1230 一张武汉市卫健委的内部通知在网络上流传,称武汉出现“不明原因”的肺炎,并与该市的华南海鲜市场有关。当天,包括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李文亮在内的8人在聊天软件上发布此事的相关信息。

【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李文亮听同事说,急诊科隔离了7名来自于华南海鲜市场的SARS病人。当天下午5点多,他在大学同学群里发了这一消息,又解释说,“SARS的表述不太准确,应该是冠状病毒,具体分型还有待确认”,让大家加强防范,并强调不要外传。然而,这张“华南海鲜市场确诊7例SARS”的微信截图还是流传了出来,在网上大量转发。

— 12月31日凌晨1点半,李文亮接到电话,要求其去武汉市卫健委。“当时卫健委连夜开会,应该是应对疫情的会议,我们医院院领导、医务室主任都参加了。”会议结束后,院领导询问了李文亮消息来源,于凌晨4点多送他回家。到了白天,李文亮又去了两三次医院监察科,反复被询问消息来源以及是否认识到“造谣的错误”,并要求其写一份“不实消息外传”的反思与自我批评。】

— 1231 武汉市卫健委首次公开通报肺炎疫情,称“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该市目前发现了27例“病毒性肺炎”病例,其中7人病情严重。但通报指,未发现“明显人传人”证据,也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当日,中国国家卫健委委派专家组抵达武汉指导疫情处置工作。

— 11 华南海鲜市场被关停,有检疫人员前来检测物质。同日,武汉市公安局通报称,8名网友因发布不实信息被“依法查处”。

— 13 武汉市卫健委通报称,共发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44例,未发现明显“人传人”证据。同日,新加坡宣布在机场对来自武汉的旅客进行体温检测。

— 15 武汉市卫健委通报称,“不明原因”肺炎患者上升到59例,无死亡病例,未发现明显“人传人”证据。同日,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成功从标本中检测出一种新型SARS类冠状病毒,并获得该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

专家们怀疑,新型冠状病毒的致死率可能低于近年来爆发的其他传染病,如16 中国疾控中心在机构内部发文,启动二级应急响应。另据中国《财新网》报道回溯,在当日,湖北省新华医院一位呼吸内科医生出现肺部异常。医院召开内部会议,强调不能把情况外泄,尤其不能“告诉媒体”。该院随后出现多名医护人员感染,并有医生去世。

— 18 中国国家卫健委确认,“新型冠状病毒”为疫情病原。协和医院有多名医护人员陆续感染。

–110 中国科学家向世界公布新型冠状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

— 111 武汉市卫健委称,被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为41例,其中1人死亡。通报同时强调,在1月3日以后武汉未发现新发病例。未发现明显“人传人”,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同日,湖北省政协会议开幕,湖北进入省“两会”时间。

— 113 一名武汉游客在泰国被确诊患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成为在中国境外确诊的首例病例。

— 115 武汉市卫健委发文称,该市没有新增病例,且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同日,中国疾控中心在机构内部发文,启动一级应急响应。

— 116 日本宣布确诊该国首个感染病例。从1月11日到1月16日,武汉市卫健委连续7天宣布未有新增病例。

— 117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MRC全球传染病分析中心(MRC Centre for Global Infectious Disease Analysis)根据模型预测,在中国的实际感染人数已接近1700例。湖北省“两会”结束。

— 118 武汉市卫健委通报有4例新增病例。武汉市百步亭社区举行大量人员聚集的“万家宴”。

— 119 武汉卫健委通报称有17例新增病例,累计有62例确诊病例。中国国家卫健委通报称,已向地方下发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要求各地加强检测。同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赴武汉考察,在中国拥有良好声望的呼吸病学专家钟南山任组长。

— 120 武汉新汇报136例确诊病例,累积确诊的病例人数猛增至198人。北京和深圳也在当日凌晨分别通报了2例和1例确诊病例,这是中国在武汉以外的地区首次报告疫情情况。

当日晚上,钟南山在接受官方媒体采访时,首度确定该病毒可以“人传人”,并透露有14名医护人员感染。

同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公告,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纳入乙类传染病,但按甲类防控。根据中国《传染病防治法》,中国的甲类传染病仅包括鼠疫和霍乱。但卫健委强调,当前疫情仍“可防可控”。

— 121 美国确诊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这是在亚洲以外的首例确诊案例。台湾发现首宗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湖北省委书记、省长等出席春节团拜会并观看演出,后受到民众批评。

