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攝影名家對陳寶生藝術研究點評及作品欣賞

更多精采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國內下載(APK)

“令人吃驚的陳寶生攝影藝術”

“讀者們可注意到我把陳寶生放在名單之首,不光是我,整個法國傳播媒介,都驚奇地發現了他。”

“1988年6月23日,  法國第一大報《世界報》攝影版,推出一個十版巨型《阿爾勒國際攝影大聚匯》特輯。華洋名家,濟濟多士,他們卻獨獨以六份一版的雄偉氣勢,在頭一版正中,刊出陳寶生的那張《躍馬》。”

“我們從來沒有見過一張中國攝影家的黑白傑作,可以在其後的幾個月中,不斷使法國傳媒豁然驚艷到了這個地步。”

——香港《大公報》駐巴黎首席評論員龍飛立

“他擅拍自己那地區的馬群,千里驅馳,   一種闊銀幕的壯麗豪華。思尺之間,寫千里之景。”

“他取景極其精心,詩意氣氛,大有黑澤明與施素·德·美之風。”(黑澤明,擅拍描繪歷史風雲翻滾的日本大導演。施素·德·美,四、五十年代好萊塢大製片家,“暗鳴則山嶽崩頹,叱吒則風雲變色,” 無不以場面偉大、氣勢壯闊見稱。)

陳寶生與黑澤明、施素·德·美——太不可思議了。

——法國《世界報》評論道

《世界報》攝影特輯一篇文章,分析西洋攝影與他們油畫一般,“總有一個框框把所有形象都鎖在裡頭——因為有空間的約束,遂有景物的遠近、大小畫面前沿的主題,三分之一分割等諸般規矩。”

中國唐代王維《畫學秘決》就寫道:“丈山尺樹,寸馬分人,” 那比例我們中國人最合邏輯不過,可是西方人一看,  書空咄咄,  一種畫怎麼會拋開一切透視原理,沒有開端,也沒有終結呢?阿爾勒的攝影行家們,特別介紹了 “陳寶生,來自遙遠陝西的攝影家 —— 一個傑出的當代例子。他的《露天劇場》,那些黝黑的陝北老鄉,撐着傘,腦袋上包着白羊肚手巾,心滿意足地擠在野地里看戲——人山人海,一直延綿到數里之外,延綿到黃土高原無堪的天腳……那人煙浩蕩的壯觀光景,嚇人一跳,那隨意解放固定視點的自由,也使法國專家嘆為觀止。”

——法國《歐洲時報》

“法國人倒不是湊‘西北風’的熱鬧,他們鍾愛陳寶生——天賦的粗曠和淳樸,‘映像強烈而抒情’。”

——法國《費加羅報》

“中國當代的‘徐悲鴻’,攝影界的‘畫家’,暗房裡的‘魔術師’,獨一無二的‘影像雕塑家’,海市蜃樓的‘建築師‘……”

—— 摘自1990年10月7日台灣《自立早報》

“陳寶生——中國浪漫主義攝影的先行者。先後近百年,左右千萬里,中國還沒有人與他在這一表現領域裡匹敵。”

—— 摘自中國《攝影叢書》1989年4月石寶銹文章

“陳寶生把自己的民族性與藝術性結合起來,具有自己的民族風格,沒有西方攝影的痕迹。他拍攝以馬為題材的作品,很有力度,很有氣勢,具有典型的東方民族風格,是目前世界上拍攝以馬為題材最優秀的作品之一。”

—— 阿爾勒攝影節董事長克洛得·於德羅

 


我拍 “是馬三分龍”

 作者      陳寶生

 

是馬三分龍,這是比喻馬的龍性。

著名畫家齊白石詩曰:“昔人畫馬能畫骨,悲鴻畫馬得傳神,若教伯樂今朝在,此馬能空萬里群。” 中國人對馬特別垂青,馬在中國一直處有特殊的地位,也有它的傳奇色彩。

我們可以追溯到秦代,愛馬、畫馬、研究馬的人就有了。秦代的孫伯樂就以馬的外貌特徵研究出馬的內在精神。遂有“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之說,對後來藝術造型的風格,都有深遠的影響。

秦始皇陵的浩浩蕩蕩人馬車陣,霍去病墓的大型駿馬雕塑,甘肅武威出土的《馬踏飛燕》,漢畫象磚上的群馬形象等,這些以表現馬的龍性和饒有古拙韻味的藝術品,也就成為歷代刻畫馬、描繪馬、反映馬的不朽主題。

