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韩军费博弈搅动韩国朝野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据韩联社报道,10月28日,美韩就第11份驻韩美军费用分摊协定的前两轮谈判达成部分共识。预计韩方将要求美方提出上调总金额的分项明细作为根据,即由以往笼统协商分担总额的方式转向逐项计较实际需求。此前,美国国务院官员詹姆斯·德哈特与曾在韩国财政部任职的前金融委员会副委员长宋恩博在美国夏威夷州檀香山市会谈。

美拒绝韩“搭便车”

据韩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在前往檀香山以前,宋恩博曾誓言确保韩国将“从经济立场出发”,以“合理且公正”的方式分摊“韩美同盟框架内可能”发生的费用。

而美国方面则强调韩方应在共同防御中承担应有的责任。据韩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美国要求韩方全部承担过去并未包括在内或者双方分担的费用,比如以防卫准备态势费用名义增加的战略资产使用费、联合军演及练习费等,驻韩美国军务员和家属的补贴等也被计入在内。

但美方新要求与此前双方达成的《驻韩美军地位协定》不符。据韩联社报道,如由韩国承担这些费用,除了进行防卫费分担谈判外,双方还要讨论修改《驻韩美军地位协定》。

据《韩国时报》报道,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佩重申立场,称在共同防御方面“没有搭便车的人”。同时美国国务院强调,“总统明确表示,韩国可以而且应当为公平分摊作出更大贡献。”

美国要求韩国增摊军费,愈发引起韩国民众不满。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10月18日,多名大学生爬梯闯入美国驻韩大使哈里斯的官邸,抗议美国要求韩国承担更多军费的行为。

韩方反对加入新款

美韩双方就在年内签订协议达成了一致,但是在韩国分担金额上仍存在巨大分歧。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外交部长官康京和认为,新一轮谈判应遵循过去协定的框架,韩方反对加入新条款,即要求韩方承担美方部署战略军备的“作战支援”费用。

而美方则不断向韩国施压。10月1日,驻韩美军司令向与美方有合作的韩国人工会和雇佣劳动部发函称,韩国员工的工资都是从韩方提供的防卫费中分担的,如果韩国与美方没有达成协议,那么从2020年4月开始,韩国9000名员工只能无薪休假。

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政治系李群英教授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近年来,美国强硬要求北约盟国、日本等增加军费承担额度,谋求不断减少美国的负担。”

除此之外,韩国民众和政府之间也存在不小分歧。李群英认为,近年伴随着韩国民主化的浪潮,韩国民众参与政治的热情不断高涨,反对增加分摊驻韩美军费的声音日益高涨。韩国在野党也表示强烈反对。驻韩美军军事费用分摊越来越成为韩国的热点事件。韩国民众更偏向韩国的分担比例维持现状甚至在现有基础上下降。

韩方将妥协更多

针对未来美韩谈判的走向,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李永春博士分析认为,韩国十分倚重驻韩美军提供的安全保障,不希望因防卫费金额分歧对美韩同盟产生不利影响。

李群英也认为,双方经过若干次艰苦的谈判后均会妥协,但韩方做出的妥协会更多一些。考虑到民众的情绪,韩国方面所做出的每一次让步都将是艰难的。

据美国之声分析,美国要求韩国增摊军费,可能会助长韩国民众的反美情绪。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网站刊文称,“美国政府应该认识到,继续推动韩国大幅增加军费可能会削弱其对美韩同盟的支持。”

但就美韩同盟而言,李群英认为,“这也许会对美韩关系造成一些短期影响,但是只要《美韩共同防御条约》继续生效,那么对美韩关系就不会有实质性的影响。”(栾若曦)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9年10月31日   第 06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