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摄影名家对陈宝生艺术研究点评及作品欣赏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令人吃惊的陈宝生摄影艺术”

“读者们可注意到我把陈宝生放在名单之首,不光是我,整个法国传播媒介,都惊奇地发现了他。”

“1988年6月23日,  法国第一大报《世界报》摄影版,推出一个十版巨型《阿尔勒国际摄影大聚汇》特辑。华洋名家,济济多士,他们却独独以六份一版的雄伟气势,在头一版正中,刊出陈宝生的那张《跃马》。”

“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一张中国摄影家的黑白杰作,可以在其后的几个月中,不断使法国传媒豁然惊艳到了这个地步。”

——香港《大公报》驻巴黎首席评论员龙飞立

“他擅拍自己那地区的马群,千里驱驰,   一种阔银幕的壮丽豪华。思尺之间,写千里之景。”

“他取景极其精心,诗意气氛,大有黑泽明与施素·德·美之风。”(黑泽明,擅拍描绘历史风云翻滚的日本大导演。施素·德·美,四、五十年代好莱坞大制片家,“暗鸣则山岳崩颓,叱咤则风云变色,” 无不以场面伟大、气势壮阔见称。)

陈宝生与黑泽明、施素·德·美——太不可思议了。

——法国《世界报》评论道

《世界报》摄影特辑一篇文章,分析西洋摄影与他们油画一般,“总有一个框框把所有形象都锁在里头——因为有空间的约束,遂有景物的远近、大小画面前沿的主题,三分之一分割等诸般规矩。”

中国唐代王维《画学秘决》就写道:“丈山尺树,寸马分人,” 那比例我们中国人最合逻辑不过,可是西方人一看,  书空咄咄,  一种画怎么会抛开一切透视原理,没有开端,也没有终结呢?阿尔勒的摄影行家们,特别介绍了 “陈宝生,来自遥远陕西的摄影家 —— 一个杰出的当代例子。他的《露天剧场》,那些黝黑的陕北老乡,撐着伞,脑袋上包着白羊肚手巾,心满意足地挤在野地里看戏——人山人海,一直延绵到数里之外,延绵到黄土高原无堪的天脚……那人烟浩荡的壮观光景,吓人一跳,那随意解放固定视点的自由,也使法国专家叹为观止。”

——法国《欧洲时报》

“法国人倒不是凑‘西北风’的热闹,他们钟爱陈宝生——天赋的粗旷和淳朴,‘映像强烈而抒情’。”

——法国《费加罗报》

“中国当代的‘徐悲鸿’,摄影界的‘画家’,暗房里的‘魔术师’,独一无二的‘影像雕塑家’,海市蜃楼的‘建筑师‘……”

—— 摘自1990年10月7日台湾《自立早报》

“陈宝生——中国浪漫主义摄影的先行者。先后近百年,左右千万里,中国还没有人与他在这一表现领域里匹敌。”

—— 摘自中国《摄影丛书》1989年4月石宝锈文章

“陈宝生把自己的民族性与艺术性结合起来,具有自己的民族风格,没有西方摄影的痕迹。他拍摄以马为题材的作品,很有力度,很有气势,具有典型的东方民族风格,是目前世界上拍摄以马为题材最优秀的作品之一。”

—— 阿尔勒摄影节董事长克洛得·于德罗

 


我拍 “是马三分龙”

 作者      陈宝生

 

是马三分龙,这是比喻马的龙性。

著名画家齐白石诗曰:“昔人画马能画骨,悲鸿画马得传神,若教伯乐今朝在,此马能空万里群。” 中国人对马特别垂青,马在中国一直处有特殊的地位,也有它的传奇色彩。

我们可以追溯到秦代,爱马、画马、研究马的人就有了。秦代的孙伯乐就以马的外貌特征研究出马的内在精神。遂有“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之说,对后来艺术造型的风格,都有深远的影响。

秦始皇陵的浩浩荡荡人马车阵,霍去病墓的大型骏马雕塑,甘肃武威出土的《马踏飞燕》,汉画象砖上的群马形象等,这些以表现马的龙性和饶有古拙韵味的艺术品,也就成为历代刻画马、描绘马、反映马的不朽主题。

