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上街抗议600万台湾民众,玩哪出?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1533516755724985.jpg

资料图:蔡英文。

近日,台湾2019废核游行在台北举行。这场游行最让人吃惊的,不是现场人数规模和抗议的激烈程度,而是台当局领导人蔡英文和执政团队的许多成员都亲自上阵。真是活脱脱的一场闹剧。

按理说,蔡英文所在的民进党掌握着行政机构和立法机构,可以说是全面执政的状态。在这种情形下,蔡英文和自己的团队应该运用公共资源和规则程序做事,来达成施政目标,回应人民诉求。但一个当家者有时间却不好好想解决问题的办法,反而跑到街头游行,这究竟是对台湾民众表达不满,还是公开撒泼表示“我和你们(反核人士)站在一起,但是我真的没办法处理这件事”?

针对蔡英文的上街游行,台北市长柯文哲嘲笑:“执政者该做的是解决问题,上街游行不是很奇怪?” 台湾警察大学前教授叶毓兰质疑,当了领导人还上街头,这是全世界的笑话。“民众上街头,是因为有冤、有怨、有愿,希望声音被行政当局听到,化为政策。你都当了领导人还上街头,是幕僚的智商有问题,还是您阁下?”

更有人提出,去年岛内“九合一”选举同时进行的“公投案”中,“以核养绿”案同意者多达589万,以59.49%的多数通过。台当局却没有按照“公投”结果修改政策法规,难道蔡英文的上街游行是向这589万民众“宣战”?

无论哪种原因逼得蔡英文上街游行,台当局想要在2025实现非核家园目标,都困难重重。蔡英文说,台湾无核也不会缺电,这话说得轻松,真不知哪来的迷之自信。

试问民进党当局,如果2025年核电全部废止,电从哪里来?假设靠火电,台湾能开发出数量足够的“干净的煤”来烧吗?要只是普通的煤,岛内民众肯定不答应。去年冬天,台湾中南部频发“空污”事件,就和火力发电过多有关。台湾公共卫生学者廖勇柏研究发现,1990年代台中火力发电厂、麦寮电厂兴建运转后,台湾中南部沿海城镇居民的癌症死亡率增加3成至2倍。可以说,岛内民众反对火电的声音,不亚于反核。

火电要是不行,那么靠风电、太阳能来补充?很显然,这两种发电方式供电能力有限。风电机组的安置会影响海洋生态,环境评估要求很严。同时,风力发电成本高,未来如果只靠政府补贴肯定不持久,但要因此调整电价,台湾民众难以答应。太阳能方面,屋顶型的装置目前在岛内已经饱和,地面型受限土地问题。此前有部分太阳能光电站因占用干涸的湖泊、湿地、滩涂而影响鸟类栖息和生态环境,遭到当地民众的反对。

核能不可用,火电遭反对,绿能难解渴。三重因素叠加之下,岛内的用电危机频繁显现。

统计显示,过去3年来,台电的“供电吃紧日”从161天变为207天,后又增至281天。也就是说,去年全年有9个多月时间,台湾是在用电吃紧“亮黄灯”的情况下度过的。为了缓解用电危机,台当局还曾“发夹弯”,于去年重启核二电厂2号机,从“反核”变成了“返核”。

但“小修小补”的政策,终归不能解决电力紧张的大问题。

去年夏天,一花莲电厂一座输电铁塔的倒塌就让全台用电大受影响,8月15日台湾更是遭遇20年难遇的大停电。面对电力危机,当局不思考出台可行的举措,却只会在“非核”的神主牌下要求公务员办公时间禁用空调吹风扇、鼓励商场通过抽奖等形式吸引民众前去吹冷气来节约用电。这些荒唐的做法暴露了民进党当局囿于意识形态,却又执政无方,最终苦了台湾百姓。

很快,今年夏天就要到了。面对居家用电和企业用电的高峰期,台当局压力会很大。到时候台当局总不能继续靠忽悠“用爱发电”“改到卖场做工作”,乃至发动执政团队成员一起上街游行搏感情来解决这一重大民生问题吧?倘若再爆发几次大停电,想必台湾民众会用自己的方式教训执政者了。(文/桃花岛主)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关注“港台腔”微信公号,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