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珍 珠

更多精采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國內下載(APK)

作者:榮光友

飄飄洒洒的綿綿細雨如輕紗薄霧,籠罩着峨眉山市康復醫院大院內的花草樹木,晶瑩的水珠附在翠綠的枝葉和五彩的花瓣上,散發著扣人心弦的魅力。

午休時間的高級病房區,顯得格外幽靜。大多數人都進入了夢鄉,只有極少數人還在忙碌着,包括康珍珠。她身為峨眉山市人民醫院護士長,這次是專門請了長假來護理因車禍住院的丈夫金天成。她剛剛將丈夫的貼身衣褲清洗乾淨晾在陽台上,又趕緊將他酷愛的蘋果洗凈削皮切成小塊,放在瓷盤裡插上牙籤,以備即將午休醒來的丈夫食用。這些舉動在外人看來是夫妻和睦的佳話,可在珍珠眼裡,卻有着道不盡的悲傷。

英俊健壯,氣宇軒昂的金天成,是功成名就的“天成地產公司”老闆。此時此刻,躺在病床上的他正夢見與小情人水靈靈遊山玩水,調情逗樂,臉上綻放出心滿意足的微笑。突然,一輛滿載着貨物的大貨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瘋狂速度,惡狠狠地向著他和小情人沖輾過來,他驚慌失措地大聲疾呼:“救命啊——”,然後,非常痛苦地“昏”了過去。

康珍珠一邊拿着雪白的毛巾為丈夫擦去臉上的冷汗,一邊輕聲地呼喚着:“天成,天成,你醒醒!”金天成清醒後睜眼一看,發現自己正躺在病床上,他知道,自己又夢見了那模糊而又清晰的極為血腥恐怖的一幕……

水靈靈是個才貌雙絕的藝校小美女,瓜子臉,柳葉眉,櫻桃小嘴,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特別迷人。第一次看見水靈靈時,金天成特別震驚,“陶優優”的呼喊聲差點就要脫口而出。自然,他知道,這個女孩決不可能是陶優優。陶優優是他青梅竹馬的初戀,22歲時患白血病去逝了,這成了金天成心裡刻骨銘心的痛。每年清明,他都要去給初戀掃墓,從未間斷過。當他見到水靈靈時,初戀情結如激情狂飆席捲而來,令他痴迷淪陷,不能自已!

久經情場的獵艷高手金天成深知,想要征服絕色美女,必須超常付出。因此,他揮金如土,香車豪宅,甜言蜜語,軟硬兼施,終於將水靈靈收入了“後宮”。從此,他們雙宿雙飛,如膠似漆。

兩個月之前,金天成與水靈靈前往蜜山湖度假村遊玩,野營、游泳、泛舟……樂此不疲!在返城的路上,水靈靈竟然異想天開地玩起了飆車,將小車開到了極致時速,只可惜,在一急轉彎路口,與一輛迎面而來,滿載貨物的大貨車來了一個“激情熱吻”。水靈靈當場死亡,坐在後排昏睡之中的金天成也因受傷被送進了醫院急救室。幸好,他受傷不太嚴重,經過醫院的精心治療和康珍珠的細心護理,金天成的傷情逐漸地痊癒了。

出院後,金天成仍需休養,所以不常去公司,經常在客廳里品茶,看電視。妻子珍珠卻像一隻勤勞的小蜜蜂,一刻不停地忙碌着:擦桌子、拖地板、洗衣服、研究營養菜譜……清瘦苗條的身影尤如一台蓄滿了電能的電機,不停運轉着。此情此景恍若時光倒流,讓金天成再次看到了舊時光景:剛剛成家之時,每天傍晚下班回家,珍珠體諒丈夫創業之初工作勞累,總是安排他品茶休息,而她卻緊張有序地忙着做飯做家務,年年月月,持續不斷……回首往事,感慨萬千,他忽然感覺鼻子有點發酸,情不自禁地說道:“珍珠,請個家政服務員料理吧,何必辛苦自己,咱家有這個錢!”