我们从唐代雕刻杰作《昭陵六骏》中,领略到艺术的青春活力和强烈的无以畏惧的情景。从宋代李公麟的《五马图卷》,元朝赵子昂的《八骏马》,《饮马图》,以及任仁发、任子昭父子的《出圈图》,《牧马图》等作品中,对马的龙性、个性有创新的描绘和深刻的意境追求;从历史上千姿百态的马的形象,叱咤风云,雄风万里的宏伟画面,到近代著名画家徐悲鸿笔下的龙性精神再现,无不体现了从生活到艺术这个创作真谛。特别是那遒劲、淋漓的笔力墨气,给我的摄影创作,反映马的龙性,捕捉精彩瞬间以极大的启示。

在陕北这块黄土高原上,马被人们称为是“黄土地上的龙”。这里的男人女人都善骑马,一生一世迷恋着牧马事业,于是在苍茫的天穹下,平沙无垠的大漠里,驰骋着一队队骏马,从古长城奔来,向新长城飞去。

有人称我为“摄影界的徐悲鸿”,听到此话自觉有愧。画家可以面对一个空白的二度空间,随心所欲地勾画,而摄影家面前却是一个成型的客观的三度空间。摄影家只能通过本人及镜头的进、退、移动的取景行动,在三度空间里寻找选择。抓取并能够凝为具有力度美感的二度空间形态。从这一点上讲,摄影创作从发现马的精彩瞬间到捕捉马的龙性、刻划马的个性的确是不易的。

《奔腾》作品的产生,就是一次难以驾驭难以捕捉的创作实例:那仰天长嘶,两蹄腾空,几近直立,那飞扬的气势,狂烈的雄姿,精彩的瞬间,是自己找到了体现黄土地与时代感交融的创作主题——龙马精神。

1987年秋季,我在三边高原发现了这一创作对象。它是一匹地道的雄性中国马,烈性极强,奔腾起四蹄腾空,马鬃飞扬极为动人。但要接近它是很不容易的。于是,我请牧马人协助,并一起研究拍摄方案,选择了一个土坑作为栖身之地,使相机接近地平线,以天空为背景,更能衬托出奔腾的气势。

古语曰:“兵无常势、阵无定形,临阵决机,审时度势”是常有的事,从艺术构思到现场实拍,继而发挥临阵抓取的抉择。在一股强悍的旋风平地面起,背景万蹄如雨点,狂烈野性的雄马带头向我的栖身地冲来,50米……30米……10米……5米……我按下了快门。

好险啊!这是一个难度较大的拍摄实践,尽管冒着极大的风险,还是取得了不易的成功,待底片冲出后发现,飞腾的雄马效果极佳,背景的群马有些过小,为了达到强烈的艺术效果,我采用区域性曝光法,制作成这幅作品,在《中国摄影》刊出后,不久便参加了在法国举办的国际摄影节,获得高度赞扬,法国最有影响的《世界报》以显著的版面推出了这幅作品,并评论道,“这是一匹中国马,风驰电掣,蹑影追飞,仿佛要冲破画面,奔向天涯……。背景上万马蹄如骤雨来,驰骋在中国大西北草原上,我从未见过一位中国摄影家的作品,可以雄踞《世界报》I/6的巨大篇幅。法国电影史家贝热龙惊叹道 “啊,太美了!” 这幅作品随后通过传播媒介,法国、英国、意大利等欧洲一些国家的报纸、杂志连续刊登了近一百次。1989年在法国帕普新堡第三届国际摄影艺术展览会上,获得了每年一度的由公众直接选举的“最佳摄影照片奖”等多项奖牌。

有人问我:为什么要选择拍摄以‘马’为题材的作品呢?我的答复是:要表现一种“力”度,一种地地道道的东方力度!

