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華大使告訴你,“漢語熱”究竟有多熱?

更多精采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國內下載(APK)

“各種顏色皮膚、各種顏色的頭髮,嘴裡說的念的開始流行中國話……”

近年來,漢語學習熱度在全球持續攀升。這首創作於十余年前的歌曲《中國話》,精準“預言”了漢語在當下國際社會的吸引力和影響力。隨着中國國際影響力的提升,來華留學的外國年輕人也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的外國人踏上學習中文之路。

微信圖片_20190909151705.png

俄羅斯駐華大使傑尼索夫:俄羅斯興起“漢語熱”

“俄羅斯民眾對漢語的興趣愈發濃厚。我朋友的孩子們,他們從小學、甚至從幼兒園,就開始學習漢語。”俄羅斯駐中國大使安德烈·傑尼索夫在接受海外網“我在中國當大使”專訪時表示,俄羅斯人對漢語學習既有需求也有興趣,這是他所樂見的。

實際上,傑尼索夫本人就是個“漢語通”。他已經在中國工作了40年,學習中文的時間長達50年。他指出,俄羅斯的“漢語熱”不僅僅是培養會講中文的人,更要培養在航空航天、核能、能源、法律、經濟等專業領域的中文人才。此外,漢語已經成為俄羅斯繼英語、德語、法語和西班牙語之後的第五種全國統考外語科目。4月1日,俄羅斯首次舉辦俄國家統一考試漢語科目考試,來自全俄43個地區的289名考生報名參加。

微信圖片_20190909152738.jpg

敘利亞駐華大使穆斯塔法:希望孩子去中國讀書

抄錄中文報道、品味京劇……敘利亞駐華大使穆斯塔法表示,自己來華就任後一直在自學中文。每天清晨,他都會從外交信函和中國媒體上整篇抄錄有關敘利亞的新聞報道。在具備了一定的中文基礎後,穆斯塔法開始了他最為重要的“中文練習”——研讀習近平主席在多個場合的講話。

如此日積月累使得他的中文水平有了極大的進步,也加深了他對於中國政策的理解。穆斯塔法進一步表示,中國元素已經在他的家庭中生根發芽,希望自己的兩個孩子可以回到中國上大學,使它能一直延續下去。

微信圖片_20190909152229.png

尼泊爾駐華大使鮑德爾:更多尼泊爾人選擇去中國辦婚禮

不滿足於只能用中文聊美食、聊地名的日常對話水平,尼泊爾駐華大使利拉·馬尼·鮑德爾在繁忙工作之餘千方百計騰時間學中文,甚至連午休時間都不放過。他希望能進一步提升自己的中文水平,以實現和中國朋友進行更多專業層面的交流。

鮑德爾表示,隨着尼泊爾對中國親近感不斷加深,每年有成千上萬尼泊爾人學習中文,超過4000名尼泊爾學生在尼泊爾的孔子學院學習中文,還有不少尼泊爾留學生到中國大學學習中文。尼泊爾“中文熱”背後,是更深層次的“中國熱”。鮑德爾說,“現如今有越來越多尼泊爾人到中國旅遊、學習和舉辦婚禮。”

微信截圖_20190909153925.png

日本駐華大使橫井裕:喜歡讀中國古籍、看中國電影

日本駐華大使橫井裕能講一口流利的中文,他對中國的了解不僅限於政治、經濟和科技,還包括更為深層的人文領域,被日本外交界公認為“現今外務省里最了解中國的外交官”。橫井裕告訴海外網,很多日本人對中國的古典文學耳熟能詳,包括《西遊記》《三國演義》等中國經典多次被搬上日本熒屏。此外,日本高中還會教授中國古典文學,日本學生對杜甫的《春望》等唐詩非常熟悉,“我從學生時代一直非常喜歡讀的一部中國古典文集是《菜根譚》”。空閑時,橫井裕喜歡看中國電影,大熱的《我不是葯神》《流浪地球》他都去電影院看過。“無論是書籍還是電影反映的都是文化,我希望日中人文領域的交流進一步加強。”

微信圖片_20190909153059.png

韓國駐華大使張夏成:願中韓關係“步步登高”

深諳中國傳統文化的韓國駐華大使張夏成接受採訪時,用中文“韓中友好,步步登高”為中韓關係送上美好祝福。

微信圖片_20190909153307.png

伊朗駐華大使克沙瓦爾茲扎德:主動學習中文

伊朗駐華大使穆罕默德·克沙瓦爾茲扎德來華就任半年來一直堅持學習中文,初一見面就主動用中文“我是伊朗駐華大使”進行自我介紹。

微信圖片_20190909153625.png

印尼駐華大使周浩黎:朋友圈裡有“中國外賣小哥”

印度尼西亞駐華大使周浩黎能用一些簡單的中文與海外網互動,平易近人、熱愛學習的他在短短一年間交到了很多中國朋友,朋友圈裡甚至還有“外賣小哥”。

隨着中國的發展,漢語在國際經貿和文化交流等領域中的作用日漸凸顯。如今,學習漢語的人越來越多,凸顯了各國人民盼望深度融入中國“朋友圈”的強烈願望。通過漢語這座橋樑,相信民心將更加貼近,世界將認識一個更加立體和鮮活的中國。(海外網 欒雨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