“我知道家裡有錢,但這麼多年來,我早已習慣了親力親為。”珍珠眉頭一皺,她特別不愛聽丈夫財大氣粗的語氣:“我想,這也可能是我最後一次打掃衛生了。”

“你說什麼?”金天成似乎沒有聽清妻子最後的一句話。

“沒什麼,你繼續看電視吧,我做瑜伽去了。”康珍珠從容淡定地往嘴裡放了一顆藥丸,眼裡仍有一絲淡淡的憂傷……

一陣優雅動聽的古琴音樂,彷彿澄澈之水漫過金天成的心田,讓靜寂的夜晚充盈了無限的生機。他尋着音樂一路走去,看見半開閉合的健身房裡,身着潔白健身服的康珍珠正隨着音樂,在一方碧綠的毛氈上,雲抒雲卷,揮灑自如地練着瑜伽。她苗條的身姿尤如柔弱的柳條,一會兒彎曲成“C”字,一會兒又翻卷為“S”字,然後又逐漸演變成“丁”字……汗水從珍珠的眉梢滑落至脖頸,一股熟悉的香氣瀰漫開來,滲進了金天成的每一寸感官,迅速點燃了他熊熊燃燒的情慾之火。此時,康珍珠適時地回眸,一雙眼睛顧盼生輝,正撞了上金天成的視線。他大步流星地走向珍珠,急不可耐地擁抱着妻子:“珍珠,我要……”看着慾火熊熊的丈夫,妻子欣然點頭:“好!”他們相擁相依走進卧室……也許因為芳香迷人,或許因為在受傷之後“久違”了“性福”,金天成感覺異常盡興,特別“性福”!幾番雲雨之歡以後,夫妻倆雙雙沉醉在溫情蕩漾的氛圍里。金天成以失而復得珍寶般的心情輕輕地摟着妻子,如同久旱的禾苗逢甘霖,神清氣爽容光煥發,彷彿又回到了20來歲的“奔騰”年代!

第二天上午,神采飛揚的金天成情意綿綿地對妻子說:“珍珠,謝謝你的寬宏大量,從今往後,我要好好地珍愛你,補償你!”

“天成,我馬上要出差一趟,你在這期間要照顧好自己,把身體養得棒棒的。”康珍珠避開了丈夫深情的表白,自顧自地說道:“也許,等我回來以後,將會有更大的驚喜在等着我們!”

此時的金天成感覺有點摸不透妻子的心,看不出珍珠是高興還是別的什麼情緒,總覺得她的語氣里有着若有若無的失落和傷心,但又轉瞬即逝,變得笑語盈盈。真的是好久沒這麼打量過妻子了!

自從幾年前金天成包養了水靈靈之後,十天半月難得回家一次,即使回家,也是與妻子分房。痛苦不堪的康珍珠心亂如麻,舉棋不定:離婚吧,兒子女兒怎麼安排?不離吧,持續不斷的折磨令她心如刀割,疼痛難忍。離又離不得,過又過不好,左右為難無可奈何之下只能苟且。但是,忍氣吞聲換來的卻只是丈夫的得寸進尺,“小三”的倍加囂張。在好長一段時間裡,水靈靈經常在電話里向珍珠“示威”、“秀恩愛”,更為無恥的是還將她與金天成的床照以及金天成寫的《離婚協議書》快遞給了康珍珠……“小三”的肆無忌憚和丈夫的絕情絕義,徹底摧毀了康珍珠的生存底線,她痛不欲生地吞下了一大把安眠藥,想要結束生命。幸好,在省城上大學的女兒金玉竹臨時回家,發現了自殺的媽媽,及時撥打了120,同時也給小姨打了電話。

