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蕴含的塞上名村——五龙山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撰文:西安美术学院 陈宝生

五色祥龙沫春风,一龟驮寺泉洗心。

奇峰突兀法云寺,控谷临川继迁村。

历史一瞬今非昔,文化几度又逢春。

艺术开辟新天地,旅游色彩一品红。

一个乡村的历史文化鲜活地存在于浓烈的诗意中,构成横山黑木头川五龙山村殊异炫彩的地方特色,实属不易。从亘古走来的乡村,在一个月光如水的夜晚,成为这儿村民的梦。每个乡村都有自己的历史文脉精神,这种精神与自己的村庄历史有关。一条小河、一个古寨、一座神庙、一处窑院、一片摩崖水蚀浮雕,也有属于自己的语言和历史传说……倾诉着山川河流和脚下的土地。

黑木头川的五龙山就是这样一个村庄。它的历史轶闻犹如古村的溪流,润泽着它的精神世界和气质涵养。一个蕴含深厚的村子与其独占鳌头的历史背景与文化,有可能成为文化旅游的一镜鉴照,五龙山村应该有这样的资格。

五龙山村名,顾名思义,传说天降五色祥龙而得名。由于其山峦嶙峋,溪流萦回,奇峰突兀,控谷临川;神庙法云寺翘首鸟瞰,犹如蛟龙入海,故有“灵龟驮寺”、“龙山耸秀”之称。

脚下的黑木头河龙蛇般穿梭在黄土皱褶之中,勾勒出这片土地半干旱半温润的农牧两大文明之分野。关于黑木头川的来历有些神秘,传说在明朝洪武年间,移民迁徙从山西大槐树走来三兄弟,发觉这儿树木丛生,百草丰茂,便想在沟里纵火焚林,开辟土地。其料疯狂地火焰很快蔓延山川,火乘风势,越烧越猛,整个山川树木被大火焚毁,留下一片片焦墨的黒木桩群。后来,人们便称其为黑木头川。在古代离开阳关就意味着进入穷荒绝域,离鬼门关不远了。一位唐代诗人在《夏州旅次》中写到:“无定河边牧笛声,赫连台畔旅人情,函关漫道千余里,一曲秋风白发生。”道出了当年这一带贫困、闭塞、苦涩的悲凉情景。

“千秋夕阳胡汉月,一条黑河五龙风。”黑木头溪流,李继迁屯兵,李闯王出山,接引寺晨钟,五龙山暮鼓……历史轶事,奇光异射;野性雄阔,铁马金戈;马背上的疯狂,大漠上的腾骧,赫连勃勃在无定河岸建立起大夏国都——统万城,李元昊在暴风雨中诞生西夏王朝,闯王李自成在这里敲响推翻明朝的变奏曲。

历史烽烟,斗转星移,在黑木头河上游有个李继迁寨的地方(今上城塌村),当年曾是西夏奠基人李继迁屯兵之地,也是举起推翻明王朝大旗的农民领袖李自成的诞生地,至今两位英雄人物的遗迹尚存。一个小小弹丸之地,走出两位呼风唤雨式的历史人物,都与黑木头河和五龙山有着密切关联,在这里踩响绵绵不断的历史足音。

据考证有关五龙山的文字记载,早在二千零三十年前,班固名著《前汉书》中曾提到:“上郡肤施有乌龙山、地原水……”一千四百年前,郦道元在《水经注》书中也提到:“五龙山早在汉代就有宗教活动……”云云。唐续北魏,明承宋制。特别是“永乐大战”的宋夏交恶,匈奴铁骑南下,烽烟在这片土地不断燃烧,血水不断在这片土地上浸染。悲凉情景漫过一条条历史隧道,蹂躏、浸染着古夏州黑木头川五龙山一带人的心田。

从历史上看,这块地处黄土高原中华文明摇篮之一的地方,农耕文明有着数百年的历史,及至地狭人稀,天灾频临,一遇荒歉,流离不堪。不少民众荡析离居,动辄流移。陕蒙边界是传统上的重要农牧分界线,大量贫民迫于生活压力“螳古道”、“走西口”,通过人口迁移,黄土文化与游牧文化相融合,形成富有活力的多元文化。草莽好汉,乱世枭雄,卸甲将士,浑人鸟民,造成了这一方的血性族群,形成了这儿的历史大冲撞——有关“蛮婆婆”的故事就出在黑木头河川和五龙山一带。豁达幽默的轶闻传说留下一串串……

纵观奇峰壁立的五龙山文脉,可谓是一处风水宝地。法云寺有“宝符”深藏,李继迁寨含“阴阳”风水。古时候,凡建筑以风水为首要:“凡立邦国,非于大山之下,必于广川之上”。“近为形,远为势;形言其小者,势言其大者。形须近察,势可远观;形乘势来,势借形威。”这正是黑木头河川所蕴含的灵山秀水。

