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劉德華:拍部禁毒電影給你提個醒!

更多精采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國內下載(APK)

截至7月11日晚,影片《掃毒2》票房已經突破7億元人民幣,成為今年暑期檔最值得關注的國產電影之一。本報記者專訪影片監製、主演、主題歌詞作者和演唱者之一劉德華,聽他談談影片是怎樣做“火”的,他為影片做了哪些工作,他是如何演繹一個痛恨毒品的普通人的。

“這樣的票房成績超出我的想象”

記者:首先向您表示祝賀。影片《掃毒2》7月5日上映,到7月8日已經突破5億元人民幣,您發揮了您的超常影響力。

劉德華:這個票房成績真的超出我的想象,沒想到這麼快。這是我2017年受傷痊癒後拍攝的第一個作品,目前的上映情況給了我蠻大的鼓勵。

記者:您參與了這部電影很多台前幕後的工作,除了主演,還做了監製,為主題歌填詞,並且跟古天樂合唱。作為監製,您具體為影片做了哪些事情?

劉德華:我做監製是因為想多參與影片更多的不同方面。監製其實有兩種,一種是控制預算,一種是把注意力放在創作上,我兩邊都參與了。預算方面我會考慮怎樣把錢放在重要的地方,如果這個戲演員重要,我要花多一點錢去找演員;如果這個戲我覺得在動作上需要多花錢,就花在動作上。有時候我們也花在時間上。在創作這方面,我能做的是從演員、劇本、導演,最後到成品,怎樣把它們融合到最理想、最接近我們要求的狀態。

記者:一般來說,監製都是資深人士為比較年輕或者經驗不足的導演保駕護航。這部電影的編劇、導演邱禮濤跟您是同齡人,你們是如何達成合作的?

劉德華:我跟邱禮濤上世紀80年代末就相識。後來他一直在拍戲,嘗試過很多類型的低成本影片。他也是一個搖滾歌手,很有熱情。但是一直沒有人給他足夠的錢去拍一部他希望拍的電影,所以我們就給他一個機會。他第一次掌控制作規模比較大的作品是《拆彈專家》,我做主演,大家覺得他掌控得非常好,我就跟他一起被邀請做《掃毒2》的監製和導演。

“拍禁毒電影起提醒作用”

記者:過去您曾經出演過多部禁毒題材電影,比如《天與地》《門徒》等,這次為什麼又來出演一部同類題材影片?

劉德華:最重要的是我覺得市場上應該不停地都有這樣的作品來提醒觀眾,就好像需要通過影片《失孤》來提醒大家,必須記得現在還有拐賣兒童的事情在這個世界上發生。毒品還在荼毒很多青年人,而且吸毒人員越來越年輕,新型的毒品不斷出現,以前可能很傳統,現在有些毒品看上去很“潮”,有些人甚至以為吸毒是生活中常做的事,像喝酒一樣,根本不知道自己會上癮。所以這次我看到反毒這個題材,就覺得需要做,而且要把影片在市場上做“火”。劉青雲、梁家輝、古天樂在《掃毒1》里把兄弟情演繹得很好,《掃毒2》增加了親情、愛情,剛開始只有古天樂出演,我也加入,又請了苗僑偉來演警察,給影片增加一些味道。

記者:《掃毒2》中您出演的余順天這個角色,人生經歷曲折,角色比較多面,您着重表現了他的哪些性格特徵?以前警匪片只有警察和匪徒兩方,現在余順天是第三方,這樣的角色設置對影片有什麼影響?

劉德華:3個男性角色中,古天樂飾演的毒販地藏,執著於友情、兄弟,苗僑偉飾演的警察林振峰執著於法律,我在其中就是一個普通人,面對世界有無力感,青年時代是個混混,也不能說是好人,而且他採用的反毒的方法是不正確的。他又是一個低調、猶豫的人,一直在考慮自己的做法到底對不對,在有理無理之間徘徊。這個人物的加入,使得影片比較豐厚,更有張力。如果按照以往簡單的方法,這部影片其實可以沒有我,只有古天樂和苗僑偉的角色就可以拍完了,或者換成我演警察古天樂演壞人也就行了。

記者:影片結局慘烈,余順天、地藏同歸於盡,林嘉欣飾演的余順天太太本來已經跟余順天簽了離婚協議,結果也殞命。這種結局您覺得是善戰勝了惡嗎?

劉德華:毒品因毒犯而泛濫,令很多無辜的人受害,毒販的結局必然是覆滅的。另一方面,電影總是需要一些劇情。這一段戲,其實余順天之前很想挽回和太太的婚姻,想放過地藏,只要自己能跟太太在一起。沒想到就在這一刻,老婆身死。從那一刻開始,這個角色就死了。他當眾沒哭沒發泄,其實已經準備為反毒付出生命。古天樂飾演的角色也希望跟自己過去最投入感情的兄弟有個了結。這裡有個很大的誤會。最後的一段戲其實是蠻浪漫的。有時候愛情不一定完美,但友情一定完美。

記者:這部電影有非常大的投入,建了1︰1的地鐵站拍攝飆車戲和槍戰戲等。因為您受過傷,最後這些戲的拍攝有沒有困難?

劉德華:我2017年受傷之後到如今恢復得不錯。影片前期準備了一年,我進行各種體能鍛煉。所有那些在1︰1地鐵站拍攝的飛車戲,之前都跟特效、跟動作設計準備好,體能方面我是可以承受的。

“希望未來能自己拍電影”

記者:香港警匪片這個類型特別成功,您也多次出演警匪片,包括《無間道》《暗戰》《盲道》等,您認為香港警匪片這麼多年來能一直吸引海內外觀眾的原因是什麼?

劉德華:我覺得還是因為情懷。香港這個地域生產出來的警匪片,始終有一種很特定的東西,好像東北話,大家聽到就覺得很爽。不過我還是希望香港電影在其他不同類型上也要更儘力一點。比如一些道地的香港的文藝題材影片,我覺得還是要有。我們不要求電影票房非要多少個億,有一些電影只要能夠回本,就應該去做。所以我前一段時間拍了一部《香港地》,最近在拍一部《熱血合唱團》。

記者:過去您通過“亞洲新星導”計劃扶持青年電影人才,推出過寧浩及其《瘋狂的石頭》,也投資並且零片酬出演過《桃姐》,您現在還有哪些有益電影界的打算?

劉德華:這些都會繼續,還想幫助一些內地的新導演拍一些比較文藝的作品。我也跟林建岳、楊受成還有古天樂、杜琪峰等談過,希望大家一起在未來3年培養一些新演員、新導演。我其實很想把演員培養成導演。比如我在這一行做了這麼多年,可以把步伐慢下來,把我們的經驗投入到一部電影里。

記者:您未來一定是要做導演的吧?

劉德華:我希望這樣。其實以前想過,比如拍《追龍1》的時候,我很想自己導,但想來想去還是怕,最後找了關智耀去拍。不過目前我暫時還沒有很明確很具體的題材。(記者 苗 春

《 人民日報海外版 》( 2019年07月13日   第 07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