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蘊含的塞上名村——五龍山

更多精采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國內下載(APK)

撰文:西安美術學院 陳寶生

五色祥龍沫春風,一龜馱寺泉洗心。

奇峰突兀法雲寺,控谷臨川繼遷村。

歷史一瞬今非昔,文化幾度又逢春。

藝術開闢新天地,旅遊色彩一品紅。

一個鄉村的歷史文化鮮活地存在於濃烈的詩意中,構成橫山黑木頭川五龍山村殊異炫彩的地方特色,實屬不易。從亘古走來的鄉村,在一個月光如水的夜晚,成為這兒村民的夢。每個鄉村都有自己的歷史文脈精神,這種精神與自己的村莊歷史有關。一條小河、一個古寨、一座神廟、一處窯院、一片摩崖水蝕浮雕,也有屬於自己的語言和歷史傳說……傾訴着山川河流和腳下的土地。

黑木頭川的五龍山就是這樣一個村莊。它的歷史軼聞猶如古村的溪流,潤澤着它的精神世界和氣質涵養。一個蘊含深厚的村子與其獨佔鰲頭的歷史背景與文化,有可能成為文化旅遊的一鏡鑒照,五龍山村應該有這樣的資格。

五龍山村名,顧名思義,傳說天降五色祥龍而得名。由於其山巒嶙峋,溪流縈迴,奇峰突兀,控谷臨川;神廟法雲寺翹首鳥瞰,猶如蛟龍入海,故有“靈龜馱寺”、“龍山聳秀”之稱。

腳下的黑木頭河龍蛇般穿梭在黃土皺褶之中,勾勒出這片土地半乾旱半溫潤的農牧兩大文明之分野。關於黑木頭川的來歷有些神秘,傳說在明朝洪武年間,移民遷徙從山西大槐樹走來三兄弟,發覺這兒樹木叢生,百草豐茂,便想在溝里縱火焚林,開闢土地。其料瘋狂地火焰很快蔓延山川,火乘風勢,越燒越猛,整個山川樹木被大火焚毀,留下一片片焦墨的黒木樁群。後來,人們便稱其為黑木頭川。在古代離開陽關就意味着進入窮荒絕域,離鬼門關不遠了。一位唐代詩人在《夏州旅次》中寫到:“無定河邊牧笛聲,赫連台畔旅人情,函關漫道千餘里,一曲秋風白髮生。”道出了當年這一帶貧困、閉塞、苦澀的悲涼情景。

“千秋夕陽胡漢月,一條黑河五龍風。”黑木頭溪流,李繼遷屯兵,李闖王出山,接引寺晨鐘,五龍山暮鼓……歷史軼事,奇光異射;野性雄闊,鐵馬金戈;馬背上的瘋狂,大漠上的騰驤,赫連勃勃在無定河岸建立起大夏國都——統萬城,李元昊在暴風雨中誕生西夏王朝,闖王李自成在這裡敲響推翻明朝的變奏曲。

歷史烽煙,斗轉星移,在黑木頭河上游有個李繼遷寨的地方(今上城塌村),當年曾是西夏奠基人李繼遷屯兵之地,也是舉起推翻明王朝大旗的農民領袖李自成的誕生地,至今兩位英雄人物的遺迹尚存。一個小小彈丸之地,走出兩位呼風喚雨式的歷史人物,都與黑木頭河和五龍山有着密切關聯,在這裡踩響綿綿不斷的歷史足音。

據考證有關五龍山的文字記載,早在二千零三十年前,班固名著《前漢書》中曾提到:“上郡膚施有烏龍山、地原水……”一千四百年前,酈道元在《水經注》書中也提到:“五龍山早在漢代就有宗教活動……”云云。唐續北魏,明承宋制。特別是“永樂大戰”的宋夏交惡,匈奴鐵騎南下,烽煙在這片土地不斷燃燒,血水不斷在這片土地上浸染。悲涼情景漫過一條條歷史隧道,蹂躪、浸染着古夏州黑木頭川五龍山一帶人的心田。

從歷史上看,這塊地處黃土高原中華文明搖籃之一的地方,農耕文明有着數百年的歷史,及至地狹人稀,天災頻臨,一遇荒歉,流離不堪。不少民眾盪析離居,動輒流移。陝蒙邊界是傳統上的重要農牧分界線,大量貧民迫於生活壓力“螳古道”、“走西口”,通過人口遷移,黃土文化與游牧文化相融合,形成富有活力的多元文化。草莽好漢,亂世梟雄,卸甲將士,渾人鳥民,造成了這一方的血性族群,形成了這兒的歷史大衝撞——有關“蠻婆婆”的故事就出在黑木頭河川和五龍山一帶。豁達幽默的軼聞傳說留下一串串……

縱觀奇峰壁立的五龍山文脈,可謂是一處風水寶地。法雲寺有“寶符”深藏,李繼遷寨含“陰陽”風水。古時候,凡建築以風水為首要:“凡立邦國,非於大山之下,必於廣川之上”。“近為形,遠為勢;形言其小者,勢言其大者。形須近察,勢可遠觀;形乘勢來,勢借形威。”這正是黑木頭河川所蘊含的靈山秀水。

