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丰富的宁静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禄正平

美洲大陆的最西北部,跨越加拿大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简称BC省)和育空地区,隔白令海峡与俄罗斯西伯利亚相望的,是一块被称为阿拉斯加(Alaska)的神奇的地方,或可以称为有规模的人类居住的最遥远的地方。

许多上了年纪的中国人对阿拉斯加的认识,是从中央电视台的《动物世界》栏目中,从播音员赵忠祥那富有磁性的解说中,看到和听到的。那里是一块常年冰雪覆盖、北极熊和棕熊等大型动物出没的、人烟稀少、交通不便的地方。到了那里,风雪严寒相逼,茫茫冰原无路,白昼无尽,极夜无极,天地时空浑为一体,只有少量的爱斯基摩人以狩猎为生,走无可走,想无可想,就相当于到了世界的天涯海角。

带着一种探访世界天涯海角的朦胧的期盼,2018年夏季,我和女儿一同开启了我们的阿拉斯加之旅。

从地图上看,西雅图到阿拉斯加第一大城市安克雷奇,自驾3600多公里,(约2260英里),到阿拉斯加第二大城市菲尔班克斯3400多公里(约2145英里),两条路线一刻不停的开车,都需要耗时40小时以上。所以一般较少有人从美国大陆本土自驾到阿拉斯加,乘飞机到阿拉斯加后再租车前往旅行目的地是较好的选择。也有人从西雅图搭乘远洋邮轮到阿拉斯加旅行,海上航程不仅耗时不说,邮轮到达阿拉斯加西伍德港口后,停泊时间有限,很难再自驾到菲尔班克斯、瑟克尔等靠近北极圈的城市,无法较多体验北极地貌、风土与人情。所以,阿拉斯加纵深游,仍以飞机加当地租车自驾为首选。

阿拉斯加旅行,有几个重要的地标不可不知。

一是安克雷奇,阿拉斯加第一大城市。这里已经发展成为阿拉斯加的金融、教育、加工业和旅游业的中心城市,街道整齐有序,十几层的高楼栉鳞次比,城市面貌与美国本土的其他大城市相似,常住人口已经达到30万以上。周边有珍娜温泉度假村、阿拉斯加峡湾和滑雪胜地哥沃德可以游览。

二是海港西沃德。西沃德海港紧邻阿拉斯加峡湾,是乘船出海垂钓和观赏鲸、海豚、海狮、海獭、海豹以及各种海鸟的最佳地点。从安克雷奇驾车前往西沃德,一路都行驶在海岸峰峦、沼泽雪山和海港峡湾中,长约200公里的路程就是峡湾雪山风光绝佳的画廊。

三是德纳利国家公园。德纳利国家公园位于阿拉斯加中部,在安克雷奇和菲尔班克斯两城市之间,驱车自驾可以到达公园游客中心小镇,在这里再转乘公园的环游大巴进入公园内游览。德纳利是阿拉斯加最著名的国家公园,占地面积达600万英亩(2.43万平方公里),几乎相当于大半个中国的海南岛,是世界最大的生态与野生动物保护区。公园内保留了原始的雪山、冰河、森林、草甸、植被等,蕴藏了众多寒带和极地的特殊植物和野生动物,棕熊、黑熊、驼鹿、麋鹿、驯鹿、狼、刺猬等在这里自然繁衍生息,并且可以随处观察得到。每年夏天的旅游季节,来自全球各地的旅游者集聚在这里,有些是为了攀登麦金利峰,大多数则是为了观察各种野生动物。受到绝对保护的自然环境造就了德纳利国家公园无限纯粹和原始的生态。这里绝无人工喂养的动物和家畜家禽,也绝无任何原住民或移民定居,所有的私家车禁止入园,观察动物的游客或者取得公园的许可后露营和步行,或者搭乘公园巡游巴士,或者预订公园里的小飞机飞行观览,这里由此赢得了世界“最后处女地”的称号。从位于公园东面的唯一入口进入,乘坐游览车,行驶观览92.5英里(148公里),才到达公园核心地带。这里已经是公园公路的尽头,也是美洲最西端的公路尽头,再往前都是茫茫丛林、雪山、苔原和冰原,一直到白令海峡。