經過醫院搶救清醒後的康珍珠,看着妹妹焦急的神態和女兒哭成淚人的臉,終於嚎啕大哭起來,發泄了隱藏在心中的委屈和痛苦,並保證再也不會輕生了。出院後,在妹妹的安排下,康珍珠前往峨眉山萬年寺遊玩,偶遇一位60多歲的大媽因扭傷了右腳,痛得滿臉冷汗,呻吟不已。珍珠立即將大媽扶到寺院內的木椅上坐下,然後到小賣部買來了毛巾和冰塊,為大媽冷敷療傷,並按摩相關的穴位舒筋活血。30分鐘以後,大媽有所好轉,並能行動自如了。她感激地對珍珠說道:“大妹子,我是三峨山上的‘藥丸塗’的傳人塗清明的妻子。我們是有緣人,你幫我恢復了健康,我也要為你解除煩惱。”說著,她從挎包里掏出一瓶藥丸遞給珍珠:“大妹子,我將這瓶用特別珍貴的藥材炮製的藥丸送給你,三個月服用一粒即可,服藥期間,每當你勞作、煅練稍為出汗,或是和丈夫同房時,你的全身將會散發出一種難以言說的芳香,令丈夫痴迷沉醉……”

可惜,後來的日子裡,雖然康珍珠服用了藥丸,但無奈丈夫早已沉醉在情人的軟玉溫香里,把家當成了旅館。直到這次金天成受傷,珍珠才有了機會。

在康珍珠出差的日子裡,金天成雖然心繫妻子,但卻也按捺不住“男人”的本能,又故態復萌尋花問柳了,可是,他卻驚訝地發現,自己居然對那些個環肥燕瘦完全失去了興趣,心心念念的竟然全都是妻子康珍珠!他滿懷希望地期盼着妻子早一點兒回家。

一個月以後,滿面春風的康珍珠終於回家了!但是,她進門後的第一件事,卻是從挎包里拿出《離婚協議書》、一串珍珠項鏈和一串鑰匙遞給丈夫:“金天成,我要與你離婚,請在離婚協議上簽字。這串項鏈,是你買給我的結婚禮物,如今婚姻解體,理當物歸原主。我已經受聘於省城醫院擔任護士長,醫院安排了宿舍,我再也不需要家裡這串鑰匙了,一併歸還給你。”

“康珍珠,難道說這就是你帶給我的‘驚喜’嗎?我不需要!”金天成斷然拒絕。

“你不是多次提出過離婚嗎?離婚以後,你就可以隨心所欲地沾花惹草了;我也可以心安理得地平靜生活。我們各得其所,這難道不是極大的驚喜嗎?”

“那些過往之事不用再提了。現在,我發誓:從此以後,我一定要全心全意地愛你,絕不再去沾花惹草!”他信誓旦旦。

“你的誓言等於謊言!結婚時你曾發誓‘海枯石爛,永不變心。’可結果呢,我們相親相愛的好日子,僅僅只持續了8年的時間。隨着你的公司逐步強盛,手中的鈔票逐漸增加,我們的幸福非但沒有增加,反而在逐漸流失。你統計過沒有,這些年來,你的環肥燕瘦、‘小三’、‘小四’到底有多少個呀?最近,如若不是養傷,你會留在我的身邊呆這麼久嗎?如果不是看在我們曾經的情分上,我能夠容忍這麼久嗎?”

“既然如此,為什麼你早不離婚?為什麼要在醫院裡護理我?為什麼回家之後,又不拒絕與我行夫妻之事?這到底是為什麼?!”

“以前不離婚,是為了兒女着想,忍辱負重維持家庭的完整。到醫院裡護理你,我也只是在盡妻子的職責。至於那最後的歡愉,就權當是給彼此留個紀念吧,也算是給24年的婚姻,划上一個完整的‘句號’。”

“珍珠,為什麼非離不可?我真心悔改,你忘掉過去,我們重新開始新生活難道不好嗎?”金天成苦苦哀求着。

“當你家外有家,與情人雙宿雙飛的時候,我卻在忙工作,忙家務,忙着養育兒女。即使累得卧病在床,我也得掙扎着起床打理家事。我曾多次勸你關心關心家庭和兒女,你卻一再強調說你是做大事、掙大錢的人,讓我不要用雞毛蒜皮來干擾你。你用大把的錢財,買房買車買首飾,討好你的情人。我與你結婚24年,卻只收到過一串價值50元的珍珠項鏈。更為殘酷的是,你明知‘小三’打電話羞辱我卻還無動於衷。你說說,這樣的丈夫,哪個女人能夠容忍?”康珍珠越說越激動,眼淚也掉了下來了:“如今,兒女已經成年,他們懂得是非。你也康復了,我再也沒有任何牽掛了,這是最為成熟的離婚時機。我給你1個月的思考時間。屆時,如果你還不簽署離婚協議,我將委託律師,向法院起訴!”

