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珍 珠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荣光友

飘飘洒洒的绵绵细雨如轻纱薄雾,笼罩着峨眉山市康复医院大院内的花草树木,晶莹的水珠附在翠绿的枝叶和五彩的花瓣上,散发着扣人心弦的魅力。

午休时间的高级病房区,显得格外幽静。大多数人都进入了梦乡,只有极少数人还在忙碌着,包括康珍珠。她身为峨眉山市人民医院护士长,这次是专门请了长假来护理因车祸住院的丈夫金天成。她刚刚将丈夫的贴身衣裤清洗干净晾在阳台上,又赶紧将他酷爱的苹果洗净削皮切成小块,放在瓷盘里插上牙签,以备即将午休醒来的丈夫食用。这些举动在外人看来是夫妻和睦的佳话,可在珍珠眼里,却有着道不尽的悲伤。

英俊健壮,气宇轩昂的金天成,是功成名就的“天成地产公司”老板。此时此刻,躺在病床上的他正梦见与小情人水灵灵游山玩水,调情逗乐,脸上绽放出心满意足的微笑。突然,一辆满载着货物的大货车以迅雷不及掩耳的疯狂速度,恶狠狠地向着他和小情人冲辗过来,他惊慌失措地大声疾呼:“救命啊——”,然后,非常痛苦地“昏”了过去。

康珍珠一边拿着雪白的毛巾为丈夫擦去脸上的冷汗,一边轻声地呼唤着:“天成,天成,你醒醒!”金天成清醒后睁眼一看,发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他知道,自己又梦见了那模糊而又清晰的极为血腥恐怖的一幕……

水灵灵是个才貌双绝的艺校小美女,瓜子脸,柳叶眉,樱桃小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特别迷人。第一次看见水灵灵时,金天成特别震惊,“陶优优”的呼喊声差点就要脱口而出。自然,他知道,这个女孩决不可能是陶优优。陶优优是他青梅竹马的初恋,22岁时患白血病去逝了,这成了金天成心里刻骨铭心的痛。每年清明,他都要去给初恋扫墓,从未间断过。当他见到水灵灵时,初恋情结如激情狂飙席卷而来,令他痴迷沦陷,不能自已!

久经情场的猎艳高手金天成深知,想要征服绝色美女,必须超常付出。因此,他挥金如土,香车豪宅,甜言蜜语,软硬兼施,终于将水灵灵收入了“后宫”。从此,他们双宿双飞,如胶似漆。

两个月之前,金天成与水灵灵前往蜜山湖度假村游玩,野营、游泳、泛舟……乐此不疲!在返城的路上,水灵灵竟然异想天开地玩起了飙车,将小车开到了极致时速,只可惜,在一急转弯路口,与一辆迎面而来,满载货物的大货车来了一个“激情热吻”。水灵灵当场死亡,坐在后排昏睡之中的金天成也因受伤被送进了医院急救室。幸好,他受伤不太严重,经过医院的精心治疗和康珍珠的细心护理,金天成的伤情逐渐地痊愈了。

出院后,金天成仍需休养,所以不常去公司,经常在客厅里品茶,看电视。妻子珍珠却像一只勤劳的小蜜蜂,一刻不停地忙碌着:擦桌子、拖地板、洗衣服、研究营养菜谱……清瘦苗条的身影尤如一台蓄满了电能的电机,不停运转着。此情此景恍若时光倒流,让金天成再次看到了旧时光景:刚刚成家之时,每天傍晚下班回家,珍珠体谅丈夫创业之初工作劳累,总是安排他品茶休息,而她却紧张有序地忙着做饭做家务,年年月月,持续不断……回首往事,感慨万千,他忽然感觉鼻子有点发酸,情不自禁地说道:“珍珠,请个家政服务员料理吧,何必辛苦自己,咱家有这个钱!”