四是菲尔班克斯,阿拉斯加最接近北极圈的大城市。菲尔班克斯距安克雷奇361英里(578公里),驾车约需6小时,是阿拉斯加大学所在地和美国空军的重要基地。其夏日有22小时是白昼,冬日有22小时是极夜,是冬季长夜观赏北极光的首选城市。菲尔班克斯的原住民以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为主,现在的常住人口已经达到10万人以上,1902年因发现金矿而建镇并发展成为阿拉斯加的第二大城市,由美国本土经加拿大到阿拉斯加的高速公路到这里是终点,也是阿拉斯加铁路的北端终点。凡是要去北极圈的人,一般在这里转乘小飞机或者驾车前往。

五是阿留申群岛。从阿拉斯加本土经阿留申群岛一连串的岛链,可以较为快捷地到达俄罗斯的勘察加半岛和二战结束之前的日本库页岛等北方四岛,从阿拉斯加菲尔班克斯起飞的军机,2个多小时也可以到达俄罗斯的西伯利亚。二战时,日本曾经轻而易举地占领了美国阿留申群岛靠近北方四岛的几个岛屿。因此,阿拉斯加以及阿留申群岛的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美国军队在阿拉斯加驻扎有8万人及其家属,在这里部署了强大的导弹防御系统和空、海军基地。费尔班克斯市郊就设有空军基地,在去往北坡的公路旁边,驾车路过,常常可以看见F22等多款战机起降演练。

                        

据维基百科记载,阿拉斯加的原住民是起源于蒙古高原北部的黄种人,被印第安人称为“吃生肉的人”,即爱斯基摩人,较为正式的称谓是因纽特人。他们在几万年前通过白令陆桥来到阿拉斯加,那时白令海峡终年冰盖不断,从西伯利亚一端到东端的阿拉斯加利用狗拉雪橇即可通行,至于先民们具体的迁徙方式已无从可考,但是爱斯基摩人狗拉雪橇的传统却在阿拉斯加落地生根,这里每个城镇在每年冬季都要举行各种各样的狗拉雪橇比赛,最著名的是距离长达1000英里的国际狗拉雪橇锦标赛,有许多爱狗人士甚至主张将狗拉雪橇比赛作为冬季奥运会项目,这既是对阿拉斯加先民传统的传承,也是爱狗人士善良专一精神的坚守与宏扬。

阿拉斯加由最初的爱斯基摩人居住之地到被俄国人收入囊中,再由俄国人卖给美国,颇有一番周折。

17世纪中叶,在早期资本主义国家开始全球探索新航路、发现新大陆之际,俄国的探险家们也没有闲着。一只俄罗斯探险队的几艘双桅极地帆船前往北极探险时,因海上风暴被吹到了今天的阿拉斯加沿岸的育空河地区,他们便在此地登陆并建立了殖民地。但这只是一个传说。

俄罗斯船队首次抵达阿拉斯加的时间,通常是指1732年8月21日,船上有专业的测量师,对阿拉斯加海岸进行了初步的测量。真正与俄罗斯统治阿拉斯加相关的重要人物是维他斯·白令。白令出生在丹麦,成年后加入俄罗斯海军。1742年白令受彼得一世大帝命令,率俄罗斯海军舰艇在北极地区探险,他们沿着俄罗斯西伯利亚北部海岸线一直航行到了阿拉斯加地区,并发现了由阿拉斯加陆地延伸出来的阿留申群岛。由于白令对阿拉斯加和阿留申群岛周边的地理发现,西伯利亚与阿拉斯加之间的海峡被命名为白令海峡,这一片的海域也被称为白令海,尽管它们都属于太平洋。

事实上俄罗斯官方对阿拉斯加并没有进行正式的殖民地管制和规模性的移民,少许的私人移民都是俄罗斯民间皮货贸易商在阿拉斯加的科迪亚克岛做皮货生意而逐渐积累完成,俄罗斯官方和皮货商甚至都没有认真探寻阿拉斯加陆地内的纵深,也没有对这里的任何开发、建设或移民规划,他们主要是在阿拉斯加沿海探险,进行皮货贸易,这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阿拉斯加的自然生态。

