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籍华人参政先驱—邓悦宁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崎岖旅美 悲惨难忘之路

       邓悦宁别名荣勋,1904年2月4日出生于广东省开平县赤坎镇护龙乡永安里一个华侨家庭。

早在美国掀起“淘金热”时期,邓悦宁的祖父母就已经从中国移民到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他父亲邓道隆,在加利福尼亚州出生,20岁时奉父母之命,回到家乡与黄氏完婚。悦宁出世后两年,他父亲独自回美国,很少寄钱回家。童年时期的邓悦宁主要靠母亲辛勤劳动的微薄所得供其读小学。

1916年,邓悦宁跟随族兄到广州升学,在市立学校读了半年,因受当时社会上出洋浪潮的影响,便萌发了出国谋求发展的思想,于是探听过埠的门路。当他得知父亲出生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自己也可以成为美国公民后,他写信给父亲,要求到美国去,以求得到好的出路。

1918年冬天,邓悦宁年仅十四岁,他的父亲邓道隆替他在美国办好移民手续,写信通知他到加利福尼亚州去。于是他在广州登上了一艘开往旧金山的轮船,并在船上充当侍者,换取微薄的小费维持生活。在船上经过三个多星期的远洋航行,饱受太平洋波涛颠簸之苦后,终于在1919年1月抵达旧金山码头。但是,迎接他的却是美国移民局派来的一艘小火轮和一群凶神恶煞的移民官员,把他和其他新移民一起送到天使岛上的拘留所裹。

天使岛是美国旧金山港外的一个小岛,从1910年至1940年,被美国移民局用作对新移民进行入境前的审查站,那时先后约有五万名中国新移民在那里备受歧视虐待。在这个仿佛为“人间地狱”的拘留所的木屋裹,三层而狭窄的“碌架床”挤满了新移民。伙食十分恶劣,没有浴室和厕所,还要接受裸体检查。如发现新移民患有传染病,一关就是一年半载,有的还被投回“唐山”(驱逐出境),新移民的身心遭受到极大的摧残,有的不堪侮辱而自杀了,造成了不少人间悲剧,邓悦宁当时接受的是“不受欢迎的移民”待遇,在那裹,他忍受了三个月暗无天日,备受凌辱和歧视的禁闭生活,并渡过了他15岁的生辰,这段形同牢狱生活,给他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深刻的烙印,使他深刻体会到其他移民过去所受的苦难,激发了他非要消除种族歧视不可的志气。他暗中发誓:将来如果能在美国居留,一定要成为律师,要为改变不合理的、充满种族歧视的移民法律和不人道的待遇而奋斗。

1919年4月,经他的父亲多方申请和活动后,邓悦宁获准离开天使岛踏上三藩市。

漫漫求学 执着探索之路

       到了美国后,他在旧金山一位同村叔伯开设的一间杂货店当佣工。后来,又转到一间洗衣馆去当洗衣工。邓悦宁获得在美国居留权后,迫切希望能进旧金山的公立学校读书,以便将来专攻法律当律师。可是,当时加州有一条特别法规,不许不会讲英语的人进入该州的公立小学念书。这是继天使岛备受歧视后,美国当局给他的又一次歧视。公立学校进不去,他只得改人旧金山唐人街的华人浸礼会学校。但令他感到遗憾的是这所学校不教英文。他后来回忆说:。我在华人浸礼会学校只学到三个英文,那就是:JESUSLOVESME(耶稣爱我)。。后来,机会终于到来了,邓悦宁的另一位住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的同村叔伯邓亨利到旧金山探亲,知道他立志进取,学英语心切,便答应带他到凤凰城去半工半读,进公立学校念英文。

邓悦宁跟随邓亨利到达凤凰城后,开始接受美国的小学教育。他白天进格兰特小学念书,放学及周末假期,则在邓亨利开设的杂货店裹帮工。第二年,他转到门罗小学,以4年时间读完8年小学的课程。接着,升人凤凰城联合中学,又以2年时间读完3年中学课程,于1925年毕业。

