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種文明互鑒交融,亞洲何以成為示範區

更多精采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國內下載(APK)

1210132825_15577360504211n.jpg

多彩亞洲,風情萬種。新華社記者陶明、杜瀟逸、楊舟、鄭煥松攝

【編者按】

亞洲擁有世界三分之二的人口、1000多個民族、47個國家,中華文明、伊斯蘭文明、基督教文明、印度文明等多姿多彩的文明交相輝映。為傳承弘揚亞洲和世界各國璀璨輝煌的文明成果,搭建文明互學互鑒、共同發展的平台,具有開創性意義的亞洲文明對話大會5月在北京舉行。這場中外文明大交流、多元文化大匯聚、多國民眾大聯歡的文明盛事,必將在人類文明交流史上寫下濃墨重彩的一筆。在此之際,海外網推出系列解讀文章,傳播文明之美,共襄文明盛事。

——————————————

明末來華耶穌會士利瑪竇曾將世界劃分為五大洲,其中便包括亞細亞。“亞細亞”是希臘文中對亞洲的稱謂,意為“太陽升起的地方”。英國著名歷史學家湯因比以“區域文明”作為歷史考察的對象,將人類六千年的歷史劃分出若干個文明類型,其中便提及了亞洲的中華文明、印度文明、日本遠東文明、朝鮮半島文明等,並認為各個文明並不是孤立存在的,恰恰是相互交流的。文明的相互交流既包括同時代文明在空間中的接觸,也包括不同時代文明在時間中的接觸。事實也正如湯因比所言,數千年來,亞洲各文明在開放包容、互學互鑒中融匯為一個命運共同體,為人類文明發展作出了獨特貢獻。

比如在中華文明的輻射下所形成的“東亞文化圈”,主要包括中國、朝鮮、韓國、日本和越南,均曾使用漢字並以文言文作為書面語。據學者考證,漢字早在2000多年前中國的戰國時期便已經傳入了朝鮮半島;而後在朝鮮的三國時代(公元前57年至公元668年),儒學傳入;在公元5世紀,朝鮮的五經博士王仁東渡,又將儒學傳到了日本。隋唐以後,朝鮮半島的新羅、百濟、高麗,還有日本多次派遣“學問僧”、留學生來中國,將各種漢籍帶回本國。越南方面,在秦漢時期,漢字開始傳入,成為越南官方的書寫載體。

在“東亞文化圈”內,中華文化對其他各國產生重要的輻射作用,有力地推動了各國文化的發展。與此同時,東亞各國對中華文化也並非是被動地接受和吸納,毋用說儒學在日本和朝鮮半島各有一個本土化的過程,即便是在文學方面,比如對唐詩的接受也是不同的:杜甫成為朝鮮半島最受推崇的唐代詩人,而在日本影響最大的唐代詩人並非李白和杜甫,而是寒山和白居易。

在中國、印度與日本之間的文化交流中,各文明在堅持本民族文化主體性基礎上,充分吸收借鑒對方文化中的優秀成分,以豐富和發展自身文化的內容。中國的絲綢、瓷器、養蠶術和造紙術傳入印度,《道德經》也曾被譯成梵文;印度的佛教由西域或者印度僧人傳入中國。2世紀起,西域和印度僧人陸續來華,將佛教帶入中土;而三國以後,中國的高僧如法顯、玄奘等赴印度取經求法。佛教傳入中國後,對中國歷史和文化產生了深遠影響,但是也逐步與老莊思想相結合,出現了本土化的禪宗。而後唐代僧人道璇、義空先後赴日傳禪,開日本禪宗之風。後南宋時,日本明庵榮西來中國學禪,回國後大振禪風,推動形成了獨具特色的日本禪宗。

亞洲各文明間的交流與互鑒,不僅帶動了各自的文化繁榮,促進了亞洲各國人民間的友好往來,而且作為一個整體對西方文明也產生了重要影響。

從明末利瑪竇入中國直至清代乾嘉年間厲行禁教這段時期內,通過來華傳教士的譯介活動,中國的歷史、哲學、天文、地理、農業、醫藥、茶葉、瓷器等被系統介紹到西方世界,並引發了極大反響,在歐洲掀起了一場持續近百年的“中國熱”。特別是經籍的迻譯,儒家學說深深影響了萊布尼茨、伏爾泰、孟德斯鳩、狄德羅、魁奈、蒙田、盧梭等西方思想家,中國文化成為歐洲啟蒙運動的思想源泉之一。而《玉嬌梨》《趙氏孤兒》《好逑傳》等中國文學作品也被介紹到了歐洲,黑格爾讚美中國的文學與藝術,歌德在讀了中國文學作品後做了一些理論探索,提出了“世界文學”的概念。

可以說,中華文化之所以對歐洲文化產生影響,離不開利瑪竇、殷鐸澤、白晉、馬若瑟等來華傳教士所推行的“適應策略”,其核心思想便是尊重差異、平等交流。而“適應策略”又是早期耶穌會傳教士沙勿略在印度、斯里蘭卡、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度尼西亞和日本等亞洲國家傳教實踐中總結出的。由此也進一步說明亞洲文明是一個有機聯繫的整體,這一點從禪宗和漢字的西傳也可見一斑。

佛教由印度傳入中國,然後本土化為禪宗,而禪宗和唐代詩僧寒山又在日本廣為流傳和接受,而後日本學者鈴木大拙編譯了大量的禪宗著述,加上通曉日語或日本禪宗的英國漢學家韋利、美國漢學家華茲生,美國詩人施耐德對寒山詩歌的大量譯介,激發起了西方世界對禪學的普遍興趣,由此對美國“垮掉的一代”和西方的“嬉皮士”運動產生了深遠影響。

如果說印度佛教對西方文化的影響離不開中國和日本作為中轉站的作用,那麼漢字對西方文化的影響,則離不開日本的中介作用。美國東方學者費諾羅薩曾追隨日本漢學家森槐南研習漢語和漢詩。在日本的研究經歷,促使費諾羅薩從詩學、美學的維度來思考漢字的結構,其《作為詩歌媒介的中國漢字》一文經由詩人龐德的推崇,成為20世紀初英美意象派運動的綱領性文件。而後,20世紀60年代,法國解構主義哲學家德里達提出“書寫”的概念,藉以批判西方“邏各斯中心主義”,其思想源泉正是費諾羅薩和龐德對中國漢字的獨特解讀。

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鑒而豐富。亞洲文明是在開放包容與平等對話基礎上形成的,各文明既保持自身的主體性,又以多元主體的相互交流和借鑒而豐富和發展,進而深深影響了西方文明。可以說,亞洲是多種文明和諧共生的代表性地區,也有條件成為多種文明互鑒交融的示範性地區。在21世紀的今天,亞洲文明應有充分的歷史和現實自信,為人類文明作出更大貢獻。

(任增強,山東大學國際漢學研究中心“全球漢籍合璧工程”研究部主任,海外網特約評論員)

本文系版權作品,未經授權嚴禁轉載。海外視野,中國立場,登陸人民日報海外版官網——海外網或“海客”客戶端,領先一步獲取權威資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