“我知道家里有钱,但这么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亲力亲为。”珍珠眉头一皱,她特别不爱听丈夫财大气粗的语气:“我想,这也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打扫卫生了。”

“你说什么?”金天成似乎没有听清妻子最后的一句话。

“没什么,你继续看电视吧,我做瑜伽去了。”康珍珠从容淡定地往嘴里放了一颗药丸,眼里仍有一丝淡淡的忧伤……

一阵优雅动听的古琴音乐,仿佛澄澈之水漫过金天成的心田,让静寂的夜晚充盈了无限的生机。他寻着音乐一路走去,看见半开闭合的健身房里,身着洁白健身服的康珍珠正随着音乐,在一方碧绿的毛毡上,云抒云卷,挥洒自如地练着瑜伽。她苗条的身姿尤如柔弱的柳条,一会儿弯曲成“C”字,一会儿又翻卷为“S”字,然后又逐渐演变成“丁”字……汗水从珍珠的眉梢滑落至脖颈,一股熟悉的香气弥漫开来,渗进了金天成的每一寸感官,迅速点燃了他熊熊燃烧的情欲之火。此时,康珍珠适时地回眸,一双眼睛顾盼生辉,正撞了上金天成的视线。他大步流星地走向珍珠,急不可耐地拥抱着妻子:“珍珠,我要……”看着欲火熊熊的丈夫,妻子欣然点头:“好!”他们相拥相依走进卧室……也许因为芳香迷人,或许因为在受伤之后“久违”了“性福”,金天成感觉异常尽兴,特别“性福”!几番云雨之欢以后,夫妻俩双双沉醉在温情荡漾的氛围里。金天成以失而复得珍宝般的心情轻轻地搂着妻子,如同久旱的禾苗逢甘霖,神清气爽容光焕发,仿佛又回到了20来岁的“奔腾”年代!

第二天上午,神采飞扬的金天成情意绵绵地对妻子说:“珍珠,谢谢你的宽宏大量,从今往后,我要好好地珍爱你,补偿你!”

“天成,我马上要出差一趟,你在这期间要照顾好自己,把身体养得棒棒的。”康珍珠避开了丈夫深情的表白,自顾自地说道:“也许,等我回来以后,将会有更大的惊喜在等着我们!”

此时的金天成感觉有点摸不透妻子的心,看不出珍珠是高兴还是别的什么情绪,总觉得她的语气里有着若有若无的失落和伤心,但又转瞬即逝,变得笑语盈盈。真的是好久没这么打量过妻子了!

自从几年前金天成包养了水灵灵之后,十天半月难得回家一次,即使回家,也是与妻子分房。痛苦不堪的康珍珠心乱如麻,举棋不定:离婚吧,儿子女儿怎么安排?不离吧,持续不断的折磨令她心如刀割,疼痛难忍。离又离不得,过又过不好,左右为难无可奈何之下只能苟且。但是,忍气吞声换来的却只是丈夫的得寸进尺,“小三”的倍加嚣张。在好长一段时间里,水灵灵经常在电话里向珍珠“示威”、“秀恩爱”,更为无耻的是还将她与金天成的床照以及金天成写的《离婚协议书》快递给了康珍珠……“小三”的肆无忌惮和丈夫的绝情绝义,彻底摧毁了康珍珠的生存底线,她痛不欲生地吞下了一大把安眠药,想要结束生命。幸好,在省城上大学的女儿金玉竹临时回家,发现了自杀的妈妈,及时拨打了120,同时也给小姨打了电话。

经过医院抢救清醒后的康珍珠,看着妹妹焦急的神态和女儿哭成泪人的脸,终于嚎啕大哭起来,发泄了隐藏在心中的委屈和痛苦,并保证再也不会轻生了。出院后,在妹妹的安排下,康珍珠前往峨眉山万年寺游玩,偶遇一位60多岁的大妈因扭伤了右脚,痛得满脸冷汗,呻吟不已。珍珠立即将大妈扶到寺院内的木椅上坐下,然后到小卖部买来了毛巾和冰块,为大妈冷敷疗伤,并按摩相关的穴位舒筋活血。30分钟以后,大妈有所好转,并能行动自如了。她感激地对珍珠说道:“大妹子,我是三峨山上的‘药丸涂’的传人涂清明的妻子。我们是有缘人,你帮我恢复了健康,我也要为你解除烦恼。”说着,她从挎包里掏出一瓶药丸递给珍珠:“大妹子,我将这瓶用特别珍贵的药材炮制的药丸送给你,三个月服用一粒即可,服药期间,每当你劳作、煅练稍为出汗,或是和丈夫同房时,你的全身将会散发出一种难以言说的芳香,令丈夫痴迷沉醉……”

可惜,后来的日子里,虽然康珍珠服用了药丸,但无奈丈夫早已沉醉在情人的软玉温香里,把家当成了旅馆。直到这次金天成受伤,珍珠才有了机会。

在康珍珠出差的日子里,金天成虽然心系妻子,但却也按捺不住“男人”的本能,又故态复萌寻花问柳了,可是,他却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对那些个环肥燕瘦完全失去了兴趣,心心念念的竟然全都是妻子康珍珠!他满怀希望地期盼着妻子早一点儿回家。

