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外经贸合作区为啥“立得住”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位于白俄罗斯的中白工业园园区入口。  赵维鑫摄(人民视觉)

在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内工作的“90后”姑娘阿青正在购物。  新华社记者 朱
炜摄

泰国泰中罗勇工业园富通集团厂区内,42岁的泰国人沙克在流水线上操作设备。  新华社记者
张可任摄

6月上旬,境外经贸合作区与长三角企业对接会上,由泰中罗勇工业园、越南龙江工业园和杭州硅谷协同创新中心共同发起成立的浙江省境外经贸合作区发展联盟正式启动,为境外经贸合作区发展注入新的内容。

作为“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载体,境外经贸合作区在中外经贸合作中正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境外经贸合作区的建设,不仅带动了一大批中国企业走出国门,也促进了东道国税收、就业和经济增长,成为观察中国对外开放与中外互利共赢的一扇重要窗口。

113家境外经贸合作区累计投资366亿多美元,上缴东道国税费30亿美元

整合“两个市场”“两种资源”

在白俄罗斯明斯克州斯莫列维奇区,总规划面积112.5平方公里的中白工业园已经初具规模,园区明斯克大道入口处的巨石雕塑与身后的各国国旗交相辉映,展示着合作共赢的理念。几年前,这里还是一片原始树林;如今,这里已成为中白两国政府间最大的投资合作项目,也是目前中国在海外开发面积最大、合作层次最高的经贸合作区之一。

“境外经贸合作区”通常是指在中国大陆注册、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中资控股企业,通过在境外设立的中资控股的独立法人机构,投资建设的基础设施完备、主导产业明确、公共服务功能健全、具有集聚和辐射效应的产业园区。

在实践中,境外经贸合作区内涵更为丰富、运作机制灵活。除了中白工业园之外,还有泰中罗勇工业园、中国印尼综合产业园区青山园区、中柬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中埃泰达苏伊士经贸合作区、中国埃塞俄比亚东方工业园等一大批成功范例。其中,马来西亚—中国关丹产业园及入园项目积极聘用当地建筑公司参与项目建设,在咨询顾问、土方工程、变电站工程等多个项目中均聘请当地公司,预计共将实现600亿马来西亚林吉特产值,可创造近60亿马来西亚林吉特的税收。中国—比利时科技园(CBTC)项目拉动当地经济增长、解决了部分就业,获得当地政府的肯定。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处联合发布的《中国“一带一路”境外经贸合作区助力可持续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9月,中国企业在46个国家共建设初具规模的境外经贸合作区113家,累计投资366.3亿美元,入区企业4663家,总产值1117.1亿美元,上缴东道国税费30.8亿美元。报告还显示,中国境外经贸合作区严格遵守当地的劳动法和安全标准,88%的中国境外经贸合作区要求其公司为当地雇员提供社会和健康保险并确保工作安全,93%通过入区企业雇佣当地员工的方式加强与社区的联系,79%向当地社区的发展项目捐资。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研究员刘向东对本报记者表示,在基础设施不断完善的过程中,境外经贸合作区可以有效地整合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境外经贸合作区将相关项目、企业聚集在一个集中的区域内,既有利于享受东道国土地、税收等优惠政策,又有利于发展集约型经济,在摊薄基础设施成本的同时提高抗风险能力,是让双边乃至多边深度经贸合作尽快打开局面的绝佳选择。”刘向东说。

中白工业园汇聚了来自德、美、奥、以等国企业,国际化特色越来越浓

中国企业建设,多国企业分享

境外经贸合作区建设中,跃动着中国企业的身影。

被称作“丝路明珠”的中白工业园,开发主体是中白工业园区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中方占股68%、外方占股32%。其中,中方股权主要以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占45.7%)、招商局集团(20%)为主。

中白工业园区开发公司中国部总经理宋哲对本报记者表示,截至2018年底,园区一期8.5平方公里基础设施主体工程已完成,建成32公里道路以及供电、供水、雨水、燃气、污水、通信管网等。1.4万平方米的办公楼已建成并投入使用。2019年,工业园还将新建3.2万平方米标准厂房。截至2019年5月,入园企业总数已达44家,协议投资总额近11亿美元。其中,中方27家,白方9家,其余8家为德国、美国、奥地利、立陶宛、以色列等国企业,园区的国际化特色初步显现。

