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學者謝克平公布兒童色情案始末 責警方執法過度

更多精采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國內下載(APK)
謝克平(右)與其律師梅斯。僑報記者陳琳攝

據《僑報》報道:被大陪審團認定“沒有證據、不予起訴”的華裔學者謝克平,於12月4日下午在律師陪同下向媒體舉行新聞發布會,詳細介紹困擾他近一年的“兒童色情案”的背後故事。

發布會是在謝克平律師內森·梅斯(Nathan Mays)的律師樓里進行的。梅斯稱,所謂“兒童色情”是針對他當事人的一起“惡意訴訟”,目的就是毀掉謝克平的聲譽和職業生命。謝克平更是透露,在案發後,他與前僱主MD安德森癌症中心於今年2月16日有過唯一的一次見面,當時某位高管向他發出威脅,要他最好安安靜靜的從安德森辭職離開,否則他們會公開羞辱他。梅斯律師表示,他們正在考慮,是否、以及以何種名義來起訴安德森癌症中心和一些具體人員。

梅斯律師同時詳細介紹了案件所涉的8張圖片的情況。大部分圖片只有指甲蓋大小,2012年之後就一直在垃圾箱里,且此後再也沒有過瀏覽記錄。他同時表示,根據專家的技術檢查,8張圖片里的4張都是人物穿着衣服的,與色情無關;另外4張中的3張,可以確定其中人物是成年人,只有唯一一張,無法完全肯定是成年人還是未成年人。但是,恰恰是這一張只有指甲蓋大的圖片,不僅缺失圖片常見信息,而且,經技術分析後,唯一可知的信息是它的獲得時間是2018年1月31日,但是,當時那些存儲設備已經不處於謝克平的手中。得州大學校警在1月26日對謝克平家進行了搜查,並帶走了88件設備,案件所涉的8張圖片就是從這88件設備中找到的。

對謝克平來說,眼下要考慮的事不僅包括與德州大學校警、安德森癌症中心的交涉,還包括與亞利桑那大學的交涉。今年4月,謝克平不得不離開供職長達28年的安德森癌症中心,他於今年7月得到了亞利桑那大學跨學科腫瘤學系系主任的終身教職。但是,受“兒童色情案”影響,他又失去了這一工作。

謝克平:“我最好的年華都被消耗在官司上”

梅斯律師在評論這樁案件時,直言批評“這是亞利桑那大學的恥辱,是安德森的恥辱”,“這些大學只要錢,不要人。如果你不能帶來科研經費,那麼我們就不需要你。”

該案是梅斯律師從業15年來代理的笫一樁兒童色情案。他表示,因為兒童色情會引發普羅大眾的厭惡,所以這種案件通常逢告必輸。但是,他當初之所以願意作為辯護律師來接謝克平的案子,是因為,“當我笫一次見到謝克平並試探他,’是否願意讓專家把你的文件全都檢查一遍,甚至包括很多年以前的?’謝克平立刻回答說,’那就讓他們看吧。’他的這句回答給了我一個很好的信號,他可能確實是無辜的。”

據謝克平透露,他的律師已於上周與亞利桑那大學進行了接觸,但對方除了回復“已收到訊息”之外,截止目前還沒有其它評論。對於謝克平來說,雖然重獲清白,但沒有工作仍是一件焦心事。

在獲知大陪審團的決定後,安德森癌症中心與德州大學警方發表了一份聲明,表示他們有義務提交相關信息。聲明稱:“任何涉及兒童色情圖像的事件,德州大學MD安德森癌症中心都有法律和道德上的責任將其交給當局,我們感謝地區檢察官為追究這些指控所作的努力,也尊重大陪審團的決定。”

而亞利桑那大學目前對此事件仍然保持着沉默。

謝克平表示,他對安德森的這份聲明感到失望,也正是因為安德森在這份聲明中傳遞出的信號,才促使他考慮要對安德森提起訴訟。

另據了解,謝克平之前曾與安德森打過一場官司,那是始於2004年的由謝克平起訴安德森、要求獲得“非歧視的公平待遇”的官司,謝克平於2011年贏下了那場官司,並為自己獲得了在該中心的終身教職。謝克平在4日的發布會上稱,他會在近期做出是否起訴安德森的決定。

謝克平對僑報記者表示:形容這一年如同“天涯逃命”,他的妻子和兩個孩子都深受此事件打擊,他本人更是數度絕望、覺得已走投無路。眼下,司法程序雖已還他清白,但如果沒有工作,未來的生活仍然無法恢復正軌。他感嘆,“我最好的年華都被消耗在官司上,而沒有被用來更好的做學問、為病患服務,實在太可惜了。”

12月4日,謝克平及其律師向媒體舉行新聞發布會 (圖源:僑報記者陳琳攝)
時間線:兒童色情照片與科研基金轉移

根據法庭文件以及謝克平和他的律師提供的信息,可以整理出如下一根時間線:

2018年1月:德州大學的一位電腦安全檢查員(computer security officer)通過監控系統在檢查謝克平的辦公電腦時,懷疑謝克平用Photoshop軟件修改了一張餐費發票,於是該檢查員將此事上報得德州大學的校警,並由此展開了對謝克平是否“篡改政府文件”(government record)的調查。

2018年1月26日:德州大學校警搜查了謝克平的家和辦公室,並帶走了88件包括手機、硬盤、U盤和各種類型電腦在內的存儲設備,數據容量估計有40TB。

2018年3月:受聘於德州大學警方的笫三方公司報告稱,在謝克平的存儲設備里發現“8張兒童色情圖片”,但他們不確定這些圖片是如何進入謝的電腦的。

2018年4月3日:謝克平從安德森辭職,他同為癌症研究人員的妻子也隨即從安德森辭職。

2018年6月:德州大學警方將案件轉交休斯頓警察局的互聯網犯罪科(Internet Crimes Against Children unit),但休斯敦市警方沒有做出與此案的任何報告。

2018年7月22日:謝克平在亞利桑那大學開始上班。他向安德森提出要求,將他名下的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的600萬美元科研基金轉至亞利桑那大學。這些經費通常跟隨研究人員流動,而不是留在原任職機構。謝氏夫婦二人名下共有來自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8個項目的1200萬美元科研經費。

2018年7月25日後:德州大學警方從休斯敦市警方調回這一案件,再次由得州大學警方展開調查。

2018年8月20日:德州大學警方向德州哈里斯縣檢方提起對謝克平的訴訟。

2018年8月22日:德州大學警方通知謝克平妻子有關要抓捕謝克平的消息。同一天,亞利桑那大學通知謝克平被“行政離職”。

2018年8月22日:謝克平連夜從亞歷桑那回到休斯敦,聘請律師、前往警察局自首,然後交保回家。

2018年10月12日:亞利桑那大學通知謝克平,工作offer被收回。

2018年11月:謝克平方面聘請的專家對那8張照片進行了技術分析。

2018年11月28日,大陪審團在聽取證詞後,認為此案“沒有證據,不予起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