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對歐政策生變 消極影響不容低估

更多精采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國內下載(APK)

圖片1.png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英國首相梅 (圖源:東方IC)

執政一年半以來,特朗普政府對歐洲的政策逐漸清晰,其脈絡貫穿於2017年12月18日白宮發布的《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2017年7月6日特朗普總統在華沙發表的演講以及2018年6月26日美國國務院負責歐洲暨歐亞事務的助理國務卿韋斯·米切爾在美國參議院對外關係委員會歐洲與區域安全合作小組聽證會上的證詞等文件之中。

從表面上看,特朗普政府的歐洲政策體現了美國對外政策,特別是其聯盟政策延續性較強的特點,它重申美國信守對歐洲盟友與夥伴的堅定承諾和北約第5條款的規定,並主張強化美國與歐洲盟友、夥伴在政治、經濟及軍事安全領域的合作。但從深層次來看,特朗普政府的歐洲政策所蘊含的變化不容忽視,這體現在,它致力於以毫不隱諱的威脅手段強硬要求歐洲盟友分擔更多防務責任;無限期擱置《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關係協定》(TTIP)談判;在是否支持歐洲一體化進程問題上採取模糊立場。特別是,它將美國的歐洲政策目標確定為“保衛西方”,妄稱“現今,歐洲再次成為重大戰略競爭區域,它面臨著多重壓力,其中包括來自俄羅斯和中國的戰略攻勢……美國的歐洲戰略首先基於美歐雙方必須認識到他們要認真對待這種地緣政治競爭現實。美國的目標……是保衛西方。”而“俄羅斯想分裂西方,中國想取代西方”。

特朗普政府對歐政策的上述變化與其“美國優先”的競選與施政理念以及在內政外交領域表現出的強烈“去奧巴馬化”傾向有着密切聯繫。同時,值得注意的是,拉攏、打壓、恫嚇等手段也被其運用於推行對歐政策、處理對歐關係之中。

“美國優先”的施政理念意味着,繼奧巴馬政府的亞太再平衡戰略之後,特朗普政府則將美國的戰略重點轉向國內。特朗普認為,在其之前的美國政府未將美國的利益置於優先考慮,由此導致美國受到了不公平待遇,而他則要為美國“討回公道”。在這一點上,即使盟國也不例外。有鑒於此,他一再指責歐盟的對美貿易是“不公平”的,主張對進口歐盟的鋼鐵和鋁增加關稅。他還一再指責北約盟國讓美國承擔了“不公平”的防務費用,並強勢推動歐洲盟友增加防務預算投入。

與其將戰略關注重點轉向國內事務密切相關,特朗普政府對於國際事務的關注與資源投入相應減少,而它並不情願讓其他國家或國家集團填補由此造成的所謂“權力真空”,因此,它便頻繁扮演一個“攪局者”的角色。

具體地說,執政以來,特朗普政府雖先後主動退出了一系列重要國際機構和協議:《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巴黎氣候協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伊朗核協議等,但它並不情願其“國際領導權”旁落。因此,一方面,它對中、俄倒打一耙,將中、俄定義為“修正主義國家”,極力炒作所謂來自中、俄的戰略競爭威脅,並以“保衛西方”為口號,呼籲美歐聯手應對,企圖以此達到孤立中、俄,凝聚大西洋聯盟的目的。另一方面,在渲染中、俄威脅的背景下,特朗普政府頻繁向北約盟國“催債”。顯然這種做法既有利於促使其北約盟國的防務“欠款”更快到位,以緩解美國承擔的北約防務投入壓力,又有助於迫使美國的歐洲盟友將精力集中在“籌款”上,而無暇顧及在國際舞台上施展更大的政治抱負。與此同時,特朗普政府不顧歐洲盟友的反對、苦勸,傲慢退出巴黎氣候協議和伊朗核協議的做法無異於向歐洲表明,沒有美國的支持,由歐洲參與或領導而達成的任何國際協議就是“廢紙”一張,從而進一步打擊歐盟及其成員國的國際聲譽和威望,以免其覬覦或挑戰當前由於美國向內看戰略和 “退群”風波而造成的近乎於“空置”的全球領導地位。

特朗普政府的對歐政策,特別是其中所包含的種種變化對於美歐跨大西洋關係的消極影響及其外溢效應不容低估。這主要體現在:

其一,特朗普政府不斷向其北約歐洲盟國施壓,促使後者將防務預算提高到GDP的2%,這對於近年來麻煩不斷的歐洲國家而言無異於雪上加霜。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歐洲接連遭受了一個又一個危機的衝擊:歐債危機、難民危機、英國脫歐等,加之這些危機相互疊加,這本已讓相關歐洲國家不堪重負,而今特朗普政府緊鑼密鼓催要美國對歐洲的“保護費”,無疑是給歐洲帶來了又一個嚴峻挑戰,使其面臨的困難進一步加重,對此,歐洲人的感受不言自明。

其二,特朗普政府對於歐洲一體化的消極態度也會使美歐之間的離心傾向加深。對於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帶來的毀滅性災難的歐洲國家而言,歐洲的一體化事業是一個創舉,是歐洲國家謀求和平、穩定與繁榮的重要保障,對此,二戰後美國歷屆政府是高度認同並明確支持的。現今,特朗普總統所發表的有關歐盟“佔美國便宜”的不當言論及英國應以更強硬的方式與歐盟進行“脫歐”談判的主張等似乎表明,特朗普政府正在偏離美國以往在歐洲一體化問題上所持的支持立場,而這對於歐盟及其成員國所造成的傷害是毋庸置疑的。

其三,特朗普政府在國際舞台上打壓歐盟,必將加劇美歐之間的分歧與裂痕。冷戰結束後,特別是新世紀以來,隨着歐盟一體化的加速推進,歐盟在國際舞台上扮演重要角色、爭取更大發言權的願望日益強烈。但是,特朗普政府無視歐洲盟友的這一願望,在國際事務中一意孤行,踐踏歐盟參與或主導的國際協議的尊嚴,阻礙歐盟政治抱負的實現,勢必導致美歐之間齟齬不斷。

最後,特朗普政府祭起“保衛西方”的大旗,人為地在所謂“西方”與“非西方”之間“築牆”,企圖使不斷融合的國際社會陷入分裂,特別是促使大國關係由協調合作走向戰略競爭,由此造成的對於歐洲、美國自身以及世界的危害將更為巨大。

(劉得手,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外交研究室副主任,中國論壇網特約作者)

更多中國理論權威解讀,盡在海外網—中國論壇網(www.china-theory.cn)。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