其實,此時此刻的康珍珠雖然在表面上態度堅決,寸步不讓,但她的心裡想的卻是:天成哪,我知道你已經有所改進了,可是,如果我不趁此機會好好地為難你、考驗你,你就不會知道應該如何珍惜婚姻、關愛家庭。只有等你徹底地痛改前非,洗新革面以後,我才能與你重歸於好——這才是我們真正需要的驚喜,你可不要讓我失望了呀!

這天晚上,金天成將一雙兒女從省城大學裡召喚回了家,讓他們勸說媽媽不要離婚。陽光帥氣的兒子金玉樹心直口快:“老爸,這些年,你都幹了些什麼呀?孝敬爺爺奶奶,撫育我和妹妹的全部重擔都落在了媽媽的肩上。要是別的女人早就撂挑子了。要勸,我就勸你們趕緊離婚,這樣,媽媽也能輕鬆一些!”父親非常氣憤,大聲責罵:“臭小子,你這是落井下石,唯恐家裡不亂!”兒子“哼”了一聲,高昂着頭很不服氣。

金天成將求助的目光看向了女兒金玉竹。清秀溫婉的金玉竹輕言細語娓娓道來:“爸爸,你的確不是一個合格的丈夫,老是沾花惹草,辜負媽媽。你們都不知道,媽媽非常痛苦,常常夜不能寐,默默地哭泣。”

“你說的這些,我怎麼不知道?”父親驚訝地問道。

“你何曾關心過媽媽?當然不知道!3年前的一天早上,我偶然去媽媽的房間里尋找針線,看見媽媽的枕巾是濕潤的。後來,我才發現那是媽媽的淚水。我悄悄地將情況告訴了小姨。從此後,小姨經常來家裡陪伴媽媽,還讓媽媽去她的會所里參與健身瑜伽和美體美容。後來,媽媽逐漸恢復了清秀的容貌和苗條的身材。只可惜,爸爸你根本就沒有發現媽媽的變化,根本不願意多看媽媽一眼。這些媽媽都能夠容忍。可是,你和你的情人卻變本加厲地折磨媽媽,硬是要將她逼上絕路!”

“我……”金天成想要否認,卻開不了口。水靈靈擅自將離婚協議寄給珍珠並騷擾她,他是知道的,但具體是怎麼“騷擾”的,他並不知情,當時就當這是小女孩撒嬌,也根本沒有放在心上。後來才知道,信封里有自己和水靈靈的親密照和一封信,信上指責康珍珠“舔不知恥地霸佔着優質男人不放手”。當時,他也訓斥了水靈靈,警告她不準這麼做了。

看着爸爸若有所思,金玉竹繼續說道:“忍辱負重卻換來了致命的打擊,媽媽痛不欲生地吞食了大把安眠藥。那天,我剛好有事臨時回家,這才發現媽媽服藥自盡,要不是120來得及時,恐怕媽媽早就離開我們了。小姨勸媽媽趕快離婚,媽媽當時也下定決心要和你離婚。可正當媽媽經過調養恢復了健康,準備要和你離婚之時,沒想到你卻在這時候因車禍受傷了。媽媽只得強忍痛苦,前往醫院護理你……”

“你媽媽自盡之事,為什麼不告訴我?”

“我打電話給你說‘家裡有急事’,讓你立即回家,可你卻說正在進行極其重要的商務談判,沒得空閑。我後來才知道,那時,你和水靈靈正在泰國遊山玩水。後來,媽媽讓我保密,不要讓別人知道她自盡之事。”

“玉竹,我知道我的過錯太嚴重了。我下定決心改過自新,你幫我勸勸你們的媽媽吧!”

