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派兵赴中东,日本猛踩修宪“油门”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W020071114331556700150.jpg

资料图:日本自卫队士兵在发放装备。(图源:新华网)

4月1日,日本政府宣布,取《万叶集》“初春令月,气淑风和”一句,定新元号为“令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此发表谈话,称“下定决心,在对和平岁月抱有感激之情的同时,将与日本民众共同开创洋溢着希望的新时代。”值得注意的是,“和”字在日本元号中共出现了20次,其中人们最熟悉的就是“昭和”。“昭和”二字,取自《书经·尧典》“百姓昭明,协和万邦”。然而,昭和时代前半期,日本穷兵黩武,给世界特别是亚洲人民造成深重灾难。因此,仅仅以年号表示“和平”意愿是远远不够的。真正的和平意愿,当体现于努力推动维护和平的法律的制定和政策的推行。

然而,安倍政府的现实表现,却似乎令人有一种与“维和”相悖的“违和”感。4月2日,新元号“令和”公布的第二天,日本内阁会议决定,向埃及西奈半岛的“多国部队观察员团”(MFO)司令部派遣2名自卫官干部,参与两军联络协调。这是2016年3月“新安保法”实施后,日本政府首次适用关于“国际联合和平安全活动”的规定。

日本政府这么做,有其自己的如意“小九九”。参与埃及西奈半岛的“维和”,与其说是“监视”以色列和埃及的停战活动,毋宁说是为了扩大自卫队海外活动范围,获取存在感和影响力。同时也为通过修宪使自卫队的存在“合法化”,寻找“恰当”理由。

修宪,令安倍魂牵梦绕。2006年9月安倍第一次当选首相后就表示,“我将考虑在任期内完成修改宪法”。2012年底安倍再度执政后,又多次强调,“修宪是我毕生的政治事业”。在2019年年初的国会和自民党大会上,安倍均高调宣布将推进修宪,特别是修改宪法第九条,“给自卫队违宪的争论画上休止符”3月17日,安倍在出席日本防卫大学毕业典礼时发表演讲,表示将推进修宪,以“切实履行政治责任”。

但是,迄今为止,日本修宪程序并没有正式启动,究其原因,主要是由于在野党的狙击,使自民党的修宪动议难以在国会正式启动。前不久,“自民党宪法修改推进总部”提出了两个方案,焦点依然是努力使自卫队的存在和相关活动获得法律依据,从而“名正言顺”。但是,在野党迄今未同意在国会召开宪法审查会,使自民党非常恼火,但又无可奈何。对此,自民党也算有自知之明。按照自民党一名干部的说法:“依本届国会的情况,无法进行讨论”。而在野党所以旗帜鲜明地强力狙击自民党的修宪进程,主要因为获得众多民众的支持。2018年的“宪法纪念日”上,日本约6万民众举行集会,要求维护和平宪法,把军费用于促进社会保障和生活稳定。不少参与纪念活动的有识之士认为,使自卫队“合法化”,有将日本重新推向战争的风险。他们主张,必须为后代留下一个和平发展的环境。

虽然自民党政权未能使修宪正式进入法定程序,但是在实质性改变宪法规定的“专守防卫”,使自卫队走向海外方面,数十年来一直没有停步。1992年和1999年,自民党政府先后促成了《国际和平合作法案》及《周边事态法案》在国会获得通过,使日本向海外派遣自卫队并在“周边有事”时进行军事干预,获得了“法律依据”。2001年至2004年期间,又先后出台了《反恐特别措施法》、《有事相关三法案》、《支援伊拉克重建特别措施法》、《紧急事态七法案》等战争应急法案。2016年3月29日,日本又正式开始实施包括《国际和平支持法》在内的“新安保法”。

日本正在世界上不断扩大自卫队的影响力。但是,日本这么做始终未能摆脱一个悖论。如果并不违宪,那么如何解释《日本国宪法》第九条“不保持武装力量”的规定?安倍又为何声称,“给自卫队违宪的争论画上休止符”?如果违宪,那么向海外派遣自卫队人员,不管目的如何,都是错误的。日本既然将开启“令和”时代,理应令日本继续走和平道路。

(冯玮,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海外网专栏作者)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www.haiwainet.cn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