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奥斯卡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内文图1.jpg

当地时间2月24日晚,电影《绿皮书》夺得第91届奥斯卡奖最佳影片,剧组全体上台致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当地时间2月24日晚间,第91届奥斯卡颁奖典礼在好莱坞高地剧院举行。24个奖项依次揭晓,最终电影《绿皮书》获得最佳影片,电影《罗马》和《波西米亚狂想曲》则成为当晚最大赢家。

然而,热闹的颁奖典礼之外,作为全球电影工业标杆之一的奥斯卡奖,却生生把自己折腾成了“戏精”。

从2018年夏天开始,围绕本届奥斯卡奖的是是非非就抢走了原本属于电影的风头。先是主办方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提出要设立“最佳流行电影奖”,被一众影人批评为学院向商业低头;紧接着,主持人凯文·哈特又被扒出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过对同性恋的不友好言论,被迫退出本届奥斯卡奖;再接着就是学院一度宣布最佳摄影、最佳剪辑、最佳化妆与发型、最佳真人短片4个奖项将不会在典礼直播中颁发,这一决定直接引爆了电影人的不满,包括李安、马丁·斯科塞斯、昆汀·塔伦蒂诺在内的等300多位导演、制片人和摄影师发表公开信施压,迫使学院收回这一决定。

等到提名名单一出,更是让人气急:本来大家以为2018年就够“小年”了,谁知道2019年的提名名单更不能打——有影评人直接说2019年是个“灾年”。但这似乎也不能全怪在学院头上,在这个颁奖季里,真正能让人眼前一亮的影片也确实是不多。

而作为三大电影节之外最重要的电影奖项,奥斯卡身上也集中了电影创作中所面对的主要矛盾:商业性与艺术性、表达自由与“政治正确”。

奥斯卡一直自视为电影业的艺术和技术标杆之一。虽然相较于更加偏向文艺电影的欧洲三大电影节,奥斯卡奖的商业气息略重,但是在主要奖项的提名中,纯商业电影依然是不怎么受待见(直到现在,很多人都对诺兰的《蝙蝠侠:黑暗骑士》没有得到奥斯卡的垂青感到遗憾)。然而今年,《黑豹》成为了第一部获得最佳影片提名的超级英雄电影,让奥斯卡奖被批“向商业电影低头”。

甚至连奥斯卡奖自己都面临着两难。本届奥斯卡之所以闹出奖项设计和颁奖流程的幺蛾子,也是因为这场长达3个半小时的颁奖典除了在艺术上需要获得认可,也有商业上的压力。过去这些年里奥斯卡的收视率持续下滑、屡创新低,让学院面临来自电视转播商方面的压力,结果昏招频出。

内文图2.jpg

《好莱坞报道》杂志封面,以贴满标签的小金人讽刺奥斯卡所受的束缚。图片来源:网络

而自2015年和2016年出现表演类奖项“全白提名”等一系列事件,并在社交媒体上引发关于奥斯卡存在“种族歧视”、“性别歧视”、“政治不正确”等争议之后,最近几年,奥斯卡组委会在提名和颁奖过程中都显得更为审慎和平衡。虽然不能完全排除影片本身质量和演员演技过硬的因素,但是这两年奥斯卡“纠偏”的态度非常明显,而“墨西哥三杰”这些年在导演奖项上六提五中的成绩从某种程度来说,也是明证。

这种谨慎,事实上只是近些年好莱坞和美国文艺界日益“左转”和过度追求“政治正确”的缩影:虽然在表面上创作者依然享有表达自由,但是实际上他们所受到的无形限制其实越来越多——想想吧,如果电影《肖申克的救赎》放到现在,会遭到多少批判?

而这种限制又反过来让电影从业者越来越倾向于制作选择“安全度”更高的电影:商业电影越来越依赖于续集或是系列重启,文艺电影的观众群体则越来越小众,在电影制作技术越来越成熟的时候,故事则越来越老套与平庸。(海外网评论员 聂舒翼)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