“媽媽是一個心地善良的人。爸爸,如果你能夠痛改前非,做一個專情愛妻的好丈夫,我堅信,媽媽一定會與你冰釋前嫌,重歸於好的!”

女兒的一番話,重新點燃了金天成挽回妻子、維護婚姻的希望和信心,同時他也開始覺悟了:當年,陶優優得知好友康珍珠暗戀着金天成時,在病危之際,她義不容辭地充當了紅娘,將金天成與康珍珠撮合在了一起。兩年之後,天成與珍珠喜結良緣……金天成想到自己的荒唐行為,不但給妻子造成了嚴重傷害,而且也辜負了陶優優的一番深情。此時的金天成悔恨極了……

更為出人意料的是第二天上午,公安局刑警隊通知金天成前往刑警隊去,詢問調查“車禍”及水靈靈等相關情況。刑警嚴肅地告訴他:那場看似尋常的“車禍”其實是一場“蓄意謀殺”!

“車禍”的真相是這樣暴露出來的:上周星期一,一個相貌清俊身材高大的青年男子,拿着數量較多價值昂貴的限量版珠寶前往省城最大的珠寶商店要求“變現”。該店經理對VIP客戶均有印象,因此,懷疑“變現者”的珠寶來路不正,於是,悄悄地報了警。警方順藤摸瓜,很快查明了“變現”珠寶和那場“車禍”的來龍去脈——

原來,水靈靈雖然在表面上與金天成如膠似漆恩愛無比,其實,在她的內心深處,根本就不甘心於將自己的一生完全託付給年近五旬金老闆。她與金天成的“甜蜜愛情”完全是一場假戲碼——這只不過是她與男朋友裘大勇共同策劃實施的一個“掘金計劃”而已!

就讀於雅山市藝校的水靈靈與她的男朋友,原本就想利用自身的“美貌優勢”傍大款、傍富婆,走捷徑挖掘“人生的第一桶金”。當水靈靈遭遇到金天成的“初戀狂飈”時,她與男朋友立即意識到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掘金機會,必須將計就計趁火打劫,才能“大展宏圖”!他們立即策划了“傍老金,掘真金”的詭計。於是,當金天成利用大把鈔票和甜言蜜語瘋狂地追求“初戀”時,水靈靈則從開始的吃驚羞澀,隨後的半推半就,最後的心悅誠服等,特別精彩地配合金老闆,一波三折地完美演繹了“大富豪狂追初戀女”的愛情戲碼,這讓金老闆特別富有成就感!

固然,水靈靈雖然春風滿面地“嫁給”了金天成,住進了別墅,錦衣玉食,風光無限,但她卻“人在曹營心在漢”,念念不忘掘金詭計,日思夜想她那相貌清俊身材高大的男朋友。他們在緊鑼密鼓“挖金掘銀”的同時,還抓住時機秘密地偷情,並且時刻準備着,一旦“攢足”資金以後,立即就要雙宿雙飛遠走高飛……

顯然,他們都把“第一桶金”的兌現完全寄托在了金天成的身上,他們原本以為憑着“陶優優”獨一無二的資源優勢,只要水靈靈將計就計耍點兒手段,很快就會晉陞為名正言順的“金太太”,很快就能“攫取”到巨額錢財。可誰知金天成的金錢並非那麼輕易就能“大把大把”地撈到手。雖經她多番“折騰”,卻未能如願以償地“大展宏圖”。水靈靈與裘大勇實在是難以忍受“小打小鬧”收效甚微的“經營”了。為了攢錢,水靈靈還把金天成給她購買的部分珠寶交給了裘大勇,準備“變現”。

