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海外感受中國強起來”

更多精采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國內下載(APK)

編者按:70年前,新中國成立。70年崢嶸歲月,70年波瀾壯闊,共和國以令人驚嘆的速度實現從積貧積弱到生機勃勃的轉變,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在全球關注的目光之中,中國正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本報今起推出“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世界眼中的新中國”系列報道,採訪一批海外華僑華人、外國友人、港澳台同胞以及國內外青年學子,聽他們講述自己的故事,講述他們眼中中國的發展變化。

新中國成立70年來,千千萬萬的僑胞在海外時刻感受着祖(籍)國的脈搏跳動,親身體會着與祖(籍)國“同呼吸、共命運”的緊密聯繫。本報獨家專訪6位海外僑領,他們有的在新中國成立初期就奔赴蘇聯留學,有的在中美建交之前就前往美國謀生,也有的在改革開放的大潮中出國創業。他們在海外打拚的人生故事,正是中國逐漸強大起來的縮影。

憶往昔:感慨

新中國成立之初,百廢待興、百業待舉。為了培養人才,1950年到1966年,中國先後向蘇聯和東歐社會主義國家派遣了萬餘名留學生。旅俄作家、翻譯家、莫斯科華僑華人聯合會名譽主席白嗣宏,旅俄華人和平統一促進會和莫斯科華人聯合會創始人之一韓存禮就是其中兩位。

進京和出國,讓窮苦出身的韓存禮受到極大震撼。他說:“1955年到北京時,我穿的是家裡做的布衫,兩邊兩個兜,中間五個扣。我沒見過自來水,吃的是高粱米飯,很少吃細糧。”留學蘇聯,改變了他的人生。

在上海生活的白嗣宏對蘇聯的發展很羨慕:“1956年的上海,有高級住宅區,也有棚戶區。在列寧格勒(今聖彼得堡),我沒有發現棚戶區。我覺得,那就是社會主義。”

1978年,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遍神州大地,中國到處呈現出生機勃勃的景象。中國開始大踏步前進,但是與很多國家相比,差距依然很大。

西班牙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會長徐松華出生於華僑世家:“我伯父1927年去了荷蘭。新中國成立後,伯父給了我家5英鎊,那筆錢讓我家一躍而為‘萬元戶’。”1984年,徐松華離開中國,經德國、葡萄牙,抵達西班牙。“那時,歐洲比我們發達得多。”

“我1985年移民到澳大利亞,到澳大利亞後,最直觀的感受就是房子大、車子多。”澳大利亞華人團體協會常務副主席沈鐵說。

1991年離開中國前,阿根廷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會長羅超西與妻子都是公務員,與同齡人相比,工資算是高的。他家的14英寸電視、單門冰箱和雙缸洗衣機也讓不少人羨慕。但是,到了阿根廷,他看到了巨大的差距。“那時,在中國,電話初裝費要5000元人民幣,還很難有機會。而在阿根廷,裝電話已經很普遍。那時,中國還沒有高速公路,阿根廷的高速公路則已經全國聯網了。”

看變化:驚人

“驚人!”談起新中國成立70年來的變化,這是海外僑胞的一致感受。

“我在阿根廷做貿易,經常回國。印象最深的一次是2000年,我回國參加國慶活動。9月30日晚上,我們在人民大會堂參加完招待會回駐地時經過西單。出國以前我就在西單工作,那裡可以說是我最熟悉的地方。但是這一次,我居然沒認出來。那裡建起一片新樓,燈火輝煌。同行的人告訴我這是西單,我簡直不敢相信。”讓羅超西稱讚的還有家鄉江西南昌,“我父母家門口有條河,過去是臭水溝,岸邊也亂糟糟的。後來一次回國,我驚奇地發現,河水變清了,岸邊綠樹成蔭,非常舒適。”

幾乎每年都回中國的前美國華商總會會長、現顧問池洪湖也發現:“作為僑鄉,我的家鄉福建長樂在改革開放後發展得特別快。上世紀90年代,老家的鄉親門口幾乎都停着私家車。”

白嗣宏留蘇回國工作多年後,1988年回到蘇聯工作,之後在蘇聯定居。“我基本每年都回國掃墓。1989年回國,從莫斯科坐火車到北京,要花7天7夜,那時飛機還很少。現在當然方便多了。每年回國,都會發現驚人的變化。我小時候,陸家嘴就是個小漁村。現在我常跟外國朋友說,上海的陸家嘴比美國的曼哈頓還發達。”他笑言,“在國內,我兄弟姐妹的工資、退休金不斷提高。我常感慨,比我在俄羅斯好多了。”

談感受:自豪

出國後,更愛國。很多海外僑胞都這麼說。在海外,他們親身感受着祖(籍)國日漸強大帶來的自豪。

“初到美國時,我曾在飯館裡洗盤子。那時,我從白人身邊走過,他們看都不會看我。”池洪湖說,那是一種被徹底無視的感覺。“現在,新聞里沒有一天不提中國。”

“剛到西班牙時,街上幾乎看不到漢字。現在,從機場到大型商場,到處都能看到中文指示牌。”徐松華從春節活動中也感受到了變化,“1984年12月,我到了西班牙,正好趕上熱熱鬧鬧的聖誕節。但是到了春節,卻沒有任何活動,甚至沒人提起。現在,西班牙的春節活動豐富多彩,成為一道靚麗的文化風景線。”

“剛到阿根廷時,有朋友問我,日本有索尼,韓國有三星,中國有什麼呢?我想了半天,竟然無言以對。現在,再也不會有人問我這樣的問題了。近幾年,阿根廷在更換地鐵列車,新的帶空調的車廂是中國製造的,新的城際列車也是中國製造的。阿根廷很多民眾都在使用華為手機。”羅超西說,“阿根廷幾次經濟危機,中國都伸出援手,阿根廷民眾特別感激。現在,走在路上都會有人用中文和我打招呼。阿根廷也在積极參与‘一帶一路’。感覺阿根廷掀起了‘中國熱’的高潮。”(本報記者 張 紅)

《 人民日報海外版 》( 2019年09月07日   第 01 版)

原標題:“我在海外感受中國強起來”(壯麗70年 奮鬥新時代·世界眼中的新中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