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一声“表哥“好惊喜!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乌干达、卢旺达探访人类近亲山地大猩猩(二)

 

作者:成燕

给大表哥配上女儿和我都很喜欢的音乐:Hero一英雄。大猩猩正是我们母女心目中的大英雄!

卢旺达群山连绵,巍峨火山,莽莽雨林,气势恢宏。

虽然在乌干达Bitukura家族见到了二当家银背大猩猩Rukumu,但他光顾着进食,自始至终身子都没抬一下,所以呢,那个著名的银背,(背部长出的一圈银色毛发),我们是一根银毛毛都没瞥见,而与银背大当家Mugisha,更是连个面都没照上,相当遗憾。

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我们接下来要拜访的卢旺达火山国家公园的大猩猩家族了。

我们的徒步路线起始于山脚下的农田和村庄,然后随着海拨的升高而穿越进入美丽而又浓密的迷雾森林。山地大猩猩居住的森林通常多云、潮湿、寒冷。

因为已经有了在乌干达看大猩猩的艰辛徒步经历,而被荨麻侵犯过后身上红肿仍未全消,隐隐有些许又麻又痒的难受感觉。这一次我向我们的司机要求参加一个徒步最容易的小组。

今天要拜访的是卢旺达火山国家公园的Umubano大猩猩家族。

运气超好,我们这组竟然只有4人(按规定每组八人),除了我们俩母女,还有瑞典的一对夫妻。向导凯瑞(Kary)笑说,若按平时特殊要求4人组的话,价格翻倍。

哦,我们已经够”不幸“的了,临出发前旅行社通知我们”不幸“消息,卢旺达政府刚刚把看大猩猩的配额翻倍,今天如此好运,恰好打个平手,还行!

又要上山啦!

向导凯瑞介绍大猩猩的生活起居。

大猩猩喜爱的果果

行走到海拔3000米,我们雇的卢旺达挑夫关键时刻扶我一把。

容易小组很容易,徒步不到一小时,持枪守卫已经找到我们要看的Umubano家族了,我们再次把柺杖背包和雇的背夫留在了后面,跟着卢旺达火山国家公园的向导(Kary)凯瑞和几个持枪的守卫走向密林深处。

一个巨大的黑色身影穿越眼前的树丛,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正望向我们,特别引人注目的是他背上那一圈显著的闪着光亮的银色白毛,毫无疑问,他就是传说中的巨型金钢,银背大猩猩。

大表哥,咱们又相会啦!

向导凯瑞说,你们怎的就好运连连呢,今天第一个上来招呼我们的,正是Umubano家族的首领Charles,与英国王储查尔斯同名。

银背大猩猩是成熟的雄性,一般到12岁时背后会长出一丛银灰色的毛而得名,他们身高有1.5到1.8米,体重达150到200公斤。

在山地大猩猩的世界里,一般一位银背率领着几名成熟的雌性、几名年轻成员黑背猩猩和几个幼仔一起过日子。那些尚未性成熟的黑背猩男孩會在11岁后离开族群,自己开始谋生过活。

別看大猩猩孔武有力,其实银背大猩猩在家族里不仅要负责族群的安全,寻找食物和水源,还要调族群內其他成员之间的吵架打架纠纷。

与大当家查尔斯合个影。

和平状态下,首领大猩猩的任期一般为5年,期满后由族群內更強壮更年轻的雄性猩猩继任。而如果首领在位时被杀死,或者发生像Bitukura家族的首领从大树上摔下而意外身亡的不幸事故,而首领又沒有指定的继承人,那么这个族群会被严重的破坏,外来的首领会釆用激进残忍的手段平息族群纷爭,那就是杀死前任首领的婴儿,而逼迫母猩猩交配、尽快怀上自己的孩子。

不过凯瑞说咱们这个Umubano家族的大当家查尔斯成家立业并没有按照猩猩家族的固定套路出牌。

查尔斯原属Amahoro 家族,在这个家族的首领突然生病死亡后,按照规矩应该是二当家查尔斯顺利接班,但排位第三、一样觊觎王座的银背大猩猩Ubumwe武力斗败查尔斯而登上王位,查尔斯那咽得下这口恶气,登不上王位咱就另起炉灶,一怒冲冠的查尔斯从家族里捎上了二个相好的母猩猩离家出走,重新组建Umubano家族,很快的生儿育女,查尔斯年轻有为,爱老婆疼儿女,把家族管理得井井有条,旁边几个家族里的母猩猩看在眼里,对查尔斯爱慕不已并一起投奔了过来,这不,今天的Umubano家族兵强马壮、欣欣向荣,共有13位家庭成员。

我向大表哥查尔斯投去无比钦佩兼崇拜的眼神。

查尔斯看上去体重差不多有二百公斤、脸孔幽黑,眼神顾盼生辉、充满智慧。

一个威严如神话一样的巨人,电影“金刚”把他们形容成凶猛的野兽,而此刻就在我脚跟前的银背大猩猩,真的是非常宁静、平和。他们是所有人猿中的素食者,是最最温柔的巨人。

山地大猩猩是食草动物,成年雄性大猩猩一天可以吃34公斤的植物,雌性能吃掉18公斤。他们的食物中,植物的芽、茎和树叶占了四分之三。

这一刻,在温暖阳光的照射下,Umubano家族大大小小的猩猩或坐或站或攀爬在树上,嚼食的声音此起彼落,到处都是饱食的幸福,伊甸园里,一片祥和。

毫无征兆下,查尔斯突然站起来猛烈拍打着胸脯,然后有些怒气冲冲地朝我们走了过来,后面紧跟着的一头母猩猩怀抱婴儿一闪而过。狭路相逢,已经来不及退避,我们学着向导凯瑞,立即低头弯腰蹲下,凯瑞同时”嗯哼”几声大猩猩语言,让它明白我们并无敌意,大约1分钟左右,查尔斯怒气全消,“嗯哈”几声算作友好回音,然后转身离开。

凯瑞介绍,刚才闪过的母猩猩怀里抱着的是她才出生三天的新生婴儿,所以爸爸妈妈特别紧张,查尔斯刚才的举动纯粹是为了保护妻儿。而我们则运气不佳,无法看到刚出生三天的小宝宝。

离我们很近,查尔斯选择了一个绿草茵茵、鲜花绽放的山坡坐下,很放松地带着太太、孩子们再次开始进食,看他们一大家子围坐在一起,互相依偎、觅食,孩子们在树上跳跃、荡漾,

有那么一瞬间,我好像看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看一眼他们,跟我们几乎一模一样,类似的面孔、相似的动作,仅仅2%的基因差异,他们是我们的近亲,不正是我们的兄弟姐妹吗……,想到这儿,心头一热,眼泪潄潄直流。

我再次屏住呼吸,生怕打扰了它们,又好想就这么一直跟他们呆在一起。

不知不觉中一小时活动时间已到,又要下撤了,可是,那舍得离开?这儿山间薄雾弥漫、鸟儿清脆低吟,鲜花绿草浆果,这儿没有恐惧、没有忧虑、没有暴力、没有饥饿,这儿处处充满了爱和温情!

今天,若问什么是大猩猩的威胁?还是人类、还是与日俱增的人类开发活动:盜猎、战乱、屯垦,都严重威胁到这个濒危物种的生存空间。我们人类正在消灭自己的近亲,如果我们现在什么都不做,我们的“大表哥”、这个和人类最相似的近亲将从地球上消失。

告别大表哥,山脚下全组合个影。

拿什么拯救你,我们的大表哥、山地大猩猩?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