站在法雲寺神龜脊背上眺望,領略五龍山雄強風姿,觀摩黑木頭河潺潺流水,會使你胸中產生巨大的激情衝動!那動人的梁峁,含情的溝壑,孕育了叱吒風雲的兒女成長,那深邃粗獷的峰巒山勢,才使壯烈、雄偉的史詩在它胸中誕生。

黑木頭河川這塊神奇的土地,赫然入目的是金色的藝術資源與黑色的煤炭資源並舉,猶如山巒竦峙,洪波涌動,不斷撞擊着這裡人們的心弦,處於經濟結合點的橫山區域,以自己資源優勢的魅力影響着黑木頭川的殿市五龍山,使這個藝術品牌躍出自己的起跑線。

無論是李繼遷當年屯兵古寨與李闖王舉旗出山,還是今天的能源開發與生態文明建設;無論是壁立千仞的“神龜馱寺”五龍山,還是古色古香的黑木頭川里山居人家……這一切都令人振奮、令人浮想聯翩、令人魄動心扉!

當你揮鏡涉獵綠波山川時的“快感”,當你觀察、提煉、尋訪“橫山起義”革命先烈的遺迹之時,一種巒山、巒水之情,油然而生。深感黑木頭河的水蝕浮雕,五龍山古寺的神秘遺韻,李繼遷寨的梁峁風姿,黃土沖溝的奇妙變化……會使你感受到一種獨特、嫻靜的質樸之美,一種黃土地質公園的藝術世界。

黑木頭河川的五龍山,作為一塊藝術創作基地,名不虛傳。但開發五龍山,應立足於“藝術家為龍頭”的宣傳與開發。作家在這兒尋覓到新鮮故事素材;畫家在這兒能採擷到美妙蘊含的畫面;攝影家在這兒能產生出“高於取景所見,升華自然之象”的攝影佳作……

這裡不僅有流淌五龍山人血脈的小溪激流,也有傾情豪放的農民起義領袖李繼遷、李自成屯兵出生的雄渾古寨,濃郁青翠的峁梁山巒自然風貌,黑木頭河岸的摩崖水蝕浮雕,古風古韻的山區窯院人家……其粗獷、深邃的自然風貌,能為多少藝術家迷戀。今天,默默無聞的五龍山能取得如此發展進步,當然與其深厚豐沛的歷史文化孕育,以及五龍山人勤勞智慧分不開。

在掀起“五龍山熱”的時候,藝術家在這兒尋覓探求,從宏觀上張揚,微觀上創造。藉助作家、畫家、攝影家的創作成果,通過媒體加大宣傳力度。既要有“賞花悟迦葉,觀壁見達摩”的宣傳效果,也要有“胸包天地氣,身載三味風”的發展舉措。發揮地域景觀、景點的獨特優勢,讓更加廣泛的藝術界人士參與描繪、參與宣傳活動。藝術家高品位、大製作、大作品的產生,帶動提高五龍山的知名度。

沒有小村莊,只有大文章。

新的世紀以來,在習近平總書記“中國夢”精神鼓舞下,靜靜躺在古夏州黑木頭川的五龍山古村落,相比之下,還是一塊未經藝術洗禮的一片“凈土”。藝術家在這片神秘的土地上旅遊觀光,尋覓創作,無疑是一種“寫真抒情留新意,廣獵善塑傳精神”的真實體驗。在促進地方經濟,加大資源開發力度的同時,五龍山的旅遊文化開發利用,應是全縣全鄉性活動。有關旅遊知識、環境治理、文物保護等教育勢在必行。特別對它的藝術品位和審美價值,還須進一步深化,否則,也很難尋找到有生命力的藝術開發項目與價值!

五龍山的月亮升起來了,黑木頭河水靜靜流淌,簇簇篷頭柳不再搖曳,田頭花兒睡的正香,一窗窗燈火閉上了眼睛,好像沉靜在濃濃的詩意圖像的韻轍里。一種獨特、嫻靜的質撲之美,一種粗獷、沉寂的黃土文化風景線。

人們說,到了橫山,不去尋訪劉志丹戰鬥過的遺迹,就等於沒有到橫山。瀏覽了波羅接引寺,不去五龍山觀光,也是很遺憾的。前者是“……劉志丹是清官,他帶上人馬上了橫山”的革命遺迹。後者則是五龍山法雲寺“神龜馱龍山,彩波穿雲天”壯觀景象,兩者組成最突出、最富有文化底蘊的藝術世界。

正是:

黑木頭河問興衰,

五龍神廟扎紅彩;

藝術驕陽蒸蒸升,

文化春潮滾滾來。

影梯搭起攀山路,

心血澆灌小蓬萊。

一村一品新圖景,

藝術旅遊登高台。

以下攝影作品除署名外, 其他照片為陳麗莉, 陳麗媛攝影

神龜馱寺     陳寶生攝

黑木頭河李繼遷寨

五龍山村支部一班

驢背上的搖籃曲

李自成出生地遺址

五龍山人家     陳寶生攝

黑木頭河水蝕浮雕

五龍山神廟     陳寶生攝

五龍山新貌     陳寶生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