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想把贸易战当灵丹妙药 专家:小心吃了拉肚子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20180823_03338 (1).jpg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

海外网8月23日电 自美国发动对华“贸易战”以来,不仅总统特朗普不断鼓吹自己的“关税大棒”,大肆宣称“关税正在发挥巨大作用”、“关税将使美国比现在更富裕”,特朗普政府的官员也纷纷附和,为了说服本国民众而在多个场合大谈“贸易战”带来的好处,甚至还发展出了一套怪异的新比喻。

美国商业新闻网站《商业内幕》近日就撰文指出,在过去几周,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和农业部长珀杜都将特朗普的关税政策比做是一套“减肥方案”,虽然开始时会经历一个“短期阵痛”,但从长期来看,他们却异口同声地为特朗普“打包票”,认为“贸易斗争”所带来的经济痛苦最终会“得到回报”。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减肥说”到底靠不靠谱?海外网邀请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学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李峥为我们分析了靠“贸易战”减肥的不良后果:

美国经济为什么需要“减肥”?美国政府官员罗斯、珀杜等人口中的美国经济“虚胖”可能是指美国高消费、低储蓄、高度依赖进口商品的现状。这种经济结构让美国每年保持着近6000亿的贸易逆差。如果不是依靠美元的霸权地位,这种经济结构根本不可能长期持续。本世纪以来,历任美国政府都希望扭转这一趋势,特朗普只是走的更远了一些。

“减肥”的理念最早出自特朗普贸易顾问纳瓦罗,他在其“中国威胁论”代表著作《致命中国》中呼吁美国民众“自觉抵制中国商品”,“把中国商品放回货架”,“它们可能危及你邻居的工作岗位”。纳瓦罗建议美国民众选择美国制造或者西方国家制造,即使“它们更贵一点”。很难想像一位经济学家会提出这种明显违反经典经济学理论、民粹色彩浓厚的建议,而罗斯等人的附和更代表着这种思维已经被特朗普团队广泛接受。

特朗普团队的“减肥说”最肤浅的一点就是低估了贸易战对美国的长期负面影响,也给美国解决经济“虚胖”开出了一个错误的药方。是药三分毒,“贸易战”这剂猛药如果使错了地方,恐怕会让美国经济经历一个痛苦的脱水过程。这个过程是怎样的,我们来推演一下:

就当前形势而言,贸易战对美国经济的真正痛苦还未到来。贸易战所带来的影响与商品加征关税的数额成正比。当前,中美双方刚刚对首轮5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影响仍然有限。美国主要加征关税的货品并非美国民用消费品,对美国民众影响不大;而中国反制美国的大豆等农产品尚未到发货旺季,暂时也不会对美国本地产业带来明显冲击。然而,未来数月,美国很可能将再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涵盖不少日用消费品,届时中美贸易战的影响才会真正显现。

一旦贸易战冲击波真正降临美国本土,将打乱美国企业的既定布局,很可能中断此轮美国经济快速复苏步伐。美国经济当前的高增长、充分就业主要依靠奥巴马任内的宽松货币环境和特朗普上台后的减税政策。如果外部环境不发生变化,美国确实有可能迎来难得的经济持续增长期,彻底走出金融危机的阴霾。但是,贸易战将对美国的海外市场带来巨大不确定性,从而影响到美国企业的投资计划。“企业圆桌会议”等美国知名商会组织屡次致信特朗普政府,要求避免中美贸易战升级。近期,美国国会就2000亿美元加征关税举行听证会,多数作证的美国企业对特朗普的“贸易战”投下了反对票。企业投资计划中止将直接减缓美国经济的复苏步伐,并且对美国就业市场产生消极影响。

贸易战还将提升美国国内的通胀压力,逼迫美联储收紧流动性。特朗普、罗斯等亿万富翁不会理解美国消费者购买中国商品的“苦衷”。在收入长期低于房价增幅、教育医疗费用飞速攀升、缺乏增加收入契机的情况下,用超市购物塞满汽车后备箱成了美国中产阶级最后的尊严。而对于一些收入更低的人群来说,他们几乎不可能靠着美国制造实现基本生活保障。这些人群仍然会选择相对便宜、实用的中国制造,而美国政府的加征关税则等于变相对这部分人群加税。美国基本消费品价格的攀升将提升用工成本,最终形成消费品和劳动力同步通胀、相互促进的循环。在这种情况下,美联储将被迫加快加息步伐,试图抑制美国经济的过热倾向,避免出现恶性通胀。加息则会传导至金融市场,使美国企业面临更高融资成本,刺破美国房地产市场和股市的泡沫。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末和本世纪初,美联储都经历过快速加息的过程,但是每一次过程都导致了金融市场的大幅波动,甚至造成了短期的金融危机。

微信图片_20180823113125.png

海外网制图

最终,贸易战可能影响美元的国际地位,加剧美国经济的长期困局。美国此次贸易战的目标是占全球GDP15%且深度融入全球化的中国,这是美国从未遇到的局面。如果美国继续升级贸易战,中美双方的长期关系可能发生质变,甚至走向某种形式的“新冷战”。美国所发动的贸易战也让全球各国对以美国主导的全球化产生了不同看法,甚至开始怀疑美国的领导力和国际信誉。各国可能会寻求美元体系之外的其他替代手段,从而持续削弱美元的国际地位。

一旦美国无法维持其美元的核心储备货币地位,其经济长期积累的贸易、财政双赤字的弊病就可能集中爆发,可能导致美国国债收益率快速攀升,进而加剧美国财政不可持续的难题。到那个时候,美国经济可就不仅是拉肚子这么轻松了。

(文/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 李峥  整理/海外网 魏雪巍 张霓)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www.haiwainet.cn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