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消费再多点“绿”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二手商品交易涌现出新的线下平台。杭州首家“宝丽来Polaroid”相机店主营即时成像二手相机以及周边产品,受到不少年轻消费者欢迎。图为一名顾客在这家店进行体验。龙巍 摄(人民视觉)

新衣买太多,有些仅试穿就被一直挂在衣柜里;新换的手机还没用多久,就已“过气”;别人送的礼物,不喜欢又觉得扔掉可惜……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绿色发展是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必然要求,是解决污染问题的根本之策”。盘活社会闲置资源,正是实现绿色发展的重要途径。近年来,二手交易平台兴起,给老百姓带来了便利。但这一新模式也存在着一些深深的“套路”,引发纠纷。闲置资源如何循环再利用?二手交易如何规范监管?本报进行了采访。

可租可买  二手平台花样多

在淘宝等电商如火如荼地发展的同时,闲鱼、转转这类二手交易平台逐渐走进大众的视野。

中国人民大学大四在读的学生小郝,在闲鱼上是一个资深卖家。他热爱摄影,是学院信息部的摄影主力,手头拥有的各类相机、相机镜头不下二十个。平时用不了的这些相机和镜头,他就会挂在闲鱼上出租或转卖。“我一般只租同城,租金根据相机或镜头本身的价格会制定不一样的价位。”小米说,“比如手上的索尼微单租金是30元一天,但是一些比较贵的单反或者镜头会以100元一天的价位出租。”被问及押金,小米表示,会根据用户的芝麻信用的情况进行适量的免除或扣除押金,信用优秀只收物品原价的50%,信用极好就可以免除押金。

通过出租闲置相机和镜头,小米的进项多了不少。他告诉记者,在闲鱼上什么都能买到,什么都能租到,除了普通的衣服、手机、电脑等旧货商品以外,还有一些手工接单制作、摄影棚出租、礼服出租等服务,花样百出,层出不穷。

南通妹子小夏就是一位在闲鱼上很有人气的“手作娘”。因为手巧,她经常会接一些客户来图定制的手工饰品、鞋子、衣服配件等的制作,收费在20到200元不等。“我做这些纯粹是业余爱好,我也不开店,所以刚开始做的时候想要宣传自己没有渠道,非常难。”小夏说,“后来在闲鱼上渐渐有点名气,就自己制定了一套比较完善的制作规定,对工期、定金、尾款等都有详细的说明,来找我买的人也越来越多。”现在,小夏已经发动了身边关系不错的几位姑娘一起动手,闲暇之余有可观的收入,生活过得充实愉快。

与前两位卖家不同,在北京工作的小余是一位资深买家。“我现在开通了闲鱼上的‘包月穿衣’业务,一个月两百多元,就可以租到不同种类、不同风格的衣服,穿完了就可以寄回去,还不占衣柜的空间。”小余介绍,除了“包月穿衣”,她还会买一些二手的美妆、日用品,很多都是九成新的,价格却便宜不少。

根据二手交易平台转转二手交易网发布《2018年度转转二手交易服务白皮书》,二手交易和社交电商一样,成为满足人们消费多样性需求的重要选择,平台自身也获得快速发展,2018年转转平台年度订单量实现翻倍以上增长。

转转平台数据分析师介绍,平台年度整体二手业务已覆盖全国564个城市,从用户群体看,2018年在转转平台交易二手的用户多来自北京、深圳、广州、上海和成都等一二线城市;从年龄层次看,消费的主力军以学生和刚步入职场的年轻白领为主,大部分人收入比较有限,但这一消费群体同时又有较高的消费意愿。在此背景下,他们也需要有选择性地分配支出,因而在转转平台上,高残值耐用品成为消费者交易较多的品类。

旧衣回收  “解放”衣柜

在二手交易平台上,并不只是转卖转租。

早上八点钟,顺丰小哥小张推着货物车准时敲开了北京和平街一户人家的房门。“今天这一单不是给人家送快递的,我是上门来取货的。”小张说。房门开后,小张帮着客户把屋里约30斤重的打包好的旧衣搬上小车,满载而归。小张告诉记者,最近通过闲鱼寄旧衣的人越来越多了,每一次快递上门来回收都能寄走至少20斤重的旧衣。

旧衣回收是闲鱼推出的一项环保业务,不仅是旧衣,旧的毛绒玩具、床上用品、围巾鞋帽等纺织品皆可回收。据闲鱼公布的数据显示,闲鱼的旧衣回收业务自2018年3月推出以来,在闲鱼上已有超8500吨、约2400万件旧衣被科学回收,相当整个上海市每人回收了一件衣服。这其中,由女性用户发起的回收超过七成。