我們從唐代雕刻傑作《昭陵六駿》中,領略到藝術的青春活力和強烈的無以畏懼的情景。從宋代李公麟的《五馬圖卷》,元朝趙子昂的《八駿馬》,《飲馬圖》,以及任仁發、任子昭父子的《出圈圖》,《牧馬圖》等作品中,對馬的龍性、個性有創新的描繪和深刻的意境追求;從歷史上千姿百態的馬的形象,叱吒風雲,雄風萬里的宏偉畫面,到近代著名畫家徐悲鴻筆下的龍性精神再現,無不體現了從生活到藝術這個創作真諦。特別是那遒勁、淋漓的筆力墨氣,給我的攝影創作,反映馬的龍性,捕捉精彩瞬間以極大的啟示。

在陝北這塊黃土高原上,馬被人們稱為是“黃土地上的龍”。這裡的男人女人都善騎馬,一生一世迷戀着牧馬事業,於是在蒼茫的天穹下,平沙無垠的大漠里,馳騁着一隊隊駿馬,從古長城奔來,向新長城飛去。

有人稱我為“攝影界的徐悲鴻”,聽到此話自覺有愧。畫家可以面對一個空白的二度空間,隨心所欲地勾畫,而攝影家面前卻是一個成型的客觀的三度空間。攝影家只能通過本人及鏡頭的進、退、移動的取景行動,在三度空間里尋找選擇。抓取並能夠凝為具有力度美感的二度空間形態。從這一點上講,攝影創作從發現馬的精彩瞬間到捕捉馬的龍性、刻劃馬的個性的確是不易的。

《奔騰》作品的產生,就是一次難以駕馭難以捕捉的創作實例:那仰天長嘶,兩蹄騰空,幾近直立,那飛揚的氣勢,狂烈的雄姿,精彩的瞬間,是自己找到了體現黃土地與時代感交融的創作主題——龍馬精神。

1987年秋季,我在三邊高原發現了這一創作對象。它是一匹地道的雄性中國馬,烈性極強,奔騰起四蹄騰空,馬鬃飛揚極為動人。但要接近它是很不容易的。於是,我請牧馬人協助,並一起研究拍攝方案,選擇了一個土坑作為棲身之地,使相機接近地平線,以天空為背景,更能襯托出奔騰的氣勢。

古語曰:“兵無常勢、陣無定形,臨陣決機,審時度勢”是常有的事,從藝術構思到現場實拍,繼而發揮臨陣抓取的抉擇。在一股強悍的旋風平地面起,背景萬蹄如雨點,狂烈野性的雄馬帶頭向我的棲身地衝來,50米……30米……10米……5米……我按下了快門。

好險啊!這是一個難度較大的拍攝實踐,儘管冒着極大的風險,還是取得了不易的成功,待底片衝出後發現,飛騰的雄馬效果極佳,背景的群馬有些過小,為了達到強烈的藝術效果,我採用區域性曝光法,製作成這幅作品,在《中國攝影》刊出後,不久便參加了在法國舉辦的國際攝影節,獲得高度讚揚,法國最有影響的《世界報》以顯著的版面推出了這幅作品,並評論道,“這是一匹中國馬,風馳電掣,躡影追飛,彷彿要衝破畫面,奔向天涯……。背景上萬馬蹄如驟雨來,馳騁在中國大西北草原上,我從未見過一位中國攝影家的作品,可以雄踞《世界報》I/6的巨大篇幅。法國電影史家貝熱龍驚嘆道 “啊,太美了!” 這幅作品隨後通過傳播媒介,法國、英國、意大利等歐洲一些國家的報紙、雜誌連續刊登了近一百次。1989年在法國帕普新堡第三屆國際攝影藝術展覽會上,獲得了每年一度的由公眾直接選舉的“最佳攝影照片獎”等多項獎牌。

有人問我:為什麼要選擇拍攝以‘馬’為題材的作品呢?我的答覆是:要表現一種“力”度,一種地地道道的東方力度!