在邓悦宁念中学期间,得到了一个当家僮的同学介绍,做了当时亚利桑那州州长坎贝尔(THOMASE.EA-MPBELL)夫妇的管家。他把家务管理得整整有条,深得坎贝尔夫妇的欢心。每天,当他做完繁重的家务工作后,坎贝尔便和他谈论政治问题,教他政治常识、政治演讲以及进行政治问题辩论的方法。大学毕业、学识渊博的坎贝尔太太,则教他学习英文。邓悦宁通过勤学苦练,对政治有了初步认识,也学会了用英文写文章,并参加亚利桑那州举行的发斯通小昂文比赛,获得了冠军奖。1925年夏,邓悦宁离开了坎贝尔夫妇,转到一家华人经营的餐馆当洗碗碟工人、侍者和厨子。这对他后来经营餐馆生意有很大的关系。

1925年秋,邓悦宁为了深造,到设在图森市(TUCSON)的亚利桑那大学求学。读了一年之后,因为经济困难被迫退学,改当保险经纪。后来,他又回到凤凰城,进入二年制的凤凰城社区学院攻读。1928年,邓悦宁在凤凰城经营杂货店的叔伯邓亨利,请他去主持一间杂货店。当时邓亨利与几位商人合伙,购进一间破了产的杂货店,负债4,800美元,他们认为邓悦宁年青有为,勤劳忠厚,定会帮助他们挽回损失。邓悦宁果然答应合资经营,并将自己勤俭积蓄的380美元作资本,主持店务,当杂货店的老板。在此期间,他得友人介绍,与一位中国女移民黄玫瑰结婚。婚后,夫妇同心协力,除经营杂货生意外,还出售蔬菜、肉类。悦宁亲自主持零售,取价公道,货物保质保量,深获得顾客的信任;他太太则把货物装在小货车襄,载到附近住宅区去出售,送货上门,便利顾客,很受当地群众的欢迎。他们还利用小传单作广告,广泛招徕,生意蒸蒸日上,仅两年时间,便偿还了所欠债务。再过两年,杂货店的生意更为兴隆,由零售进而经营批发,邓悦宁的声誉也因此大震。

1932年,邓悦宁的岳祖父已届90岁高龄,渴望他们夫妇能回家乡团聚。邓悦宁为孝心所驱使,毅然把杂货店生意顶让给别人,和太太一起回乡省亲。这年冬天,他夫妇又从家乡回到美国凤凰城,并利用所剩的700美元,重新经营杂货店生意,杂货店生意再次得到发展。这时,他开始参与社会活动,他遍访当地侨胞,广泛征求意见,发动组织凤凰城华商总会,并当选为该会首任会长,为谋求华侨、华人职业保障和共同福利而努力。他还成为了当地音乐会的会员,他演奏二胡、笛子,拥有很多听众。由于邓悦宁急公好义,乐于助人,因而获得当地群众的拥戴。通过广泛的社会活动,密切联系侨胞,为他后来登上美国政坛打下了基础。

政治生涯  辉煌成功之路

       邓悦宁的政治生涯开始于1940年。他当时已经加入了美国民主党,当地侨胞、华人鼓励他参加竞选亚利桑那州众议员。1940年11月,他以民主党候选人的资格,第一次参加州众议员的竞选,但由于经验不足,结果以17票之差落选。但这并没有使他灰心气馁,反而更坚定了他攻读法律的决心。他更深刻地认识到,只有精通法律,才有资格去参政、议政及修改法律。于是,他在1941年9月,进入亚利桑那大学法律学院攻读法律。这所法律学院距离凤凰城虽有110英里,但他不怕辛劳,每周往返学院两次。他以忘我的精神,刻苦钻研,结果以3年时间完成了7年的课程,并在同班29名同学中名列第三,取得了法律学士学位。1943年,邓悦宁通过亚利桑那州的律师考试,成为当时全美国仅有的八位华裔律师之一,并在凤凰城他开设的杂货店隔壁,设立了律师事务所,挂牌执行律师业务。