就艺术形式而言,我拍摄马是用心灵去创作,用功力、功夫去驾驭,也不是马的原形翻版,也不是故弄玄虚,变形夸张,是以表现马的龙性为目的,创造出崭新的、独特的艺术画面。我的一批作品《华夏龙马腾飞图》、《龙驹追风》、《仰天长啸》、《龙马精神》、《大漠狂风》、《风云铁马》等作品就是采用多角度、多方位、多视点的方法塑造,受到国际摄影界的高度评价,毫不逊色的走进国际艺术殿堂。

摄影作品的最可贵处,就是以气质、神情为灵魂,风韵、格调为意志。只有在创作中表现其神性、意态,作品才具有其艺术魅力。

任何艺术都要通过艺术家个人形象思维来创造,提练主题也就是认识生活,理解生活,使作品立意更高的过程。发掘主题,来自生活,创作成功,来自炼意。

如果说“试马”的启示,使我找到了“龙马精神”创作主题的话,那么三十年不断捕捉马的龙性雄姿,认识升华,使“是马三分龙”这一题材达到新的创新境界。

愿我镜头下的“龙性”马带着汉唐雄风,在民族的地平线上飞驰,在祖国华夏的大地上奔腾……

陈宝生“龙马精神”系列作品:

 

作者简介

陈宝生,国家一级摄影,1939年10月出生,原陕西省文联副主席、陕西省摄影家协会主席,现陕西省文联顾问、陕西省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西安美术学院摄影艺术专业教授,研究生导师,当代杰出摄影家,著名书法家,知名作家、画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
1963年作品《人畜两旺,人强畜壮》首获全国优秀体育摄影一等奖。
1980年作品《农家乐》获第12届全国摄影艺术展银牌奖,《大众摄影》一等奖。
1988年入选第17届法国阿尔勒国际摄影艺术大展,20幅作品排列第一位。
作品《集市上》获联合国第12届亚洲、太平洋国际摄影大赛最高奖。
作品《甜蜜的春天》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洲文化中心奖。
作品《黄河救护曲》获瑞士国际卫生组织贡献奖。
美国PSA国际摄影艺术沙龙三次金牌奖得主。
法国帕普新堡第二届国际大赛公众评选最佳照片奖得主。
新加坡第35届国际摄影沙龙金牌奖得主。
日本“经济新闻”主席奖得主。
约旦王国第二届国际摄影展览金牌奖、特别奖得主
巴基斯坦国际摄影沙龙金牌奖得主。
香港中华摄影学会国际摄影沙龙两次金牌奖得主。
香港“中青会”国际摄影沙龙两次金牌奖得主。
澳门第8届国际摄影沙龙金牌奖、全套积分最高奖得主。
1987年获“柯尼卡”杯全国摄影十杰。
1988年获“富士”杯全国摄影十杰。
1989年获中国摄影艺术最高奖———金像奖殊荣。
1990年作为中国十大摄影家之一,作品送往90个国家展出。
1991年获国务院颁发“为发展我国文化艺术事业做出突出贡献”表彰证书,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1992年被陕西省委组织部授予“陕西省优秀共产党员专家”称号。
1995年、1996年、1997年连续三年入选国际摄影展览作品240幅。
1995年、1996年、1997年连续三年获世界黑白摄影第14强。
1998年在西安美术学院设立“陈宝生摄影基金创作奖”。
2000年获“世界杰出华人艺术家”证书。
2002年获“冰心摄影文学奖”。
2004年获全国高校摄影学会“特殊贡献红烛奖”。
2004年获山西省临县人民政府颁发的“特殊贡献奖”。
2004年作为中国十位摄影选手之一,为中国夺得“团体摄影世界杯”大奖。
2006年获中国摄影50年“特殊贡献” 摄影工作者奖。
2007年获全国高校摄影联合会授予中国摄影教育“优秀理论奖”。
2007年出版陈宝生艺术文集四卷。
2010年以来,发表电影文学剧本《决战陕北》、《咆哮的黄河》、《河魂》》等五部,其中《三边红日》已由西安电影制片厂搬上银幕。
在巴黎、台湾、澳门、深圳、天津、西安等地举办摄影艺术作品展20多次。
60年共获国内外摄影奖218项,其中国际摄影奖108项。
60年共发表《弘扬创新与超越的摄影精神》等摄影艺术论文一百多篇。
60年共出版各类摄影画册、理论文集、摄影教材40本。
书法作品被全国30多家博物馆、艺术馆收藏。
2012年退下来后,画出以毛泽东转战陕北为题材的红色文化故事画90余幅。显示了艺术家画意的追求,心意的表达,诗意的升华所蕴含的“心象”塑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