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網評:“併發症”持續發作,澳大利亞災後重建太難

更多精采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國內下載(APK)

內文圖.jpg

澳大利亞首都堪培拉,高爾夫球大小的冰雹覆蓋了議會大廈前的草坪。( 圖片來源:《悉尼先鋒報》)

持續了五個月,澳大利亞山火非但沒有衰減的勢頭,反而在極端氣候因素的影響下繼續蔓延。1月31日,澳大利亞首都地區首席部長表示,高溫、大風和乾旱將會使首都堪培拉遭受巨大的林火風險。“2003年以來最嚴峻的情況”迫使該地區進入了緊急狀態。

而“火上澆油”的是,火情之外一些“併發症”也持續爆發。近日,澳大利亞昆士蘭州東北部小鎮英厄姆上空被數萬隻蝙蝠籠罩,樹上布滿了棲息的蝙蝠,甚至導致醫療救援直升機無法正常飛行。在災難級的山林大火面前,人類的力量本來就是有限的。而這些持續發作的“併發症”,更是讓澳大利亞的災後重建工作遭遇到巨大困難。

澳大利亞災後重建仍將面臨人手短缺的問題。災後重建是人類社會的永恆命題,這項複雜程度極高的系統工程大體上包含前期應急、中期恢復、後期發展三個組成部分。在具體的操作實踐中,由於各地火情不同,前中後三個階段的工作可以同時進行,這其中就涉及到了資源調配的問題。目前,作為災後重建任務的主要承擔者,澳大利亞的消防力量集中投入在第一階段的工作,儘管第二、三階段已經陸續出台了相關舉措,但其落實力度勢必受到人手短缺的掣肘。澳大利亞的消防體系高度依賴志願者,帶薪消防員的比例很小,滅火主力是廣大的社區志願者。在常規狀態下,志願者熟悉本地情況,對社區有着強烈的歸屬感,這一機制有着獨特優勢。但是在面對這場持續時間長、範圍廣的“非常規”山火,這一機制的疲態盡顯。

“災難併發症”加重了澳大利亞的救災難度。歷史經驗證明,大型災害發生以後,常常會誘發出一連串的次生災害,形成災害鏈。2017年12月,美國加州燃起“托馬斯山火”,過火面積超過1千平方公里,造成大量房屋焚毀,山體情況改變。一個月後,當地遭遇泥石流災害,被證實與那次山火有着直接的聯繫。同樣的隱患也埋藏在澳大利亞山火之中。如今,澳大利亞受災地區民眾有一種“求雨又怕雨”的矛盾心理,在地表植被嚴重損毀的情況下,大量降雨有誘發山洪的危險。上個月,暴雨襲擊了昆士蘭州東南部地區,這場“百年一遇”的大暴雨導致當地出現嚴重洪澇災害,部分地區街道被淹沒,大量商店被迫關門。此外,沙塵暴、冰雹等災害也重創澳大利亞各地,這些都讓原本就十分嚴峻的救災形勢更為雪上加霜。

澳政府公信力受損也將影響災後重建工作的開展。澳大利亞山火讓莫里森政府遭受着巨大的國內壓力。民眾對於政府救災行動的遲緩、力度的不足頗為不滿,而莫里森本人在山火持續蔓延時出國度假等行為更是導致其國內支持率的下降。澳大利亞一項民調顯示,自由黨和國家黨聯盟支持率為48%,反對黨工黨支持率為52%,在“誰能成為更好的總理”一項民調中,工黨黨首安東尼·阿爾巴內塞繼續領先於莫里森。輿論認為,應對林火危機不力以及體育補貼資金醜聞,是莫里森和執政聯盟支持率下滑的主要原因。如何在這樣的局面下落實好各項災後重建工作,是澳政府亟需解決的一大難題。(海外網評論員 張六陸)

本文系版權作品,未經授權嚴禁轉載。點擊“海外網評”,讀懂中國與世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