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中国音乐才子”的美国女孩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唐伯虎在新疆可可托海

喜欢音乐的唐伯虎

开栏的话: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大门越开越大,中国国际影响力日益提升,在中国从事文化艺术工作的外国人也逐渐增多。他们虽然国籍不同,肤色各异,却同样痴迷于中国文化,并在中国找到了自己新的发展空间。他们正全面参与到中国人民的文化生活中,也见证着中国文化软实力的不断提升。为深入了解文化艺术领域外国人在中国的工作与生活故事,探知他们眼中的“中国与世界”,从今天起,我们将推出“文艺圈洋面孔”栏目,以飨读者。

“我是一名歌手、演员,是一个在北京长大的美国人”,这位个头高挑、束起高马尾的“90后”女孩以一口流利的汉语开始自我介绍。她叫安妮(Annie),但更为人熟知的则是她的中文名字——唐伯虎。

“最初是因为喜欢‘虎’,觉得这个男孩子气的名字很帅气、符合我的个性”,唐伯虎说,“后来知道唐伯虎是中国古代的才子,所以借这个名字希望自己也能像他一样有才华,得到更多人的认可。”

京圈文化里长大的“中国通”

10岁那年,唐伯虎跟父母从美国来到北京生活。起初她对中国文化充满了不解与好奇,在一次次跨文化的碰撞中,她逐渐感受到了“中国式”礼貌的温暖。

北京人说话喜欢用敬语,常常把“您”字挂嘴边,逢人见面会先寒暄一下。唐伯虎一开始很不适应,“在西方如果你太礼貌,会被认为是一种高冷和生疏的表现。”她说,“后来才明白,对中国朋友们来说这一种尊重且亲切的表达,应该尽可能以让朋友舒服的方式待人接物。”

除了日常邻里间的温情,中国家庭不可割舍的情感纽带也令唐伯虎颇为触动。“中国人非常重视家庭,即使长大了,父母依然是你厚实的依靠,相对来说西方人更加独立自我一些。”她觉得东西方子女和父母的交流方式差别较大,“中国的子女们对待父母给予更多的尊重,沟通没那么直接,但会考虑更多他们的感受。”

从小浸润在中国文化氛围中长大的唐伯虎,成为了地道的“中国通”。她说着一口流利标准的普通话,有时候还带点北京人独特的儿话音。她笑称自己是“看大山主持节目学中文长大的孩子”。“大部分时间我都用中文和大家沟通,英语一周才说一次”,她笑道,“为了跟上美国的语言文化发展,我还得时常看看美剧‘补习英文’呢”。

唐伯虎最喜欢看的一本书是《北京老规矩》,书中讲述了“老北京人”的传统生活方式。“这本书打开了我对北京传统文化理解的大门,我很喜欢这种‘规矩’,”她说,“虽然看起来有些复杂,但这样做每天都很有仪式感,过得很讲究。”

而谈到中国这些年的变化和发展,唐伯虎表示“像做梦一样”快得难以置信,在她眼中,北京已经从初来乍到时见到外国人都十分罕见的城市,变成了集传统和现代于一身的国际化大都市。

音乐梦想在中国生根发芽

孩提时代,唐伯虎就发现了自己对音乐的热爱。一次是7岁时,唐伯虎翻到了家里一盘磁带,便把喜欢的歌曲歌词全部听写了下来。另一次是10岁时,她坐在车里,听着父亲打开的音乐电台,“伴着海风听着音乐,给我一种我很自由、很期待的感觉”,她回忆道,“那时我就开始渴望自己未来也能做出美妙的音乐。”

20岁那年,唐伯虎的家人们重新回到美国生活,彼时的她已经在北京有了自己的朋友圈和生活,虽然没有正式学过声乐,却凭着天生的乐感开始了歌曲的创作,音乐事业刚刚起步。

对唐伯虎而言,音乐不仅是心情调节剂,也是回忆的载体。她选择了留下。“那时我已经觉得北京是家了。”她说,“回美国不会觉得是回家,而是离开自己的家。”当音乐梦想已经在中国生根发芽,在唐伯虎看来,走了就意味着放弃过去,重新开始。

相比于西方音乐,唐伯虎对中国曲风和传统中国戏曲情有独钟。有一次,她被一个唱戏曲的中国小男孩深深折服了,“虽然他年龄很小,但他身上那种控制力、爆发力和高级的柔美气质,是西方表演艺术无法赋予的。”她说道。唐伯虎希望自己也能演绎这种独特的风格,她开始想,“迄今还没有太多真正能唱好中国歌曲的外国歌手,或许我可以挑战一下。”

想把中国曲风唱给全世界

2013年是唐伯虎音乐生涯的转折点。这一年,她参加中央电视台综艺频道的综艺节目《星光大道》,获得周冠军、7月月冠军及年度第四名的优异成绩。唐伯虎这个名字,终于正式被更多的中国观众熟知。

唐伯虎直言,自己其实有“舞台恐惧症”,面对中国歌曲不一样的演绎难度,她内心顶着巨大的压力,希望自己能做到“形似神也似”的境界。“或许在别人看来,我作为一个外国人,已经模仿得很像了,但我还是希望自己在唱歌时能够摆脱外国人这个身份,真正表达出歌曲的内涵。”她解释道。

每当学习一首新歌时,唐伯虎会先把歌词的每个字都查一遍,“我先要明白这首歌在讲什么故事,理解歌词的灵魂在哪儿,才能换位思考,把歌曲唱明白。”咬字、韵律、重音…她常常会遇到很多演唱的问题,但她明白,这并非一日之功,只得一句句不断练习,慢慢磨出来想要的声音。

在一次月赛中,唐伯虎演绎了一首《花木兰》。当看到父亲也来到了节目现场时,一向坚强的她在舞台上大哭了一场。“这首歌代表了我当时的心情,我特别希望大家看到真正的我,想让大家了解到我的努力。父母虽然对音乐这条路并不了解,却一直在给我无条件的支持,这让我更坚定了继续努力的决心。”

唐伯虎认为自己是一个勇于挑战的女孩,“生活永远会有挑战和惊喜,必须得去接受和认真面对,用最好的方式解决。”在同为音乐制作人的好友鞠红川的支持下,她们一起参加了《中国新歌声》第二季,共同演绎了更多婉转悠扬的中国曲风的作品。

在她看来,这仅仅是音乐梦想腾飞的开始。她开始尝试翻译中国歌曲,希望做沟通东西方音乐的桥梁,将优美的中国曲风带向世界舞台。在一次翻译中国经典歌曲《康定情歌》的时候,唐伯虎发现,“直译会失去美感,也难以让外国人理解歌曲背后的故事”,她苦思冥想,最后以爱尔兰草原为原型进行新词创作,在原曲的基础上增添了当地特色的传统音乐风格,使《康定情歌》更好地走出去和落地。

唐伯虎表示,现在很多人在研究东西方音乐融合,但最关键的是对两种文化的深刻理解,她希望自己能够多花时间继续研究和尝试。“虽然现在已经有一些作品,但最好的永远是下一首。”唐伯虎说。她希望未来能做更多原创作品,成为被大家所认可的有才华的音乐制作人。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年03月21日第12版 刘书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