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无形的“心象”符号 —浏览掠影美国几个景点所想到的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中国西安美术学院  陈宝生撰文/摄影

纵横赤峰班固赋,悟道峡谷八阵图;

艺胆飞虹琴心月,北美风云一镜收;

神松仙掌大世界,古迹遗风小宇宙;

七大奇迹今犹在?一抹夕阳射斗牛。

古人云:不登泰山,不知天地之大,不登黄河, 不知华夏精魂之所在。到了北美,涉猎了气势磅礴的大峡谷和民俗古镇赛多纳后,不去游览里士满的古战场也是很遗憾的。

人们说:“影作合为时而摄,诗歌合为时而作。”  一生追求光造型、诗造型,耕耘着属于自己的艺圃,用影的精神,诗的艳丽,装点着山水画意…… 影是诗与书的天地,诗与书是影的灵魂。

老子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 道法自然。”  日月之光华, 山水之风姿,是天与地的客体,作为摄影家的主观艺术,构成天地之灵魂,构成山水之画意。这也许是自己摄影追求的艺术境界。

此次应亚历桑纳州天堂谷学院、凤凰城中国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等单位的邀请,旅美进行摄影艺术展览,利用中美文化艺术交流间隙,浏览涉猎了首都华盛顿、威廉斯堡、里士满、赛多纳、大峡谷、图森、旗舰城等地, 并看到当年美国南北战争留下的古战场……

以影、以诗、以汉唐之气魄,描绘异国的风情,讴歌大峡谷之大境界,让摄影这个形象化工具走进哲理境界, 走进审美天地。

那天, 我们驱车来到著名的大峡谷,初春的瑞雪为红色崖壁披上一层淡淡的银装,十分耀眼、壮丽!引颈长眸,血脉丹青的大峡谷,大气雄浑,鼓荡起美国西部高原的雄性风骨,湍急的峡谷激流,动中有静,闪烁着灵山圣水的质朴胸怀。神奇的峡谷,广阔的峁梁,含情的沟壑,动人的崖壁……,孕育着远古海洋和大沙漠的各种化石和五个生物区,蕴藏着地球18亿年前的史迹。

一座山拍成照片,总归是一座山。但从形态概括来说,摄影家借助点和面、光和影、浓与淡、借助眼力,借助手法、力图在大自然中寻找美的形态,美的构图,美的瞬间、这应是摄影家独辟蹊径的艺术之道。

在摄影家眼里,一个峡谷的历史渊源,犹为它的血脉,贯穿润泽着它的精神世界;一个独特的地域构成与蕴含深层的艺术沃土,有可能成为其所在区域,乃至美国北部的一镜鉴照,亚利桑那州的红梁赤峰大峡谷,应该拥有这样的资格。

峡谷不是精神,峡谷拥有精神!

这种大气磅礴的大气场,大自然赋予其独特神奇的景观,涓涓溪流、飞虹瀑布、深谷沙滩、崖壁古松、异草花卉、飞禽走兽、千仞绝壁、万壑松风,在这儿构成了一幅中国画意式的峡谷画卷。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它所构成的艺术世界,皴法泼墨,令艺术家震撼,灵思慧眼开放!使人们能够联想起人类历史,民族生命,以及生生不息等。

看到如此震撼,令人产生创作欲望的景象,使我想起用记录手段拍出审美照片的美国风光摄影家亚当斯,当年美国《时代》周刊曾评论说:“把摄影记录功能和美学功能分得那么清楚,现存的摄影家当中,还没有任何一位赶得上亚当斯,他的那些成名风光摄影,几乎和记录扯不上任何关系。”  正是美国北部大峡谷的独特地域,造就了亚当斯的独特艺术。他的著名作品《月升》,追求一种生生不息的生命力,就是在这片土地上产生的,令人热爱和敬畏大自然。

今天,面对大峡谷,其形若壁若丘,其山若峰若峁,既有深深峡谷,又有绝壁土柱;即蕴含千丈深沟,又富有万壑漏斗;亘古历史风尘剥蚀的冲沟、陷穴奇观,鬼斧神工锤凿出的浮雕、圆雕画图,成为大自然的杰作。它经受了烽烟的侵蚀,热风的洗礼、雷电的揉搓、冰雪的锤炼……,才构成这块大气魄、大气象,“小天地、大宇宙”的奇特景观。

面对大自然,艺术家不断传宗接代的努力,历尽千辛万苦,探求奥秘,搜妙创真,展现一种新的艺术境界。所谓“近取诸身,远取诸物”,最后达到“游目聘怀”的高度,其艺术光彩就会更加的绚丽,更有价值,亚当斯的西部风光正是体现了这一点。

古人讲:“成教化,助人伦”的价值标准和“文以载道”,“艺为心声”具有同等的内涵,也是直接和间接的两种表现。

康德有句名言:“我在世界上,世界在我身上。” 作为摄影家在异国用自己的视觉观察世界,你心中就有了自己的艺术世界。

当我们置身于这片大峡谷土地,寻找灵感碰撞和情感的融合,就会产生高于取景之见,精于记录之实,升华自然景象的作品。

赛多纳小镇给人的印象是古雅、奇特,拥有皇天厚土之旷野,凝结浩然和平之契机。这个富有古典韵味的小镇,我们曾两次驱车涉猎。此次4个小时的创作活动,不觉两腿开始酸痛。回到舒适的山野宾馆,激情久久难忘,心中不由自主地哼出了一首小诗:

土柱红梁雾锁峯,春寒料峭露彩云;

左径蜿蜒赛多纳,右路直抵凤凰城;

晨晖街景一缕烟,晚暮背靠三柱峯;