直到19世纪中叶,欧洲各国之间你争我夺,酿成克里米亚战争。在旷日持久的克里米亚血腥争夺战中,俄罗斯最终战败。一心争霸的沙皇俄国看到了本国由农奴组成的军队与英国、法国自由民组成的军队之间的巨大差距,以及沙俄与英法在全球竞争和对抗中的实力差距。这促使俄国在进行农奴制改革的同时,也不得不收缩其国际版图。阿拉斯加就是在这个背景下由俄国转让给刚立国不久的美国。这样一来可以避免阿拉斯加被英国强占,白白损失。因为阿拉斯加毗邻英属加拿大辽阔的育空地区,而与俄罗斯西伯利亚本土则隔着白令海峡,英国若要强占阿拉斯加,那是分分钟的事情。二来转让阿拉斯加给美国,可让美国牵制英国在北美的势力,也可以策应守护整个西伯利亚的安全。

1867年3月30日,美俄双方最终达成以720万美元转让阿拉斯加主权的交易,合约生效日期确定在1867年10月18日,这一天被后来的美国阿拉斯加州政府确立为“阿拉斯加纪念日”(Alaska Day)。这笔交易成为世界土地交易史上面积最大的一笔交易。阿拉斯加全部土地面积为171.78万平方公里,占美国全部土地面积的20%,比美国本土面积最大的德克萨斯州的2倍还要多,也超过了中国面积最大的新疆自治区(新疆面积是166万平方公里),平均每英亩单价二分钱(每平方公里4.74美元)。

这笔由当时美国国务卿威廉·西华德操盘的廉价土地买卖,在那时的美国人心目中觉得并不值当,很多人揶揄冰天雪地的阿拉斯加是“西华德的冰箱”(Seward’s Icebox)。然而其后阿拉斯加陆续发现的黄金、石油、海产品、旅游资源等的价值,已经远远超过了其卖价的千万倍,这正应了西华德说过的话:“也许多少年以后,我们的子孙因为买到这块地,而得到好处。”

    三

阿拉斯加的丰富,可以用多姿多彩和深邃厚重来形容。

从气候而言,阿拉斯加并非我们想象中的终年冰天雪地。每年4月下旬到9月上旬,是阿拉斯加短暂的春夏秋三季之合,在不到5个月的相对温暖的季节里,凡是春夏秋三季我们能够在内陆温带观察到的自然生态变化在阿拉斯加都有。尤其是夏季的7月和8月,这里绿草茵茵,鲜花盛开,最高气温不会超过30摄氏度,低温约10摄氏度,平均气温10-24度,非常适合避暑。即使在漫长的冬季,阿拉斯加各地因纬度高低不同,寒冷程度也有较大差异。在南部紧靠阿拉斯加海湾的安克雷奇及其周边地区冬季温度最低才零下12、13摄氏度,甚至比美国纽约、波士顿等地的冬天温暖,难怪安克雷奇附近的哥沃德滑雪场被誉为全球最好的滑雪胜地之一。

阿拉斯加的寒冷地带要数中部和北部的高原地区,即菲尔班克斯以北的地带,从南部的海湾驾车经过这里,一路都是上山爬坡,海拔高度不断提升,平均气温也越来越低。费尔班克斯冬天最冷的气温达零下28摄氏度,再往北,进入北极圈的北坡,冬季就要用冰天雪地来形容了。

阿拉斯加气候的多样性还体现在它的极昼、极夜和极光。从南到北,越是往北,极昼和极夜就越加漫长,极光也越容易出现。每年3月到9月,是极昼的日子,白天可以长达22个小时,或者说最短时夜晚就两三个小时,转瞬即逝,住宿的酒店会贴心的给你准备好眼罩,以免光照刺眼难以入眠。从9月到来年的3月,又是极夜的日子,阿拉斯加的北部每天都好像生活在夜里,天亮的时间在极端时也只有两三个小时,极光就在极夜的时间里经常出现,要看极光,需要在每年9月后的冬季到费尔班克斯或更北的地方。