邓悦宁取得法律学位,执行律师业务之后,声誉比前更高。但他始终最关心的是改革美国不合理、不人道的移民法例的问题。1882年以前,美国对中国移民是没有什么官方限制的,当时的中国移民,一般是受到欢迎的。但后来随着美国国内失业人数的日益增多,美国的种族主义者归咎于中国移民的不断增加,于是排华法例便相继订立。1882年,美国议会通过排华法案,禁止华工人境,禁止华人妻子到美,禁止华人同美国白人妇女结婚。接着,1894年,中美合订公约之后,美国又通过很多禁止华人入境的法案,并于1910年,在旧金山港外的天使岛设立移民拘留所,专门禁闭审查中国新移民。

到了1943年,美国的排华法例虽被废除,但美国当局对中国移民入境的手续仍十分苛刻,诸多限制。而执法的移民官员更变本加厉,诸多刁难,因而使当时旅居美国的华侨,备尝艰辛。

1946年,邓悦宁以民主党候选人的资格,再度参加亚利桑那州众议员的竞选。这次选举,他在吸取第一次选举的经验教训,除了进行广泛深入的宣传发动,提出了“给予一个熟悉法律的人以参政机会”的口号之外,还根据选区的合格选民大部份是黑人和说西班牙语的拉丁美洲裔人,并使用华语、英语和西班牙语发表竞选演说。结果胜利当选,成为美国有史以来,第一个不是在美国出生而当选为美国州议员的华人。

邓悦宁当选为州众议员之后,每年在州议会规定的常务会期和其他任何特别会期内,会议前都广泛听取意见;会议期间,积极提出意见,等到每天会议结束后,才回到设在凤凰城的律师事务所去,处理自己的日常事务,往往忙到晚上九时,才能回到自己开设的中国餐馆进晚餐。他不无感慨地说:当议员、律师,一天24小时工作也不够,虽然没有像杂货店那样容易赚钱,但却大有助于我的政治活动。”

邓悦宁当选议员后,还联络美国各方面的律师,专门研究美国的移民法例,对其中不合理、不人道的法例深入分析研究,并根据自由、平等、法治等原则,积极提议敦促修改。后来,他的提议经美国国务院专案小组研究,并在法院的支持下,由议会听证,循法定程序,给予通过。1952年,修改移民法案,终于取得了胜利,美国移民局取消了华侨入境时必须接受禁闭审查的不人道的移民手续,并准许华人申请携同配偶入境,使以后到美国的亚裔新移民均受其惠。

由于邓悦宁政绩显著,连任两届亚利桑那州众议员,每任6年。1966年,他又获美国民主党提名,再次当选为亚利桑那州的州参议员,在亚利桑那州的政坛上,他先后活动达28年之久。

1965年,当邓悦宁61岁时,凤凰城的华人、华侨为他祝贺生日。他太太黄玫瑰亲自主持他的生日宴会。这时的邓悦宁,有子女6人,分别就读大学、中学,每逢假日,他们都由各地回家团聚,饱享天伦之乐。邓悦宁说:“我常常教导儿女不要自卑,解决问题的最可靠的方法是接受教育。努力为你所喜欢的事业不断工作吧!财富自动送上门来是没有的,恰像我童年时代所写的作文课题一样:‘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有进取心的人,朝着自己的目标全力以赴,必能解决自己的困难,一步步地达到目的地。”

1977年12月19日,邓悦宁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去世,终年73岁。

在他去世五年后的1983年,美国亚利桑那州州立大学教授理查德.长泽博士   (RIEHARDH.NAGASAWA),用英文写了一本叫做《夏季的风:邓荣勋传》 (SUMMERWINDTHEBIO-GRAPHYOFWINGF.ONG)的书,并由亚利桑那州州长布鲁士.巴比华特(BRUCEBABBITT)为该书写了介绍文章,美国国会议员巴利.戈德特(BARRYGOLDWATER)写了前言。称他是—–第一个不在美国土生土长,而在中国出生,却在美国当上州议员的美籍华人。同年2月,台湾台北市开平同乡会特刊第u期上刊登了黄俊、阮君慈撰述的《敦促修改移民法的华裔律师邓荣勋》一文,赞誉邓氏为“促请美国修改移民法例的斗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