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祖国:我的血管里流淌着黄河水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在中央电视台“经典咏流传”《黄河大合唱》专辑中,我作为朗诵者讲述了第三段“黄河之水天上来”恢复的过程和演出的盛况。1986年,八段体完整版的《黄河大合唱》演出结束后,我陪指挥家严良堃走出后台,一位海外华人对我们说:“这段以前没听过,太感人了,不管身在哪里,我们血管里流淌的不是血,而是黄河的水啊!”听到这句话,我哽咽了,因为它表达了我们共同的心声!

我出生在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1950年,未满6岁,我随父母一起从新加坡回到新中国。我今年75岁了,是祖国的阳光雨露滋润着我的心田,哺育我成长。

10岁那年的一个晚上,爸爸妈妈带我到东单的青艺剧场看话剧。淘气的我,入场前在剧场前的花坛上玩,有几个大人走过来问我,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学校的啊?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是剧场旁共青团北京市委的干部。第二天上午,育英小学(现北京灯市口小学)的老师就通知我到中山公园参加活动。在来今雨轩前的草坪上,近20名少先队员一起做游戏,我和其他3人被留下,我们被选定晩上给毛泽东主席和胡志明主席献花。这一天是1955年7月1日,党的生日,在中山公园中山堂前,举行庆祝活动,我向毛主席敬队礼、献鲜花,毛主席同我们握手,仰望毛主席高大的身影,我好激动啊!我这个从海外归来的小朋友真幸运啊!

后来,我考入名校北京二中,永远忘不了总辅导员徐作森老师。他发现我这个归侨学生有文艺特长,便让我参加各类社团活动,舞蹈、合唱、话剧,释放天性。终于有一天,我不负他的厚望,考入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

4年大学生活,我和同学们一起,认真学习,到部队、到农村锻练,参加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我加入了共青团。毕业时我没有享受国家对归侨的照顾,而是响应国家号召,奔赴大西北,在青海省民族歌舞剧团、青海省话剧团工作了8年,跑遍青海省各个州县,为农牧民送去欢乐。

党和国家几代领导人教导文艺工作者,深入生活,扎根人民。1973年,我又开始为煤矿工人服务,我始终没有离开基层,竖井、斜井、平巷、露天,我和工人们一起下井,我和同事们一起把文艺节目送到矿山、广场、井口、井下,这是磨练,是奉献,是学习,更是对祖国的报答!我成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无论在青海还是在矿区,我都会遇到默默无闻战斗在一线的归侨,青海民族歌舞团的歌唱家印尼归侨黄源影、山东枣庄山家林矿工程师港澳同胞苏德福、中国煤矿文工团指挥家马来西亚归侨黄东宁……他们的爱国之情、报国之志,始终在鞭策着我。

党和国家给予我很高的肯定:我担任了全国政协委员、全国侨联常委、中央国家机关侨联副主席。北京侨联成立艺术团,又委派我任团长。在全国政协侨联界别的会议上,我代表侨界参政议政,呈交提案,自豪的同时,备感责任重大。退休7年来,我仍想为祖国、为文艺事业做些力所能及的实事,为“重温经典”增强文化自信发挥余热。

我曾在青海的三江源地区、果洛的玛多县、农业区贵德和化隆的黄河边伫立,也曾在甘肃兰州、宁夏石嘴山、山西临汾、河南三门峡、山东营口的黄河旁沉思,河水或急或缓,时清时浊,但它义无反顾,奋勇向前,这是祖国的母亲河,流淌着伟大的民族精神。用我常朗诵的诗句结束吧:

“假如有人问我,你最爱什么?我毫不犹豫地回答:我爱我的祖国。”

(作者瞿弦和为著名艺术家,曾任全国政协委员、全国侨联常委)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9年05月13日   第 01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