就地理环境和自然生态的多样性、原生性而言,阿拉斯加约有300万个湖泊,其中有94个湖面宽达10平方英里以上,有不少人家沿湖置业定居。从中国往返美国各大城市的民航飞机在途经阿拉斯加时,可以从空中俯瞰到许多大大小小的湖泊,其中还有个别的温泉湖泊。费尔班克斯附近的珍娜温泉度假村是一个闻名遐迩的旅游胜地,这里的天然温泉湖泊富含对人体有益的矿物质,吸引了许多游客前来度假。在凉风习习的旷野乃至冰天雪地里浸泡着热气腾腾的温泉,是一种至高无上的享受。

在北美排名靠前的20座高山中,有17座位于阿拉斯加境内,其中海拔6193米的北美第一高峰麦金利山峰耸立在德纳利国家公园保护区内。麦金利山一度被视为全球最冷的山脉,冬季气温会降到零下40度左右。阿拉斯加人说:“别看珠穆朗玛峰是世界最高峰,可那是崛起在5000米海拔的青藏高原的基础上,要讲相对高度,麦金利峰绝对是世界第一,相对高度直接在5000米之上。如此傲娇的传说,诱惑着来自全球的登山爱好者不分冬夏,在这里安营扎寨,面对攀登麦金利峰,一决高低。

阿拉斯加境内更是拥有大大小小的数百支河流,其中最大的要数育空河。它发源于加拿大育空地区和BC省交界处,水量充沛,河网密布,支流众多,先流向西北,经过加拿大育空地区,进入阿拉斯加到育空堡之后又转向西南,最后注入白令海峡。育空河全长3185公里,流域面积84.952万平方公里,育空地区和阿拉斯加各占略一半,除了养育了育空地区和阿拉斯加丰富的动植物、鸟类和鱼类之外,流域内还是盛产黄金和其他矿产资源之地。美国著名作家杰克·伦敦在他关于西部和北方淘金的小说中,称育空河为“母亲河”,孕育了独特的北美文明以及白人、印第安人和因纽特人在淘金热时代的生命之歌。

湖泊、雪山、峡谷、河流、草甸等多样化的自然生态,包括石油、黄金、煤炭、锌、铁矿石等矿产资源,以及渔业资源和旅游资源,为阿拉斯加的丰富增添了无尽的深邃内涵。今天,已经没有人再将阿拉斯加视为冰雪覆盖的不毛之地,而是作为具有开发、旅游等多重潜力的战略宝地。而且阿拉斯加丰富的资源和产业为当地政府带来了丰厚的收入,近年来阿拉斯加州政府每年都要为本地居民分红2000多美元,还对正式迁入阿拉斯加的美国居民给与现金奖励。

阿拉斯加的多姿多彩又体现在它在漫长冬季之外其他季节的多样化地貌。夏季从阿拉斯加海湾驾车一路向北,沿途都是高坡、群山、森林、苔原、湖泊、河流。随着海拔逐渐增高,地貌变化也愈加明显。在安克雷奇附近,森林植被多有温带或亚温带特点,高山植被特别厚密,往往与灌木丛相接,难分彼此,森林树木品种亦呈现多样,云杉、冷杉、橡树、桦树、杨树、柳树等不规则地繁茂生长。到了费尔班克斯附近的高原,成片的森林逐渐褪去,大片的草原上稀疏地散布着并不高大的冷杉、松树等针叶耐寒植物。费尔班克斯以北,进入高寒苔原地区,树木就很少见了,地貌大都是较为稀疏的绿苔,偶尔在山峦的峡谷或凹地,出现一小片针叶林,但成不了规模,也许寒冷剥夺了它们生长扩张的权利。

