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省闻人录-司威立】做一个社会上有用的人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司威立

一九六七年我带了不到一百五十美元来美深造。二零一五年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举行的美国厨艺协会年会晚宴上,获登入美国厨艺名人殿堂。这是该会有史以来第一位亚洲人,也是第一位中国人进入名人榜。在接受这项荣誉时,我告诉了1200位观礼的贵宾,“在我的人生中没有退休这两个字,我会将我的余生奉献给全世界的年轻学生和年轻厨师”。的确,我人生的座右铭是做一个对社会上有用的人,做一个好老师,也永远做一个终生学习的好学生。

从一九六七到二零一七这五十一个年头,从在旧金山城区一间小咖啡餐厅做洗碗工到做一所私立大学的厨艺管理系主任和教授,我秉承着‘敬业’和‘做中学’两个信念,扮演好我要做的角色,要做一个有用的人。

人生的路途非常玄妙,不知在何时何地都可能遇到帮助我的‘贵人’,这些贵人有的指点了我人生旅途的方向,有些贵人则在工作环境中做了我的导师,引导我如何上进,如何走正途甚至扶了一把,让我的事业更上一楼。

我常常告诉我的学生,自己的坚持是主观上努力的方向,然从客观的角度,贵人让您加快脚步,走向成功之途。但是人生并非那么顺逐,有‘贵人’,必然也有‘俗人’,我不愿意用‘恶人’这个名词。俗人者自俗也,以自我为主,不顾别人利益,自私是人性,然自私而利人者是双赢,自私而不利人者,不能接受,自私而又害人者则要敬而远之。每个人的历程中都会有这种经验,只希望是人生的一项历练而不会伤害太多。

来美的初期,蒙老同学刘家柱先生指点,不要做一个在旧金山中国城中餐馆打工的留学生,而将在一个难得的机会送到世界知名的五星级酒店FAIRMONTHOTEL去打工并学艺。在这种最高级的酒店,在工作中不但学到最佳国际餐饮礼仪和饭店经营管理的点点滴滴,更可以将语言学好。家柱是兄是我来美的第一个贵人,我是一个非常饮水思源的人,对他的感恩永远铭记在心,因为他指引了我未来旅美人生的规划。当时FARMONT·HOTEL的餐饮部的总监是出身MIEHIGAN大学,餐饮管理系的DENNIS,有丰富的餐饮工作阅历。当他发觉我是一个企管所学生时,对我另眼相看,再加上我工作的认真,于是他决定培养我,使我在十二年的FAIRMONT工作生涯中,成为一个很专业的餐饮专业人。DENNIS是我第二个贵人。

一九七八年应家姐的征召,从美丽的旧金山搬到冰天雪地的宾州,匹茨堡。家姐ANNA酷爱烹饪,曾是台湾烹饪名人傅培梅的高徒。随夫来美,定居于匹茨堡,因熟爱中餐烹饪而开始开班授徒,她也是位认真教菜的好老师,并且非常善于人际关系。如此多年下来,不但学中菜的桃李满天下,也变成当地电视台表演中菜的常客,媒体的魅力使家姐ANNA无法婉拒开一间她自己的特别餐馆,由于她多年来教的外国学生多半为官商贵妇,于是她的餐厅自己门庭若市。要我这有十几年高级饭店管理有经验的老弟来帮她发扬光大,是很自然的事情。

离开阳光明媚,又那么好气候的三藩市是一项很大的挣扎,尤其是我还有一份非常好的管理阶层的工作。从一九七八到一九九零年这段时间,我最大的两个收获是在宾州厨艺学院兼课教餐饮管理,而有机会以该校兼课讲师的资格,免费修了所有该校西厨料理的课程,使我对西方料理的基本技艺与原理有了全盘的了解。另一项难得的收获是透过经营餐厅的机会,认识许多大企业的领导人,甚至运动明星。因为我们的餐厅是一个当地上流社会人士集聚的焦点之一。这些令人难得的人生过程和历练使我变成一个很严谨很敬业也更专业的餐馆人。

