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在单边主义道路上越走越远(记者观察)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2018年5月,美国单方面正式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图为美国华盛顿民众游行抗议美国政府退出伊核协议,要求用外交手段解决问题。人民视觉  

2003年3月,美国以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单方面发动伊拉克战争,给伊拉克带来至今难平的动荡。图为战争期间,伊拉克首都巴格达被炸毁房屋前无助的儿童。人民视觉

2018年7月,美国对多国加征关税导致贸易摩擦,致使大豆等农业产品出口前景堪忧。图为美国伊利诺伊州的农场中,农民正在整理大豆。人民视觉  

2018年6月,因美国宣布对自欧盟进口的钢、铝征收关税,致使欧盟对哈雷摩托等美国商品增税,哈雷—戴维森摩托公司为减轻损失,宣布把部分工厂搬出美国。图为一名工人正在组装哈雷摩托。人民视觉  

美国政府6月19日宣布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据不完全统计,这是一年半以来美国第六次单方面退出国际组织或撕毁国际协议。“退群”已经成为本届美国政府推行单边主义的“新做派”。

“退群”给世界带来新的风险和危害

2017年1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就任仅4天就宣布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早在竞选时,特朗普就曾多次抨击TPP“摧毁了美国的制造业”,表示当选后不再签署大型区域贸易协定。

同年6月,美国政府又称《巴黎协定》让美国处于不利位置,旋即宣布退出,并要求着手谈判缔结有利于美国的新协定。《巴黎协定》是覆盖近200个国家和地区的第一份全球减排协定,目标是通过限制碳排放来防止全球进一步变暖。作为世界主要碳排放国家之一,美国的退出严重削弱其他国家为此作出的不懈努力。

4个月后,拖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5亿美元会费长达6年时间的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再次搬出强盗逻辑,非但没有补缴会费,反而正式宣布退出该组织。在1984年,美国曾退出过该组织,于2003年重新加入。

2017年12月,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妮基·黑莉宣布美国退出联合国尚未签署的《移民问题全球契约》制定进程。时任美国国务卿蒂勒森称,这一契约有可能破坏美国的主权,“美国的移民政策能且只能由自己决定”。目前,移民问题已成为全球现象,需要各国有效应对,而强化多边主义是应对全球性挑战的最佳选择。第七十二届联大主席莱恰克发表声明对美国的退出表示遗憾,称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移民国家,美国本来拥有丰富的经验和知识来帮助有关缔约进程取得成功。

今年5月,美国政府单方面宣布退出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向国际社会丢下一枚“重磅炸弹”。美国总统特朗普称,2015年签署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是“一个糟糕的不公平协议,根本就不该签署”。国际社会则普遍认为,该协议确保了伊朗核计划的和平性质,严格的监督核查制度也发挥了应有作用。此前,国际原子能机构一再证实伊朗履行了全面协议义务,多国领导人也多次劝说,都没能阻止美国退出这一国际协议,其产生的严重后果对中东和平造成新的威胁,并令美国同其他一些国家的关系出现更大裂痕。

此外,美国宣布从6月1日起开始对进口自欧盟、加拿大与墨西哥的钢、铝分别征收25%及10%的关税。在前不久举行的七国集团(G7)峰会后,美国方面出尔反尔,拒绝承认峰会签署的联合宣言。

美国以“威胁恐吓”“单边制裁”为特征的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行为给世界经济增长以及国际秩序稳定带来新的风险和危害,引发强烈反弹。

单边主义正在造成“撕裂”和“颠覆”

冷战结束之后,美国单边主义政策便不断发展。特别是在“9·11”恐怖袭击后,美国以反恐为名,强力推行其单边主义政策。2002年9月,小布什总统向美国国会提交《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正式提出“先发制人”战略。随后,美国在没有得到联合国授权的情况下,在全世界的普遍反对声中悍然入侵伊拉克。

在小布什执政期间,美国曾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直到2009年才重返该理事会。美国的再次退出,又一次调低了世界对美国政府作为的认知下限。

同样,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也有“先例”可循。2001年3月,小布什刚上任不久,就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会影响美国经济发展”和“发展中国家也应该承担减排义务”为由,宣布单方面退出由克林顿政府签署的全球气候协定《京都议定书》。

有媒体分析认为,美国政府在贸易、环保和军事领域一次次挥舞单边主义大棒,正在对多边主义造成一次次“撕裂”和“颠覆”。在“以结果为导向”的“美国优先”政策下,美国不断从二战后建立起来的世界秩序中抽身,逃避承担应有的责任和义务。这种幻想只享利益、不担责任的外交霸权主义行径,换来的只能是对美国形象的巨大透支。