阿拉斯加受保护的寒带和亚寒带的野生动物,或许在全球最为广泛和集中,它们在这里自然繁衍,和谐生存,冬季入眠、猫窝或潜行,夏季悉数出动,斑斓生长,让旅行者大饱眼福。在德纳利国家公园,旅行者用肉眼可以观察到的野生动物有:棕熊、黑熊、驼鹿、麋鹿、驯鹿、狼、刺猬等,珍希的飞禽有美国国鸟白头鹰(美洲雕)、苍鹰、金雕、草原雕等等。在阿拉斯加峡湾,游客乘游艇在海湾里可以看到鲸、海豚、海狮、海獭、海豹以及在峡湾崖壁或小岛上栖息度夏的各种各样的海鸟或候鸟。

阿拉斯加的丰富,还在于它单纯的极致。它的草原、苔原和其它植被、森林所体现的绿色,有深绿、中绿、浅绿、墨绿、灰绿、土绿、草绿等等;它的天空和海面、湖面所呈现或映衬的蓝色,可以有深蓝、中蓝、浅蓝、湛蓝、藏蓝、蔚蓝、湖蓝、水兵蓝等等;它的白云、雪山、冰川、瀑布、冰河所表现的白色,有雪白、洁白、纯白、灰白、乳白、土白等;它的草甸、苔原无限广阔和深厚,野外没有任何人工放牧、饲养的猪马牛羊等家畜家禽,草甸植被的深厚处踩上去,就像踩到了席梦思床垫,可以蹦起来;它夏季的朝晖和晚霞似乎融为一体,晚霞刚逝,朝晖又现,彼此相通,难以区别。它们不仅绚烂多姿,光彩夺目,清新怡人,而且因为苔原视野无尽,拉出人类目力所至最长的地平线。

阿拉斯加丰富资源的维护和保持,得益于它的近乎苛刻、绝对的自然生态保护,仅石油资源的开采利用一例就能清晰说明。阿拉斯加北部邻近北冰洋的地区称为北坡,盛产石油,早在上世纪60年代就尝试开采,1974-1977年建造了全球第一个寒带陆地远距离输油管道,管道全长1286公里,从北坡到濒临太平洋的南部不冻港瓦尔迪兹,纵贯阿拉斯加南北,采用和发明了管道建设和输油的许多新技术,花费了巨大的投资成本和代价。按说,石油开采后在当地建设炼油厂加工炼油,成本低,利润高,也有利于当地民众低价消费。但是,阿拉斯加州坚持不在本州建设炼油厂,以保护生态环境。因此,阿拉斯加的石油经过长距离管道输送,装船运送到美国本土的炼油厂加工,然后再将阿拉斯加需要消费的汽油、柴油、天然气等运送回本地。这一去一回,明显增加了阿拉斯加本地人消费汽、柴油的成本。开车在阿拉斯加各地加油,其油价和美国加州的油价相差无几,比美国内地各州的油价高出许多。在阿拉斯加人看来,为了生态环境的保护,这种付出或者高成本是值得的。

    四

阿拉斯加的宁静,不是简单的安静、肃静、或者寂静无声,而是深邃、辽阔、悠远、广袤、安详、四顾无人、没有工业噪音和污染的纯自然生态的本真。

阿拉斯加主要城市远距美国本土3500多公里,其间相隔的加拿大育空地区寒冷荒芜,地广人稀,在其48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仅居住着3万多人,荒凉冷背的生存状态客观上阻却了美国本土居民举家迁往阿拉斯加。尽管阿拉斯加州政府积极鼓励美国本土居民迁往,迄今,阿拉斯加也不过只有70多万常住人口,其中接近一半居住在安克雷奇。人口少,是减缓自然生态压力的最大减压器,也是换来安宁的最重要的客观条件。

