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台腔:在香港搞“颜色革命”?休想!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微信截图_20190809192900.png

暴徒在铜锣湾街头纵火(来源:文汇报)

国务院港澳办和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7日在深圳举办香港局势座谈会,让人们听到了来自中央的“权威声音”。其中,港澳办主任张晓明关于“颜色革命”的判断尤为引人关注。

“颜色革命”是一个分量极重的定性。2019年年初,全国公安厅局长会议要求始终坚持把防范政治风险置于首位,而防范抵御“颜色革命”就是重点。

过去这些年来发生在东欧和中东多国的一系列“颜色革命”,事实上都是谋取世界霸权的工具,绝非什么带去“民主”和“自由”的“革命”。“颜色革命”的目的实质是为了扶植亲西方政权,从而将这些国家变为美国等西方国家谋取地缘政治利益的工具。2003年格鲁吉亚的“玫瑰革命”、2004年乌克兰的“橙色革命”和2014年的“血色二月”等等皆是如此。

这些所谓的“革命”,背后无不闪现“美国民主基金会”等非政府组织的影子,是美国为了遏制俄罗斯、控制全球的布局之一。而当反对派在上台后,自然就会对西方国家“投桃报李”。2004年亲西方的萨卡什维利成为格鲁吉亚总统后,立即倒向西方并快速与俄罗斯交恶,2008年格俄两国在发生战争之后关系持续紧绷;2014年乌克兰“颜色革命”之后,在克里米亚入俄及失去了对东部顿巴斯地区的控制权之后,基辅方面已经基本倒向西方。

而对于那些被裹挟进“颜色革命”的民众来说,曾经驱动他们参与暴乱的那些诉求不仅没有得到满足,他们还被推向了更困顿的境地。2010年突尼斯爆发抗议活动,抗议政府腐败、经济恶化,成为“阿拉伯之春”的肇事地。然而,这场革命却并未实现突尼斯民众“自由、工作、尊严”的诉求,反而导致突尼斯局势更加恶化。2011年-2018年的7年间,突尼斯通胀率、政府负债率和货币贬值呈“滚雪球式”恶化,形成恶性循环,青年失业率高达30%,“没有人能看到希望”。

突尼斯绝非“颜色革命”唯一的受害者,在轰轰烈烈的“阿拉伯之春”运动之后,曾经的中东大国埃及陷入政局动荡、也门和利比亚至今仍处于内战之中、叙利亚更成为大国角力的战场,有分析称,近年来愈演愈烈的中东难民危机就是这场“颜色革命”的恶果之一。

正如世界卫生组织前总干事、全国政协常委陈冯富珍所言,她所见到的外国“颜色革命”没有一场有好结果,给当地民众留下的只有重担和灾害。某些人想要搞乱香港,在香港搞“颜色革命”,是一个非常严重的误判。

香港是中国的香港。中央政府,包括14亿广大的中国人民和七百多万香港人民,绝不会让“颜色革命”在香港成功。(文/翼小衡)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关注“港台腔”微信公号,浏览更多台港澳快讯与深度解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