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中国民营企业有信心”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3月5日,两会首场“代表通道”迎来一位民营企业家,他就是全国人大代表、TCL董事长李东生。作为民营企业家,62岁的李东生见证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民营经济的发展历程,他也凭借“电子产业打开国际市场的开拓者”的成就,获颁“改革先锋”奖章。

3月6日,本报新媒体“侠客岛”围绕民营经济、中国企业走出去等话题,对李东生进行了独家专访。

侠客岛:去年以来,社会舆论中出现了不少有关民营经济的争论,比如“国进民退”“民营经济离场论”。在您看来,真的存在“国进民退”吗?

李东生:所谓的“国进民退”“民营经济离场论”都不能代表主流意见,党和政府始终强调要坚持“两个毫不动摇”。目前,民营经济在整个中国经济总量中已经占据半壁江山,在税收、就业等指标上贡献的百分比均已超过一半。民营经济是中国经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绝不可能“退场”。

侠客岛:当下民营经济遇到了一些困难和挑战,比如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您怎么看?

李东生:现在遇到融资贵、融资难的,主要是一些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还有一些效益不太好的企业。从经济角度看,其实是正常的。但也有不正常的现象,比如金融机构更愿意给国有企业贷款,条件相对放得比较宽松。我认为是需要改变的。大家在同等标准下展开竞争,对民营企业来说会更公平一些。

另外,政府也可以采取一些措施帮助企业融资。比如不符合银行放款条件的中小微企业,政府可以支持成立贷款担保公司,给这些企业增信,让有成长潜力、暂时遇到困难的企业顺利取得贷款。

侠客岛:在您眼中,当下中国的营商环境怎么样?

李东生:中国营商环境是在持续改善的。正如世界银行发布的营商环境报告所显示,中国营商环境的世界排位近年来有了非常明显的提升。

目前有助于改善中国营商环境的措施,主要就是减税降费。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不仅提出了“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还明确要将“制造业等行业现行16%的增值税税率降至13%”,这对于TCL等制造企业来说是重大利好。另外,对社保费用等“只减不增”、保留原有政策的稳定性等,对制造业也是大有好处。

侠客岛:大家都在讨论中国企业的核心技术。您从事制造业几十年,觉得中国企业实现核心技术突围的信心来自哪里?

李东生:从核心技术的差异来说,我们确实和美国等发达国家存在差距,但这个差距在快速缩小。我提供一组数字:中国企业发明专利的申请量在全球仅次于美国,到去年底,TCL累计的PCT专利申请量是9990件,在中国企业里也排到前五。

中国企业的信心源自何处?我认为,持续投入基础技术研发、巩固自身核心竞争优势,是每一家中国企业的必由之路。

企业的技术能力要靠积累。譬如说人工智能技术这两年发展很快,在应用技术层面会有很大的变化,但是它的基础技术需要长期积累。

TCL去年在波兰设立了人工智能基础技术的研发中心,以波兰以及东欧其他国家的数学人才为依托,进行人工智能的基础技术研究,建立人工智能应用的数学模型。目前在中国香港、美国,TCL也组建了相应的人工智能研发团队。我们现在所着眼的技术,从研发到市场上的实际应用,周期都在5年以上。企业愿意投入成本去做5年、8年甚至10年以后才能应用的技术,这就是有信心的表现。

侠客岛:您觉得中国企业应如何更好地走出国门、走向世界?怎样才能在国际舞台上与国外企业同台竞争?

李东生:我有个观点:中国民营企业只有先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成功,才能走向世界。民营企业在海外的战略布局,应充分考量、适应全球经贸格局的变化。当下,一些发达国家采取贸易保护措施,如何规避?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将产业链、供应链深入海外市场。

比如生产基地外移。TCL针对北美、欧盟市场,分别在墨西哥、波兰设有产业基地。把生产落在当地,有关国家就不能通过贸易壁垒来阻挡你了。我们在印度、越南都建立了产业园。

生产线出去了,产品设计也要本土化。不同于中国消费者对电视机厚度的追求,美国消费者更关注画面质量,我们就针对美国市场加强画质设计,产品可以厚,但销量提高了。欧洲消费者对产品美感要求高,这个区域的产品设计就要很前卫。

中国企业以什么样的方式走出去,我认为要把自己的产品设计、生产销售、服务都延伸到当地,业务就能有更好的成长空间。(本报记者 申孟哲 宋爽)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年03月09日第04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