“境外经贸合作区在促进包容性、可持续的基础设施发展和工业化方面发挥关键作用,也创造可观的就业和收入。白俄罗斯是中欧班列通向欧洲的必经之国,通过园区多年持续不断的宣传和招商,中国企业把更多的白俄罗斯当地优质产品销往中国。在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中,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与GE、西门子、ABB这些大型跨国公司共同合作开发,实现多赢。”宋哲说。

境外经贸合作区的发展,在密切中外经贸关系的同时,也为企业带来全球配置资源要素的良机。

雪松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劲表示,生产要素通过“一带一路”在更广范围内更高效地流动、配置,既可以促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发展,又为企业自身带来更多发展机遇。张劲说,依托不断扩展的境外经贸合作区,雪松大宗商品产业集团在全球范围内提供资源开采及采购、全品类大宗商品交易、供应链金融服务、仓储与物流运输、产品分销等综合解决方案,实现了有色、黑色、化工、能源、农产品等大宗商品品种的全覆盖,为上下游数千家企业提供“一揽子”供应链服务。目前,该集团业务节点沿着“一带一路”遍布全球。

在境外经贸合作区较为集中的东南亚地区,京东在泰国建设了东南亚最先进、最完整的智能仓储物流中心,集成了仓储、分拣、运输、配送在内的一整套供应链服务体系。京东物流自主研发的WMS5.0系统融入人工智能、物联网、图像识别等智能技术,其物流能力不仅服务于境外经贸合作区的发展,更将让泰国消费者直接享受优质的“最后一公里”物流服务。“我们的目标是在全球构建双48小时通路,实现中国48小时通达全球,并提升世界其它国家本地物流时效,实现当地48小时送达,帮助中国制造通向全球,全球商品进入中国。”京东物流首席执行官王振辉说。

“在经贸合作园区上班的人,工资待遇高于当地平均水平”

搭上中国经济的快车

“我们带去中国的技术、设备、资本和服务,让更多国家能搭上中国经济发展的快车、便车,谋得共同发展的机遇。”宋哲的话,代表了很多中国企业的心声。

实际上,境外经贸合作区打开了世界各国互学互鉴的窗口,促进了发展中地区由依赖外部投资“输血”向自我“造血”转型,获得广泛赞誉。

埃及苏伊士运河经济区副主席马赫福兹·塔哈说,中埃泰达苏伊士经贸合作区是中埃两国经贸关系的成功例证,它使两国签署的各项合作协议得以落实。塔哈举例,在经贸区的中国巨石埃及公司是杰出的玻璃纤维制造商,这一中国在埃最大的生产项目落户经贸区后,一举将埃及提升为世界主要的玻璃纤维生产国和出口国。

在白俄罗斯中白工业园管委会主任亚罗申科看来,发展中白工业园这一以苏州工业园区为样板建设的未来高科技园区,有助于白俄罗斯吸引中国及其它国家的高科技企业前来投资兴业,带动本国高科技产业的发展,进而促进本国经济的整体发展。“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为白俄罗斯创造了20万个就业岗位,其中包括在中白工业园发展先进制造业。白俄罗斯的民众也能够参与这一项目建设,以提高自己的福利水平。在我们园区上班的人,工资待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亚罗申科说。

商务部副部长钱克明在谈及中非经贸合作时指出,境外经贸合作区已经成为中国对非投资重要依托,推动中国对非产业链整合投资加快增长,产业集聚效应逐步显现,形成了制造装备、轻工纺织、家用电器等多个产业群,大大提升了当地工业化水平、产业配套和出口创汇能力。“非洲国家迫切想借鉴中国的发展经验。而工业园区、经济开发区在中国改革开放发展过程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汇集了资源、集中了政策、提供了投资的公共平台,吸引了一大批国内外企业、资金、技术的入驻。我们已经在非洲建了大概25个经贸合作区,它们为非洲工业化、创造就业、增加出口,做出了积极贡献。”钱克明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境外经贸合作区涵盖工业、商贸、加工等多个领域。建设境外经贸合作区既符合中国企业拓展海外市场、优化外部需求结构的现实需要,也契合着东道国提升当地开放型经济发展水平的内在诉求,是互利共赢的重要实现形式。从本质上看,境外经贸合作区将有效盘活当地要素,提升所在地工业化水平及其在全球产业分工体系中的参与度,从而进一步完善全球产业链。”刘向东说。(记者 王俊岭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9年06月18日   第 06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