对待居住环境人少人多哪个更为适宜的看法,华人与美国人以及欧洲人有着绝然不同的观点。大多数华人,尤其是在中国大陆生长的城市华人,从小就在拥挤逼仄的环境中生活,与他人共居一体、共处一群是当然的生存习惯,再加上华人天生喜欢扎堆、热闹、喧哗,与较多的人聚合在一起,最好门前不远就是灯红酒绿的街区闹市,是华人居住择业的首选。因故,中国上海徐家汇、静安区和北京东、西城区的房价之高,直逼全球之最。相反,传统美国人和欧洲人通常都希望生活在远离人群和闹市、自然生态环境优良的偏僻之处。譬如,与人烟稀少的湖泊、河流、森林、山谷等毗邻而居。在去往阿拉斯加北部的公路上,尽管往来车辆很少,植被也愈见稀疏,但时常还是可以看见安放在公路旁零星的私人家庭邮箱,说明还有人家居住在公路两旁低矮的树林里,还有美国邮政局的公共服务,而这些地方已经远离费尔班克斯有3、4个小时的车程,已经接近或者到达了北极圈!我不由得联想到,如果是在冬季冰天雪地的严寒里,在这里孤独地居家过日子,得有多么强大的定力!而这种定力,一定来自于居民内心无与伦比的宁静。

宁静与喧闹,各有优缺点,人们也自有选择。年轻人一般喜欢喧闹,老年人通常钟意宁静,或许是因为年轻人荷尔蒙分泌旺盛,需要在有更多人的场合展现自我,择偶发泄;而老年人垂垂暮年,黄昏将近,动能衰减,只求自保安度晚年,没有多余的精力闹腾。华人多数热爱喧闹,欧美人大都倾向宁静。除了民族文化传统、生活习惯使然之外,还有华人喜欢扎堆嗜赌的基因作祟,这是华人几千年小农经济社会的统治方式、作息方式使然。在皇权专制统治下的小农经济社会,农民身份地位低微如蝼蚁,只有狗苟蝇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躬耕劳动,绝无独立自强,来去自由,农闲扎堆赌博,是他们唯一的解脱和乐趣,誉满世界的华人赌博游戏——麻将,发明于中国,堪称名至实归。欧美人无论居住集中或分散,王权约束宽松,个人相对自由,除了崇尚自然的天性之外,受基督教影响很大,内心宁静与宗教信仰直接相关。

宁静的获得及其与安静、肃静或者寂静无声的区别,在于外在的客观环境和内心自觉的修为。

就客观环境或条件而言,全球各地寻找宁静之处并不难。宁静的环境一般都伴有远山、湖泊、河流、海湾、草原等。凡是人群较多的地方,即使美如仙境,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的人流及其吃喝拉撒睡,也会将仙境中最美的宁静驱散,空留一片外在的映像,美国有些国家公园限制入园游览人数,就为保护公园相对的宁静。人烟稀少的地方,如果没有了翠绿的高山或雪山,没有湖泊、沼泽、草甸与河流,没有清新怡人的空气,还能找到宁静的感觉吗?在浩瀚的沙漠、戈壁、大洋深处,不可谓不安静,但你的心灵却因环境枯燥乏味、缺乏比照想象而难以放下、归于安宁。每每在皑皑雪山或者翠绿高山环抱、四顾无人的清澈的湖边,我都会有一种心灵的悸动,假如有一天我要逝去,就把我沉入湖中或着烧成骨灰撒在周边的山坡上、草丛中,让我和高山、湖泊融为一体,永远陪伴和守护着这份深沉的安宁。

就心灵的宁静而言,华人对之有许多不同的阐释。佛家将出家或归隐视为人类对心灵宁静的终极追寻,即割断七情六欲,离别滚滚红尘,进入精神极乐世界,见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遇风不动,见怪不惊,一心事佛,心灵空彻透明,就是最高的宁静。这种境界非凡人可及。道家将宁静归于深山老林中的打坐、修炼,憧憬通过宁静得道成仙,长生不老,炼丹、修武、留髯、读经、辟谷等,都是道家追寻宁静之道。现代中国大陆还有不少人躲进秦岭大山,追求超脱凡世、回归自然的宁静。世俗之人,包括许多儒家仕人,则是将内心的自我追求、自我修为、自我解脱、自我放下作为宁静的出处与归宿,“遇则入阁拜相,不遇则诗酒文章”,苏东坡、王安石、辛弃疾、刘禹锡、郑板桥等古代名家,都通过诗词歌赋描写了他们在不同境遇下对于心灵宁静的感受。