自从经营餐厅之后,我不但努力同厨师们学习厨艺,且每年我必定出国遍访名厨学艺,不但可以促进餐厅的菜肴有进步,也是自我进修的期许。于是接下来的岁月就大半埋藏在厨房的自我角落,研发新菜和新餐單从未间断过。

在匹茨堡的另一项心得是幸运的认识了一位知名的德裔名厨RICHARD,他当时是我们附近一家私人俱乐部OAKMONTCOUNTRY CLUB 的行政主厨。RICHARD变成了我的师父,在他的教导下,我西厨技艺更有进步,也因为他当时是美国厨艺协会的总会长,而引我成为匹茨堡分会的会员。于是在他的指导下,经过八年时间,我经過考笔试和烹调而获得美国厨艺协会行政主厨(CERTIIFIED·EXECUTIVE·CHEF)资格。也和当地及地区的西菜主厨联系密切。

如此多年的历练,经营餐厅和继续学习,使我不但在本科MBA上有更多的实物经验,在中西烹饪方面也能更有进步,时有机会将中国饮食和烹调介绍给美国厨艺主流社会,也与美国厨艺团体建立了良好关系。

一九九零年,因匹茨堡冬天的酷寒不易年渐长的我退休,乃因缘际会搬来了酷热但没有寒冬的凤凰城,继续我的餐饮生涯。凤凰城的饮食文化和东海岸不同,且人口流动性大,管理方针也必须务实的改变。一九九六年因本地厨艺协会会长的推荐,我有机会进入了教育界担任凤城艺术大学厨艺系首创系主任,九零年代的厨艺教育没有现在这般成熟并有体制。从厨房规划,招请讲师,整编教程,选取教科书和招生,想起来那真是一项大工程,尤其是在一个完整教育体系的私立大学,百双眼睛看着我这个唯一的亚裔系主任,是好奇,是怀疑,还是观察。那段时间是我立足校园最艰辛的一段日子,我必须比别人更努力,更有效率的建系和办好教育。教务长LEVENSON对我的肯定和支持使我在两年之内,由七个学生扩建到二百个学生,而变成校内最大的科系。因为有了资源,在后来的数年内,我也被会员选为凤凰城厨艺协会会长,为全凤城大饭店,餐厅和西方厨师服务並与凤城西方餐饮业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从另外一个角度也为厨艺系学生和毕业生找到了很多就业的机会和出路。在厨艺教育领域建立了很多成绩,也培养了成千的厨艺餐饮人才遍及全美各地。

美国主流社会与东方社会最大的异点是当一个专业人士在其专业上有成就或有贡献时,自然会受到同业人的推荐,于是这些年来,在专业协会的地区和全国性年会中,我很荣幸的获得很多成就奖。其中包括教育成就奖、厨艺特殊贡献奖、会长特勋章等。二零零二年我也因资历,工作和贡献而成为美国厨会厨艺院士。身为院士必须以身作则,作为年轻人的榜样,多做公益和为青少年厨艺教育奉献。

二零零八年奉命去TUCSON建立分校,又是从盖厨房,请教授,招学生做起,因为我已经有了一九九六年艰辛建系的经验,还真是识途老马,驾轻就熟,从七个学生,在两年内扩充到二百位学生,且建立了更高的学术与技艺的水平。

二零一三年,从系主任工作退休,应学校要求,继续以客座教授身份教两门课,我也将我的服务范围扩展到美国之外的亚洲,我应邀到许多亚洲国家的国际大赛担任主审和评审。除了做评委之外,最重要的工作是讲评,告诉年轻厨师作品的优缺点和建議改进的地方。这是学校厨艺教育的延伸,更重要的是我们做评委的也从众多年轻人身上学到他们的创意和年轻人的智慧。每次出国都能在知识和技艺上满载而归,使我的退而不休的人生充满了年轻人的动力和能源。

应邀到许多亚洲大学,尤其是台湾和大陆为学生分享我们的经验和知识。也有很多机会受邀到大企业去分享许多专业上的资讯,更重要的是大部分的工作都是在奉献和做义工。

做一个有用的人去奉献给社会是最最快乐的人,我无怨无悔,我也不会停止我的工作,因为,年轻人的壮大就是我最好的回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