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常务会议聚焦制造业 四举措促制造业稳增长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2019年12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0.2%,与上月持平,连续两个月位于荣枯线以上。图为工人在江淮汽车山东分公司冲焊车间内焊接作业。  王继林摄(人民视觉)

1月3日,2020年首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召开,首个议题聚焦制造业稳增长。会议指出,要用改革办法和市场化措施,充分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增强发展动能,促进制造业稳增长。多位专家认为,制造业是国家发展的根基,是国家可持续发展能力的保障,稳住制造业发展是当下中国刻不容缓的任务之一。

制造业是经济根基所在

稳定制造业,国务院常务会议四项举措齐发力。会议明确,促进制造业稳增长一要推进改革创新,二要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三要扩大制造业开放,四要深挖内需潜力。

“制造业是国家经济发展的基本盘,也是最大的发展机会。”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发展战略研究室主任高辉清说,“只有制造业发展稳定,其他的一些经济框架才有坚实基础。”

高辉清指出,将促进制造业稳增长作为新年首次国务院常务会议的首个议题,表明了中国加大力度促进制造业发展的坚定决心。“举例来讲,如果我们拥有强大的基础制造业,我们的服务业才有发展的根基,才会有服务的对象以及供其不断壮大成长的土壤和营养。”高辉清说,“另外,国内强大的消费市场是依靠老百姓的收入来支撑的,老百姓的收入则还是基于产业基本盘。如果制造业不强的话,建立强大消费市场的可能性基本上就不存在了。因此,经济发展各个方面的真正根基所在,就是制造业。”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张立群也表示,制造业的发展非常重要,在经济发展中起到基础性的作用。

降本提质,激发活力

“当前,中国制造业发展存在两组矛盾,一是制造业竞争力是靠科技竞争还是靠价格竞争的矛盾,二是制造业发展是依赖‘高大上’的企业还是靠灵活性的民营、中小企业的矛盾。”高辉清指出,为解决这两组矛盾,会议给出了指示性的方针政策。

在推进改革创新方面,会议提出,大力改善营商环境,继续实施以制造业为重点的减税降费措施。同时引导金融机构创新方式,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会议决定,推动降低制造业用电成本和企业电信资费,全部放开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参与电力市场化交易。实施差异化信贷政策,鼓励增加制造业中长期贷款,股权投资、债券融资等更多向制造业倾斜。

“先进制造业发展要依靠一个能够支持制造业在市场竞争中优胜劣汰的体制机制来保障。”张立群说,“因此这次会议特别注意营商环境的改善等,这对于制造业未来不断转向高水平、高质量发展是重要的制度性保障。”

高辉清指出,近年来制造业成本高涨的趋势非常明显,低价格的竞争优势不复存在。同时,中国的高端制造业取得了一定成功,但是整体上还不是很强大。“这次会议强调降低成本,包括用电成本,可以使得我们的中低端产品竞争优势尽可能继续保持,同时也推动高科技创新的发展,使产业结构链往高端领域不断延伸。”

内外结合,发展后劲足

发展制造业不仅要发展外需,也要拉动内需,既要开放,也要挖掘内部潜力。

在扩大制造业开放方面,会议指出,要清除影响制造业开放政策落地的各种障碍,鼓励企业面向国际市场参与竞争、开展合作;在深挖内需潜力方面,会议明确,完善促进汽车产业改革发展的措施。推动适应国内需求的工业品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丰富消费者选择。

高辉清认为,拉动内需要从需求端和供给端分两步走。“提高国内需求,实际上要改变我们的收入结构。收入分配更加公平,就能使大家都能享受到经济增长的成果。”高辉清说,“从供给侧而言,过去我们的制造业严重依赖于中低端产品,因为过去制造业的发展主要是面向国内和国际上中低端需求的。但是时代已经变化,中国有大量中等收入的消费者,急需相对应的中高端产品来满足他们已经转型升级的需求。因此,我们应借鉴国外经验,结合自身国情,从供给侧开始转型,生产更多适合中等收入人群的产品。”

张立群表示,从当前宏观经济运行的角度来看,供大于求的问题非常突出。“只有通过增加有效投资,通过积极地扩大国内市场需求,有效增加制造业企业的订单,提高制造业企业的开工率,企业才能够获得有利的发展环境,才能实现企业的转型升级和提质增效。”

高辉清说,“中国拥有强大的经济增长韧性,未来制造业发展有可能出现小幅波动,但不会快速下跌,稳增长的后劲仍然是十足的。”本报记者 孔德晨

原标题:新年首次国务院常务会议聚焦制造业——

四大举措促进制造业稳增长(锐财经)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1月06日   第 03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