— 122 香港和澳门分别确诊当地首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个案。

— 123 武汉、黄冈、鄂州等多个湖北城市陆续宣布“封城”,限制公共交通出入。湖北省的感染病例上升至444例,武汉新增8人死亡。同日,浙江、广东、湖南等多个省市陆续启动一级应急响应。北京等地宣布关闭庙会和著名旅游景点。

— 124 中国迎来农历除夕,但当晚,社交媒体上出现大量前线医护人员的求助信息,称“物资不足”。当日,湖北启动一级应急响应。当局宣布将仿照北京应对SARS(即“非典”、“沙士”)建立的“小汤山医院”模式,紧急兴建“火神山医院”。

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对中国湖北发出最高级旅游疫情警告,建议计划前往的旅客取消任何不必要的旅程。

— 125 中国官方媒体报道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会议,研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主持会议。这是中国最高领导人首次公开对防疫工作作出指示。当日,中国大陆新增确诊病例688例,累计确诊病例达到1975例。

美国宣布安排飞机,撤离被困武汉的美国外交人员和公民。

— 127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前往武汉视察疫情。当日,中国大陆新型冠状病毒的死亡病例突破100例,累计确诊病例增至4515例。中国国务院宣布延长2020年春节假期至2月2日,无形中继续延误着决策和应对。

— 128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宣布大幅削减来往中国大陆交通服务,包括关闭高铁西九龙站,暂停所有来往香港和中国大陆的高铁、轮渡服务。

日本宣布派遣包机到武汉,撤离滞留当地的日本人。

— 130 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构成“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但不建议外国对中国采取停飞或其他旅行管制措施。

同日,西藏确诊首例病例,代表着疫情已蔓延至中国所有省份。

美国确诊第6例新型冠状病毒病例,这是美国首例“人传人”例。美国国务院将赴中国旅游警示上调到最高级别,呼吁美国公民暂时勿前往中国。

— 131 美国宣布公共卫生紧急状态,拒绝近期到过中国的非美国公民入境。被困武汉的83名英国人和27名其他国家人士乘包机飞往英国。

— 21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全球确诊病例突破1万例,其中绝大多数出现在中国,超越2003年“非典”疫情的8100例确诊病例数量。

澳大利亚政府宣布拒绝所有来自或途径中国的非澳大利亚公民入境。

— 22 湖北省宣布对所有疑似病患进行集中隔离。同日,火神山医院交付。中国大陆确诊病例增至14,380例,累计死亡病例304例。

— 23 中国春节假期结束的首个交易日,上证综指暴跌近8%,创下四年半以来最大单日跌幅。

中国多家媒体收到报道禁令,要求限制对疫情的报道。

同日,中国大陆确诊病例增至17,205人,死亡361人,超过当年“非典”在中国大陆的死亡人数。

— 24 此前举办“万家宴”的武汉百步亭社区多个门栋出现发热患者,主要为中老年人。中国大陆确诊病例增至20,438例,死亡425例。

【資料來源:中國國家衛健委、各省市衛健委和香港政府】

从以上大事记中可以看出新型冠状病毒的源头指向武汉华南海鲜市场。这是有确凿证据的源头。

但是,有的患有新型冠状肺炎的人,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这表明其源头是多元的。

十分巧合的是在距离疫情源头华南海鲜市场不到30公里、车程只需半小时的地方,有一个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这个所一直在对冠状病毒和新型冠状病毒展开研究。按逻辑推论质疑该研究所在研究中无意偶然泄露出新型冠状病毒的可能性是情理之中的事。这是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的源头之二,即标本的泄露。

1月底,有几篇值得注意的学术文章,指向武汉发现的新型冠状病毒人工合成的。 最重要的一篇是James Lyons-Weiler博士发表的一篇名为【关于武汉冠状病毒的源头】的文章。 这篇关于冠状病毒的文章是发表在IPAK的网站上,其核心结论是,有明确的证据表明,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合中的一个新序列是在实验室被合成出来的。合成的动机可能是为了制造抗SARS的疫苗。但是因为实验室管理不当,病毒被泄漏出来了。

Weiler博士首先指出,自从1980年代以来,人工合成病毒技术就已经在分子病毒学领域被应用了。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为探明这个病毒的来源提供了强有力的线索。因为这个病毒的基因序列中有一段大概1378bp长的序列, 与其他所有相关的冠状病毒中的序列都不同。BP是一个生物学中的专有名词。中文是碱基对。它是形成核酸DNA、RNA单体以及编码遗传信息的化学结构。也就是说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里面有一串序列是和别的冠状病毒都不一样的。那么这个序列有什么特征呢?