也有一些人将宁静归于心灵本空,即人生最好没有什么复杂的经历,不面对红尘俗世的诱惑,生来就在相对空静的环境中生活,自然就可以抵达宁静,许多高德大僧、大师就是这样炼成。我对这种看法颇不以为然。一个人如果自幼就没有什么经历,没有人生起码的酸甜苦辣咸五味体验,更没有跌宕起伏、备尝坎坷的生命过程,何以会体悟人生,进而为他人揭示人生真谛。民国大僧李叔同能够有所修为,与他前半生的丰富经历颇有关系;美国电影《海上钢琴师》描述的在邮轮上诞生的钢琴天才遭遇上岸后俗世的种种困惑,在于他从小长大的海上邮轮的单纯且封闭的环境;现代佛道教“大师”中骗子屡屡闪现,在于信众里聚集着太多的“巨婴”。试想,一个从未迈出山门或者很少迈出山门的佛道教高僧、大道或主持,要对历经人间喜怒哀乐的众生作出启迪,得要多么丰富的思想、多么善解人意的心灵和多么强大的精神。如果从小或者在青少年时代就出家封闭在寺庙、道观、经院里,能够做到这些,除非是神!

心灵的宁静,不一定要经过大风大浪或者万千丰富才能获得,但是自然界和人间社会的千姿百态一定会给人的心灵注入多样化的比较与抚慰。当你为工作压力焦虑不安时,回归自然的田野度假,一定让你多少有所释怀;当你深夜难眠、辗转反侧时,回顾自己曾经看过的雪山、绿野、江河、湖泊,一定会让你有所放松;当你为身体健康或儿女情长担忧烦恼时,走向远方江海大山,也一定会在一定程度上治愈你的心病。

丰富与宁静,往往是矛盾的统一体。过于追求丰富,失去生态环境或内心的控制,不仅会丧失宁静,还可能带来灾难;过于守护单纯的宁静,缺乏丰富的支撑,宁静就会是乏味、枯燥的憋闷,没有丰富的滋养,宁静就是孤寂。

阿拉斯加,以自然生态的丰富,滋养了社会和人文环境的多样化宁静,也为诸多野生动物提供和维护了美好、宁静的家园。丰富和宁静,在这里实现了完美的和谐共存。冬有极光滑雪,春有万物复苏,夏有百花盛开,秋有丰收贮藏。想要观察和体会极致的丰富中的宁静,就去阿拉斯加吧!

丰富的宁静,完美的人生过程与结局。

丰富的宁静,值得一生追寻。

阿拉斯加,丰富的宁静去往阿拉斯加费尔班克斯的公路上

http://s1.sinaimg.cn/mw690/001xChRRzy7mrWlxVrG60&690安克雷奇一家民宿酒店户外

http://s3.sinaimg.cn/mw690/001xChRRzy7mrWsHCbE52&690阿拉斯加峡湾开头

http://s1.sinaimg.cn/mw690/001xChRRzy7ms34VvQQ60&690阿拉斯加峡湾一侧

http://s10.sinaimg.cn/mw690/001xChRRzy7mrWStACtd9&690阿拉斯加峡湾风光

阿拉斯加,丰富的宁静阿拉斯加安克雷奇附近雪山

阿拉斯加,丰富的宁静得纳利国家公园入园口

阿拉斯加,丰富的宁静云雾中或隐或现的麦金利峰

阿拉斯加,丰富的宁静一只硕大的棕熊在得纳利国家公园山坡上游逛

阿拉斯加,丰富的宁静阿拉斯加随地都是湖泊,据称有300万个。

阿拉斯加,丰富的宁静阿拉斯加一个边远地区的法院,旁边是警察所。

阿拉斯加,丰富的宁静得纳利国家公园远景

阿拉斯加,丰富的宁静阿拉斯加公路保护状态

阿拉斯加,丰富的宁静头顶驼鹿之角

阿拉斯加,丰富的宁静与女儿在阿拉斯加最东端公路尽头合影留念时,这位国家公园警察积极参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