就藝術形式而言,我拍攝馬是用心靈去創作,用功力、功夫去駕馭,也不是馬的原形翻版,也不是故弄玄虛,變形誇張,是以表現馬的龍性為目的,創造出嶄新的、獨特的藝術畫面。我的一批作品《華夏龍馬騰飛圖》、《龍駒追風》、《仰天長嘯》、《龍馬精神》、《大漠狂風》、《風雲鐵馬》等作品就是採用多角度、多方位、多視點的方法塑造,受到國際攝影界的高度評價,毫不遜色的走進國際藝術殿堂。

攝影作品的最可貴處,就是以氣質、神情為靈魂,風韻、格調為意志。只有在創作中表現其神性、意態,作品才具有其藝術魅力。

任何藝術都要通過藝術家個人形象思維來創造,提練主題也就是認識生活,理解生活,使作品立意更高的過程。發掘主題,來自生活,創作成功,來自煉意。

如果說“試馬”的啟示,使我找到了“龍馬精神”創作主題的話,那麼三十年不斷捕捉馬的龍性雄姿,認識升華,使“是馬三分龍”這一題材達到新的創新境界。

願我鏡頭下的“龍性”馬帶着漢唐雄風,在民族的地平線上飛馳,在祖國華夏的大地上奔騰……

陳寶生“龍馬精神”系列作品:

 

作者簡介

陳寶生,國家一級攝影,1939年10月出生,原陝西省文聯副主席、陝西省攝影家協會主席,現陝西省文聯顧問、陝西省攝影家協會名譽主席。西安美術學院攝影藝術專業教授,研究生導師,當代傑出攝影家,著名書法家,知名作家、畫家,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專家。
1963年作品《人畜兩旺,人強畜壯》首獲全國優秀體育攝影一等獎。
1980年作品《農家樂》獲第12屆全國攝影藝術展銀牌獎,《大眾攝影》一等獎。
1988年入選第17屆法國阿爾勒國際攝影藝術大展,20幅作品排列第一位。
作品《集市上》獲聯合國第12屆亞洲、太平洋國際攝影大賽最高獎。
作品《甜蜜的春天》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洲文化中心獎。
作品《黃河救護曲》獲瑞士國際衛生組織貢獻獎。
美國PSA國際攝影藝術沙龍三次金牌獎得主。
法國帕普新堡第二屆國際大賽公眾評選最佳照片獎得主。
新加坡第35屆國際攝影沙龍金牌獎得主。
日本“經濟新聞”主席獎得主。
約旦王國第二屆國際攝影展覽金牌獎、特別獎得主
巴基斯坦國際攝影沙龍金牌獎得主。
香港中華攝影學會國際攝影沙龍兩次金牌獎得主。
香港“中青會”國際攝影沙龍兩次金牌獎得主。
澳門第8屆國際攝影沙龍金牌獎、全套積分最高獎得主。
1987年獲“柯尼卡”杯全國攝影十傑。
1988年獲“富士”杯全國攝影十傑。
1989年獲中國攝影藝術最高獎———金像獎殊榮。
1990年作為中國十大攝影家之一,作品送往90個國家展出。
1991年獲國務院頒發“為發展我國文化藝術事業做出突出貢獻”表彰證書,並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
1992年被陝西省委組織部授予“陝西省優秀共產黨員專家”稱號。
1995年、1996年、1997年連續三年入選國際攝影展覽作品240幅。
1995年、1996年、1997年連續三年獲世界黑白攝影第14強。
1998年在西安美術學院設立“陳寶生攝影基金創作獎”。
2000年獲“世界傑出華人藝術家”證書。
2002年獲“冰心攝影文學獎”。
2004年獲全國高校攝影學會“特殊貢獻紅燭獎”。
2004年獲山西省臨縣人民政府頒發的“特殊貢獻獎”。
2004年作為中國十位攝影選手之一,為中國奪得“團體攝影世界盃”大獎。
2006年獲中國攝影50年“特殊貢獻” 攝影工作者獎。
2007年獲全國高校攝影聯合會授予中國攝影教育“優秀理論獎”。
2007年出版陳寶生藝術文集四卷。
2010年以來,發表電影文學劇本《決戰陝北》、《咆哮的黃河》、《河魂》》等五部,其中《三邊紅日》已由西安電影製片廠搬上銀幕。
在巴黎、台灣、澳門、深圳、天津、西安等地舉辦攝影藝術作品展20多次。
60年共獲國內外攝影獎218項,其中國際攝影獎108項。
60年共發表《弘揚創新與超越的攝影精神》等攝影藝術論文一百多篇。
60年共出版各類攝影畫冊、理論文集、攝影教材40本。
書法作品被全國30多家博物館、藝術館收藏。
2012年退下來後,畫出以毛澤東轉戰陝北為題材的紅色文化故事畫90餘幅。顯示了藝術家畫意的追求,心意的表達,詩意的升華所蘊含的“心象”塑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