Weiler博士提出了这个序列的三个特征。其中一个特征是,这个系列和一种叫pShuttle-SN的载体具有明显的序列相似性,这个载体80年代在中国用于制造更能激发人体免疫系统反应的冠状病毒。为什么要制造这种病毒呢?就是为了开发出好的疫苗。大家知道疫苗就是把一小点病毒打到人体内,激发人体的免疫系统产生抗体。那么他们制造的这种病毒能够更容以激发免疫系统的反应,所以它就能成为比较有效的疫苗。 Weiler博士同时提出了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四种来源的假设。 第一种是这是一种和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同种的病毒。不是合成的。 第二种是一种和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同种的病毒从自然界吸取了类似SARS病毒的蛋白质。是一种自然组合。 第三种是在实验室里面合成的,目的是制造生化武器的病毒。 第四种是在实验室里面合成的,目的用于研制疫苗的病毒。

今天还有另外一篇印度学者写的文章,说新型冠状病毒有一段插入的基因序列和艾滋病的基因序列一致。由此,他们也怀疑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是人造的。这篇文章还没有经过同行评审。

看来,在实验室里面合成,目的是为了开发出好的疫苗,这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的源头之三。

围绕武汉病毒研究所最具爆炸性的指称当属另一宗在网络流传的“假新闻”.称新型冠状病毒其实是中国当局研发的生化武器,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引起疫情,这可能是源头之四。

目前看来,“生化武器”论证据不足,但愿是无稽之谈。
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生物学家理查德·埃布莱特(Richard H. Ebright)曾在国际权威期刊《自然》(Nature)对石正丽的实验表示关注。他周三(2月5日)对BBC表示,根据目前对病毒的基因组测序,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该病毒经过人工改造。但他补充说,这并不代表着可以“完全排除”此次疫情的病毒由于实验室事故进入人群的可能性。埃布莱特说:“基因组测序显示,此次爆发的病毒与武汉病毒研究所2003年在云南某个山洞采集的蝙蝠冠状病毒RaTG13非常接近,它从2013年储存在武汉病毒研究所至今”。

2月2日,石正丽在个人微信朋友圈发文称: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我石正丽用权威的生命担保,与实验室没有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2月27日,在广州市官方的防疫专题记者会上,中国国家健高级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表示“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不一定是发源在中国”。

2月28日,官媒《中国日报》发表了上海市新冠肺炎临床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教授接受China Daily专访时的谈话。被问及新冠病毒是否最早从外国传入?张文宏的判断是No。张文宏分析认为:“中国只有武汉最先出现了这个新传染病,如果是外面传到中国来,应该是几个中国城市同时发病,而不是有时间先后。”张文宏针对病毒来源的说法同钟南山的言论截然不同。

关于病毒来源的说法还有待时间来论证,要靠证据来说话!

在文章结尾时,想说说题外话。结合我研究物种的形成、绝灭和进化的认知,一个新物种的出现是随机的,偶然的,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其产生和变化的形式是以突变为主,因为46亿年的地史,基本没有发现渐变的化石记录。换句话说,我们今天的人类,如果再演变一回,决不是我们今天的模样!

翻开地史纪录,证明了万物有生有死的自然规律。据古生物学家研究,自5亿年前的寒武纪以来地球上曾经生活过物种就达16亿之多。曾经统治地球长达1.6亿年的恐龙,大约6500万年前的白垩纪,同其它数不胜数的动、植物一起灭绝了。目前关于恐龙的灭绝有好几种假说。有气候变迁说、火山爆发说、小行星撞击说、病毒肆掠说等等。看来小小的病毒也可以消灭一个庞大的种群。有的科学家估计,现在每一分钟有一个物种灭绝,就是说,每年就有52万多物种消失。这种惊人的灭绝率并不是危言耸听。人类是宇宙和地球发展中最近的几百万年中出现的事件,而人类的文明史还不到一万年。现在人类正处在辉煌时期。一种悲观的估计,认为生物圈已经走过了她的辉煌期,因为人类的破坏,使生物圈走下坡路,甚至人类正在毁灭自己。近来新型冠状病毒,引起了全球的恐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警告,新型冠状病毒在全球的爆发不可避免,甚至会在百分之60的人群中传播开来。为了延长人类在地球上的生命,人类必须重视生命这个主题,这个人类命运的共同体。

新冠状病毒源头的讨论,可能是一个永远探讨的课题,正如人类的起源那样。重要的是找出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爆发的直接源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