站在法云寺神龟脊背上眺望,领略五龙山雄强风姿,观摩黑木头河潺潺流水,会使你胸中产生巨大的激情冲动!那动人的梁峁,含情的沟壑,孕育了叱咤风云的儿女成长,那深邃粗犷的峰峦山势,才使壮烈、雄伟的史诗在它胸中诞生。

黑木头河川这块神奇的土地,赫然入目的是金色的艺术资源与黑色的煤炭资源并举,犹如山峦竦峙,洪波涌动,不断撞击着这里人们的心弦,处于经济结合点的横山区域,以自己资源优势的魅力影响着黑木头川的殿市五龙山,使这个艺术品牌跃出自己的起跑线。

无论是李继迁当年屯兵古寨与李闯王举旗出山,还是今天的能源开发与生态文明建设;无论是壁立千仞的“神龟驮寺”五龙山,还是古色古香的黑木头川里山居人家……这一切都令人振奋、令人浮想联翩、令人魄动心扉!

当你挥镜涉猎绿波山川时的“快感”,当你观察、提炼、寻访“横山起义”革命先烈的遗迹之时,一种峦山、峦水之情,油然而生。深感黑木头河的水蚀浮雕,五龙山古寺的神秘遗韵,李继迁寨的梁峁风姿,黄土冲沟的奇妙变化……会使你感受到一种独特、娴静的质朴之美,一种黄土地质公园的艺术世界。

黑木头河川的五龙山,作为一块艺术创作基地,名不虚传。但开发五龙山,应立足于“艺术家为龙头”的宣传与开发。作家在这儿寻觅到新鲜故事素材;画家在这儿能采撷到美妙蕴含的画面;摄影家在这儿能产生出“高于取景所见,升华自然之象”的摄影佳作……

这里不仅有流淌五龙山人血脉的小溪激流,也有倾情豪放的农民起义领袖李继迁、李自成屯兵出生的雄浑古寨,浓郁青翠的峁梁山峦自然风貌,黑木头河岸的摩崖水蚀浮雕,古风古韵的山区窑院人家……其粗犷、深邃的自然风貌,能为多少艺术家迷恋。今天,默默无闻的五龙山能取得如此发展进步,当然与其深厚丰沛的历史文化孕育,以及五龙山人勤劳智慧分不开。

在掀起“五龙山热”的时候,艺术家在这儿寻觅探求,从宏观上张扬,微观上创造。借助作家、画家、摄影家的创作成果,通过媒体加大宣传力度。既要有“赏花悟迦叶,观壁见达摩”的宣传效果,也要有“胸包天地气,身载三味风”的发展举措。发挥地域景观、景点的独特优势,让更加广泛的艺术界人士参与描绘、参与宣传活动。艺术家高品位、大制作、大作品的产生,带动提高五龙山的知名度。

没有小村庄,只有大文章。

新的世纪以来,在习近平总书记“中国梦”精神鼓舞下,静静躺在古夏州黑木头川的五龙山古村落,相比之下,还是一块未经艺术洗礼的一片“净土”。艺术家在这片神秘的土地上旅游观光,寻觅创作,无疑是一种“写真抒情留新意,广猎善塑传精神”的真实体验。在促进地方经济,加大资源开发力度的同时,五龙山的旅游文化开发利用,应是全县全乡性活动。有关旅游知识、环境治理、文物保护等教育势在必行。特别对它的艺术品位和审美价值,还须进一步深化,否则,也很难寻找到有生命力的艺术开发项目与价值!

五龙山的月亮升起来了,黑木头河水静静流淌,簇簇篷头柳不再摇曳,田头花儿睡的正香,一窗窗灯火闭上了眼睛,好像沉静在浓浓的诗意图像的韵辙里。一种独特、娴静的质扑之美,一种粗犷、沉寂的黄土文化风景线。

人们说,到了横山,不去寻访刘志丹战斗过的遗迹,就等于没有到横山。浏览了波罗接引寺,不去五龙山观光,也是很遗憾的。前者是“……刘志丹是清官,他带上人马上了横山”的革命遗迹。后者则是五龙山法云寺“神龟驮龙山,彩波穿云天”壮观景象,两者组成最突出、最富有文化底蕴的艺术世界。

正是:

黑木头河问兴衰,

五龙神庙扎红彩;

艺术骄阳蒸蒸升,

文化春潮滚滚来。

影梯搭起攀山路,

心血浇灌小蓬莱。

一村一品新图景,

艺术旅游登高台。

以下攝影作品除署名外, 其他照片为陈丽莉, 陈丽媛摄影

神龟驮寺     陈宝生摄

黑木头河李继迁寨

五龙山村支部一班

驴背上的摇篮曲

李自成出生地遗址

五龙山人家     陈宝生摄

黑木头河水蚀浮雕

五龙山神庙     陈宝生摄

五龙山新貌     陈宝生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