聚焦彩霞揽风光,观之一瞬思无穷。

赛多纳小镇始于何年,是否经受到南北战争烽烟?无从考证。小镇街头热闹非凡,各类店铺玲琅满目,街头有雕塑,有画摊,一位中年画家摆出自己的油画作品让人挑选,这一切都让我摄入镜头。

据说,小镇塞多纳是美国著名的灵修之地,印第安人传说可以直通圣灵的地方,每年都会吸引来自各个地方的人在此灵修,让人们浮想联翩。

在一座巨大的红色山崖下,精致别有韵味的居民小别墅。一座一座的错落有致,高大的树木掩映下十分夺人眼球,这里是平静安详,悠闲自得小村落,使我的相机不断地闪动,一位牵着小狗的老人走入视线,经女儿英语交谈,方知这块地域曾是印第安人居住过的地方。

200年弹指一挥间, 这处奇特的地方,安与乱、乐与痛、贫与富、衰与荣…… 早已烟消云散,留下的只是一处中国古代诗人陶渊明笔下的安居乐业世界,让人羡慕!

人们说:地域可以塑造艺术,艺术可以塑造地域。一个艺术家要有独创,离不开所处的本土地域,生活实践和地域关系对艺术家独创性和风格是有益的。

此次在凤凰城中国周展览期间,认识了两位亚利桑那州的本土摄影家。一位爱好拍摄本土牧马的摄影家,一位是拍摄本土民俗人物的摄影家。在盛情邀请下在他们的居室观摩作品,交流了看法。他们各自都形成了自己的摄影风貌。都有自己的艺术追求。前者20年如一日拍摄自己周围的野马。后者则是30年为人们传神写照的艺术家。他们勤奋和不懈耕耘的态度,使我想起中国唐代古人运动的倡导者韩愈,博学多才,论著颇丰,他在《进学解》一文中说,自己“口不离吟六艺之文,手不停披于百家之编。”  并以“业精于勤而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来勉励后者。

攝影艺术属于世界性语言,无论是任何国度的摄影家企盼有一片宽容性,互补性的艺术土壤,不同艺术品格可以自由驰骋和谐共处。应该是个性中有共性,共性中突出自由个性。有什么个性追求,有什么艺术偏爱,可以自由倾吐,尽情发挥,才能赢得世界各个层次的审美需求,这是我对两位美国摄影家所追求的理解和认识。

当我们站在这块东壁南城,西畴北岚,雾气缭绕,云烟苍茫的山顶上,满目皆是仙掌神树,一排排,一簇簇,纵横林立,别具风采。这些仙人掌、仙人球、仙人柱、仙人剑,仰望“心灵图像”的苍穹,寻找梦想的星空,它不会因曲高和寡而消解乏味。也不会随时代变迁而神采褪色,使异国的摄影家置身于一种“景随步移,直面观象”的创作中,感受大自然的抚摸,感受耐寒耐热的仙人掌风韵,顿觉浑身产生一种和平宁静的契机,乾坤融合之妙悟。有诗曰:

南山坡上仙人树,短幅长卷是师模;

宅旁仙掌不墨画,崖畔神柱有节奏。

神树盘坐一家亲,仙剑围绕八仙图;

苍翠突兀大写意,磅礴气象画中无。

亚利桑那州并不丰沛的降雨,这种耐干旱、耐炎热的仙人科植物,却能遍地生长,其形各异,是十分罕见的。难怪人们说,到了美国西部,就等于到了仙人掌的王国。

不同凡响的丘陵山殇,不同式样的血脉沟纹,在今天北美开放性的旅游中,却能玉成其美。来此地的画家、摄影家、以及广大旅游观者,遥望仙人柱画图,目送仙人掌丹青,游目骋怀,意犹未尽,感受到一种独特、粗犷的艺术之美!一种阳刚美与柔韧美交织风貌。

南北争锋古战场,寒风萧瑟草茫茫;

战车列帐群马牧,炮筒横空野花香。

雕塑刻出风云志,丰碑描绘灿烂光;

世界和平人所向,历史一瞬不可忘。

里士满是一个十分向往的名字,因为在年轻时,读过法国作家凡尔纳小说《神秘岛》,反映南北战争时,五个战俘从里士满乘气球逃跑的故事,印象深刻。到了里士满便驱车目睹了南北战争所保留下来的原汁原味战场。那天阴云密布,战地呈现出一种灰蒙蒙、阴森森的景象。顿时联想起中国《古文观止》中李华的《吊古战场文》:“浩浩乎,平沙无垠……常覆三军,往往鬼哭,天阴则闻。” 一种使人肃默、敬畏的感觉。这是一片方圆近百里的战场遗址,它包括指挥台、骑兵场地、步兵场地、炮兵场地等废墟遗迹,十分生动壮观!据介绍这片古战场遗迹,呈列着各类雕塑、碑刻、英雄塑像、浮雕、圆雕八百多个,记载蕴含着各类精彩场面和英雄人物的动人故事,供人们瞻仰。是一处耐人寻味和对青年人有着教育意义的场所。值得各国效仿。

游览战争遗址后,回到一个展览中心,观摩了一部以绘画形式和光影组成的艺术图像,以骑兵为主线的激烈战争场面。逼真地再现了当年南北战争的交战场景,主体光影效果十分突出和壮观,令人震撼!

据了解这部环绕360度以绘画光影塑造的艺术图像,是由20多位油画家花了一年时间完成的,达到了极高观摩和欣赏价值。集逼真性、艺术性、观赏性为一体的绘画光影效果,它确实是一部精品,具有一定的审美价值和学术价值。这是我此次参观草草一瞬和浏览了美国几个地方所得的印象和认识。

北美是艺术家向往的地方!

北美是艺术家创作的摇篮!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