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泪的蛋炒饭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李瑞志

同事来我家玩,天黑告辞时却下起了瓢泼大雨。他说肚子饿得咕咕叫,央求我给他做点饭吃。这可难住了我,像我这种九零后独生子女,泡方便面是拿手好戏,又怎么会做饭呢?更何况,家里连一根青菜也没有,只剩电饭锅里的一碗剩饭。

迫于兄弟情义,我只好拿出了我的看家本领——蛋炒饭。

我使出浑身解数,手忙脚乱半天,终于把蛋炒饭端上了桌:“兄弟,将就吃吧!”

我等待着他皱眉或者咆哮。哪知他只吃了一口,就突然激动得泪流满面,接着就狼吞虎咽起来。一大碗饭,他很快就吃了个底朝天,还说:“就是这个味道,真好!可以再来一碗吗?”

我一下惊住了。我做的饭,有这么好吃吗?我朝他摆摆手:“真没了!你下次来,我再给你做吧!”他一把握住我的手:“好兄弟!你是怎么做出这种美味的蛋炒饭的,麻烦教我一下好吗?”我头脑一片混沌,我连油盐放了多少也不知道,也不知是先炒的饭,还是先炒的蛋。为了摆脱尴尬,我说:“雨停了,你先回去。等会儿我把蛋炒饭的方法整理成文字,发给你吧!”

他一走,我就赶紧去尝锅里的剩饭,看今天到底炒出了什么美味。可是,我只吃了一口,就忍不住吐了出来,又咸又苦,这哪是人吃的东西!我连忙打电话给他:“你怎么了?这种蛋炒饭都吃得下去,还要向我学,故意挖苦我吗?”

“不不不,你做的味道和我太太做的一模一样,自她走后我就再也没尝过这种蛋炒饭了……”

我突然想起来了,他的太太和我一样都是九零后独生子女,半年前的出车祸去世了……

 

作者简介:李瑞志,20岁。武汉工程科技学院机电学院14机电学生。湖北高校文联文创中心副主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武汉市江夏作家协会会员,《高校文学》杂志编委。
于苏里南《中华日报》泰国《中华日报》美国《伊利华报》《团结报》《江夏报》《三门峡日报》《长江诗歌报》等国内外报纸发表文章百余篇。于《延河》《赤壁》《大江》《阅之声》《江夏文艺》《中旅文学》《玉融文学》《中华文学》等各地杂志发表文章两百余篇,并常于校刊《创》发表作品。作品入选《中国青年访谈散文诗歌集》《中国大学生文选》等多部文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