种种单边主义做法背后有着华盛顿看世界、看自己眼光的微妙变化。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曾扬言,“如果让我重新打造安理会,我会只设立一个常任理事国(美国),因为这样才能真实反映全球的力量分布。”不得不说,类似的“独行”心态正在支配当前美国的外交决策。

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项目研究员、美国国安委前中国事务主任何瑞恩表示,美国现任政府排斥对美国使用权力添加任何限制,并把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当作衡量美国实力的主要指标。“特朗普政府认为美国在相对实力上胜过任何竞争者,在利用这种优势推行‘美国优先’方面,不希望有任何制约。”

将世界简单定义为一个零和竞争的世界,这种观念在美国政府去年底发布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中得到了充分体现。当时,特朗普表示,此份国家安全战略基于“有原则的现实主义”,称美国正处于一个新的竞争环境中,激烈的军事、经济与政治竞争正在全球层面展开,美国必须动用全部实力与手段参与竞争。特朗普还着重强调,经济安全即美国国家安全。

作为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的一举一动都会产生明显的连带效应。当华盛顿外交决策日渐倒向零和博弈观和单边主义,整个国际体系都感受到了明显压力,这反映在全球治理维系、多边机构运转、世界经济复苏等方面。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罗伯特·基欧汉就表示,目前全球治理领域表现出的最大问题,是多边国际机制因为美国政策的调整感受到压力。

背弃多边主义可能产生显著系统性影响

“美国选择背弃多边主义可能产生显著的系统性影响。”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政治系教授、东亚研究中心主任戴杰认为,二战后建立的一系列国际机制尽管有自身的问题,特别是在平等性方面需要加强,但目前美国政策的变化给这些传统机制带来了全新挑战,这可能会给国际经济与安全秩序增添不稳定因素,而这些秩序原本属于国际公共产品,对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都有益处。

在经济上,国际多边贸易体制正遭受严峻挑战。过去一段时间,美国政府针对加拿大、墨西哥、欧盟、中国、日本等国家和地区挑起了贸易争端,并屡屡以关税措施为大棒发出威胁。华盛顿在贸易问题上的好战姿态,不仅伤及双边层面的正常经贸关系,也已成为全球经济的一大隐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6月份警告说,笼罩世界经济的乌云正越来越多,其中最大、最重的乌云是那些挑战常规贸易开展方式、多边机构运行方式的做法。在同一场合,德国总理默克尔则说得更直白,称美国政府的关税措施让“多边主义处在一个复杂而困难的阶段”。

美国政治哲学家弗朗西斯·福山发表文章称,“……美国给世界政治注入了巨大的不稳定因素。‘美国优先’主义的政治,所走向的只能是‘美国独行’的世界。”

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主席森卓·乔希评论说,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单独引领世界。在多样化的世界,重视国际合作的多边主义是必要的,但问题在于多边主义蒙上了阴影。

单边主义思维也加剧了美国同传统友好国家之间的裂隙。2017年10月,一群长期研究外交问题的德国学者在《纽约时报》和德国《时代周报》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声明第一部分的标题就是“国际秩序——德美新的利益冲突点”。伊核问题、贸易问题是当前最为突出的例子。此前,法、德、英三国领导人轮番到访华盛顿,游说美国继续留在伊核全面协议框架内,但美国政府还是执意选择退出。G7峰会期间,美国又围绕联合公报玩了一出反转戏,在大西洋两岸引发了批评潮。“世界处在非常严峻的时期。”近日,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美国将成为一个地缘政治孤岛,夹在两个大洋之间,没有一个基于规则的秩序要维护。”

尽管美国种种单边主义做法在国内外招致普遍质疑与批评,有分析认为,出于国内政治的一系列考虑,美国政府短时间内不会改变外交决策基调。

更令各方担忧的是,美国在国际形势复杂化的背景下,抱定任性心态,这不仅对当前国际局势产生明显冲击,也增加了未来国际关系体系整体转型的不确定性。戴杰表示,过去200多年来,美国的外交政策始终在多边主义和孤立主义之间摇摆,但目前美国排斥国际合作的情况却有其独特之处——这是美国首次在成为全球超级大国之后陷入对多边主义的排斥,这一点将对未来的国际秩序产生深远影响。

(本报驻美国记者 高 石 胡泽曦)

《 人民日报 》( 2018年08月23日  22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