為了超快“致富”,他們決定製造車禍,謀殺金老闆。他們計劃在“事成”之後,選擇適當時機,賣掉金老闆以“水靈靈”的姓名購買的別墅,再將由金天成出資、以水靈靈的“戶頭”購買的數額可觀的股票全部“變現”,然後,這對“車禍殺手”就可移民國外,手握巨款,享受幸福了。為了確保“車禍”的成功,他們還在“那段”人煙稀少的路段進行了若干次“車禍”演練:因為金天成有吃安眠藥午睡的習慣,水靈靈他們設計了用裝有相應藥量的茶水,讓“金天成”進入深睡狀態的情節,然後,由水靈靈開着小車,裘大勇指揮他的表哥開着大貨車,在預定的急轉彎路口相遇,在“緊要關頭”水靈靈偽裝成“緊急避險”,將小車“沖”下公路外邊的斜坡沙灘繼續滑行,同時她打開車門跳車脫險,讓小車和金老闆一起“沖”入洶湧澎湃的青衣江……

誰知人算不如天算:正當圖窮匕見的“緊要關頭”即將來臨之際,突然,天空中飛來了一大群不知因何故而受驚的水烏,嚴重干擾了車禍殺手的精力和視線,因此改變了“車禍”的結果,造成了兩車的相撞……目前,該謀殺案件終於真相大白,裘大勇和他的表哥已經落入了法網,等待他們的必然是法律的嚴懲!

“車禍”案件的水落石出,讓金天成無比震驚,思緒奔涌五味雜陳,他完全徹底地認識到了自己的荒謬絕倫:那個曾經愛妻愛家的好丈夫,到底是什麼時候變成了一個荒淫無恥的花心男人了呢?自己背叛妻子、尋花問柳所導致的嚴重傷害,差點兒讓康珍珠丟了性命;而他自己荒誕不經的行為所“誘發”的“車禍”也險些讓他下了地獄!如果這一切後果都“危害成真”的話,那他金天成豈不成了家破人亡的罪魁禍首了嗎?

思前想後,金天成感覺自己真的是荒唐透頂:那些個什麼“小美女”、什麼“真愛”呀,其實只是些傍大款、撈錢財的“別緻煙花”罷了。只有康珍珠,才是才貌雙全的“珍珠”——自己決不能失去相伴一生的最佳伴侶!回想成家立業之初,夫妻恩愛如膠似漆,多麼幸福多麼甜蜜啊!歷經變故磨難的金天成徹底覺悟了:“苦海無邊,回頭是岸!”他下定決心,從此以後,一定要改弦易轍,痛改前非,用自己的真誠和實際行動,重新贏得妻子的原諒和信任,徹底回歸家庭,好好補償妻子,做一個愛妻愛家的專情男人!於是,他開始了挽回妻子、維護婚姻的一系列實際行動……

一年之後,正值新春佳節,家裡熱鬧非凡,康珍珠娉婷優雅,帶著兒子女兒品茗閑聊,金天成則忙碌地在廚房大顯身手。

民間曾廣為流傳這樣一句話:“要抓住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男人的胃。”

而金天成卻說:“男人進廚房,絕對新時尚。樂於廚藝,耕耘幸福,愛家愛妻,心情歡暢!”回歸家庭以後,他曾專門去廚師學校參加過短期培訓班。每當有了空閑時間,他都要讓妻子休息,自己佔領廚房,施展廚藝,樂此不疲!

珍珠看看廚房裡煎炒蒸煮,樣樣出彩,歡暢時尚,神采飛揚的丈夫,她會心一笑,將那瓶藥丸丟進了垃圾桶里。

 

2017年5月9日於四川

作者簡介:榮光友,男,漢族,1953年5月10日出生於四川省樂山市五通橋區。1971年1月,被招工到五通橋鹽廠化工車間工作,1974年12月參軍,在蘭州軍區某部服兵役,1980年複員後,先後在峨眉山鹽化集團、和邦集團等工作,中共黨員,高級政工師,2013年6月退休。從上個世紀70年代起,從事新聞報道和文學創作,作品散見於有關報刊雜誌。最近幾年,先後在《當代》、《北京文學》、《望月文學》、《峨眉河》等雜誌和《中國勞動保障報》、澳門《華僑報》以及美國《伊利華報》、捷克《布拉格文學》、南美洲蘇里南《中華日報》等發表小說、散文、評論等60多篇。現為《望月文學》特約作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