“我衣柜里的旧衣服最早能追溯到我小学五年级。”刚刚送走那30斤重的旧衣服的北京女孩小何笑着说,“我平时不太爱买新衣服,但是旧衣服确实有很多不能穿的了,家里空间又小,放在衣柜里太占地儿了。”小何表示,她是经朋友推荐才知道闲鱼上有旧衣回收的功能。“我以前处理旧衣服就是打包好了放在楼下垃圾车旁边,其实衣服质量都很好,平白扔了很可惜。”小何说,“现在好了,有了旧衣回收,也许我的衣服还能再派上用场。”

闲鱼客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客户通过参与旧衣回收,还可以获得蚂蚁能量,收集一定的蚂蚁能量就可以种下一颗真实的树。“回收来的旧衣我们会交给合作伙伴商,由他们组织进行回收加工、山区捐赠、出口转售等。”

闲鱼业务负责人谌伟业介绍,棉毛、棉纶、涤纶等混纺类衣物,回收到仓库后,经过人工去除拉链、纽扣等配饰之后,可以通过物理法开松制成各种材料;回收来的部分材质,经过打碎之后,可以制成农业的大棚保温材料;回收来的废旧纺织物,打碎之后,配合开松生产设备,加上无纺布针刺机,每年可以生产100万平方米的棉毡,制成汽车隔音棉,能够吸音,阻燃和减震。

飞蚂蚁平台就是闲鱼其中的一家合作伙伴商,是中国再生资源协会成员单位、废旧纺织品创新利用产业联盟成员。飞蚂蚁负责人介绍,飞蚂蚁和物流公司、公益组织、再生工厂、出口工厂合作建立了可循环的旧衣物回收以及综合处理体系,以“环保+公益”的方式处理旧衣物,让居民能够轻松参与环保,简单参与公益。

规范二手交易  监管不可少

二手交易虽然受到欢迎,但也需要严格的监管。被二手交易平台上一些别有用心的卖家“套路”过的买家不在少数,王阿姨就是其中一位。

“今年过年的时候女儿教我用了闲鱼,我看到这上面的电器日用品都很便宜,就买了一个豆浆机。”王阿姨提起这次交易面露后悔之色,“当时那个卖家说要跟我视频通话给我看看实物,就问我加了微信,我看到的豆浆机也确实是全新的,这个时候卖家就说让我直接微信转账给他就行。”王阿姨不疑有他,当下就把谈好的钱款转了过去,可谁知王阿姨再联系对方就发现自己已经被“拉黑”了。事后几经周折,王阿姨也没能追回钱款,主要是因为交易脱离了平台,无法得到有效监管。

转转平台数据显示,2018年转转平台C2C交易中,用户申请售后比例为0.96%,其中48小时投诉解决率达到95.31%,2018年用户因脱离平台交易而遭遇诈骗的事件占比达到95.4%。专家表示,二手市场具有信息不对称的特点,产品的卖方对产品的质量拥有比买方更多的信息,这导致交易中容易出现欺诈行为。

除了脱离平台交易类的诈骗之外,二手交易平台还存在着不同类型的“套路”。有的是买家转让定金后买家在原店铺内找客服查询购买记录时“查无此人”的,有的是拍下货物无法付款伪造客服通道让卖家缴纳“保证金”的,有的是收到的实际货物与商品不符的……诸多陷阱和漏洞,也让消费者对二手交易存疑。

业内人士指出,目前消费者急切需要平台提供居间服务,例如平台在买卖双方交易中提供质量检测、提供统一的价格标准参考以及完善的售后服务等,从而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交易体验、更加信任二手交易。

针对二手交易平台的诸多问题,商务部日前发布的《互联网旧货交易平台建设及管理规范》公开征求意见函中从技术性、安全性、功能性和建设机构等方面提出了63条具体要求。其中,平台应对商户的信用情况进行监控与记录,建立并完善网上交易的信用评价体系和交易风险警示机制;应当加强提示,督促站内经营者履行有关法律规定和平台管理制度,增强诚信服务意识,倡导良好的经营作风和商业道德,对违法违规经营的站内经营者,平台经营者应暂停或终止其交易。这一规范正式实施后,有望使二手交易更顺畅、更安心。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年03月21日第04版 记者 孔德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