一个月以后,满面春风的康珍珠终于回家了!但是,她进门后的第一件事,却是从挎包里拿出《离婚协议书》、一串珍珠项链和一串钥匙递给丈夫:“金天成,我要与你离婚,请在离婚协议上签字。这串项链,是你买给我的结婚礼物,如今婚姻解体,理当物归原主。我已经受聘于省城医院担任护士长,医院安排了宿舍,我再也不需要家里这串钥匙了,一并归还给你。”

“康珍珠,难道说这就是你带给我的‘惊喜’吗?我不需要!”金天成断然拒绝。

“你不是多次提出过离婚吗?离婚以后,你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沾花惹草了;我也可以心安理得地平静生活。我们各得其所,这难道不是极大的惊喜吗?”

“那些过往之事不用再提了。现在,我发誓:从此以后,我一定要全心全意地爱你,绝不再去沾花惹草!”他信誓旦旦。

“你的誓言等于谎言!结婚时你曾发誓‘海枯石烂,永不变心。’可结果呢,我们相亲相爱的好日子,仅仅只持续了8年的时间。随着你的公司逐步强盛,手中的钞票逐渐增加,我们的幸福非但没有增加,反而在逐渐流失。你统计过没有,这些年来,你的环肥燕瘦、‘小三’、‘小四’到底有多少个呀?最近,如若不是养伤,你会留在我的身边呆这么久吗?如果不是看在我们曾经的情分上,我能够容忍这么久吗?”

“既然如此,为什么你早不离婚?为什么要在医院里护理我?为什么回家之后,又不拒绝与我行夫妻之事?这到底是为什么?!”

“以前不离婚,是为了儿女着想,忍辱负重维持家庭的完整。到医院里护理你,我也只是在尽妻子的职责。至于那最后的欢愉,就权当是给彼此留个纪念吧,也算是给24年的婚姻,划上一个完整的‘句号’。”

“珍珠,为什么非离不可?我真心悔改,你忘掉过去,我们重新开始新生活难道不好吗?”金天成苦苦哀求着。

“当你家外有家,与情人双宿双飞的时候,我却在忙工作,忙家务,忙着养育儿女。即使累得卧病在床,我也得挣扎着起床打理家事。我曾多次劝你关心关心家庭和儿女,你却一再强调说你是做大事、挣大钱的人,让我不要用鸡毛蒜皮来干扰你。你用大把的钱财,买房买车买首饰,讨好你的情人。我与你结婚24年,却只收到过一串价值50元的珍珠项链。更为残酷的是,你明知‘小三’打电话羞辱我却还无动于衷。你说说,这样的丈夫,哪个女人能够容忍?”康珍珠越说越激动,眼泪也掉了下来了:“如今,儿女已经成年,他们懂得是非。你也康复了,我再也没有任何牵挂了,这是最为成熟的离婚时机。我给你1个月的思考时间。届时,如果你还不签署离婚协议,我将委托律师,向法院起诉!”

其实,此时此刻的康珍珠虽然在表面上态度坚决,寸步不让,但她的心里想的却是:天成哪,我知道你已经有所改进了,可是,如果我不趁此机会好好地为难你、考验你,你就不会知道应该如何珍惜婚姻、关爱家庭。只有等你彻底地痛改前非,洗新革面以后,我才能与你重归于好——这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惊喜,你可不要让我失望了呀!

这天晚上,金天成将一双儿女从省城大学里召唤回了家,让他们劝说妈妈不要离婚。阳光帅气的儿子金玉树心直口快:“老爸,这些年,你都干了些什么呀?孝敬爷爷奶奶,抚育我和妹妹的全部重担都落在了妈妈的肩上。要是别的女人早就撂挑子了。要劝,我就劝你们赶紧离婚,这样,妈妈也能轻松一些!”父亲非常气愤,大声责骂:“臭小子,你这是落井下石,唯恐家里不乱!”儿子“哼”了一声,高昂着头很不服气。

金天成将求助的目光看向了女儿金玉竹。清秀温婉的金玉竹轻言细语娓娓道来:“爸爸,你的确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老是沾花惹草,辜负妈妈。你们都不知道,妈妈非常痛苦,常常夜不能寐,默默地哭泣。”

“你说的这些,我怎么不知道?”父亲惊讶地问道。

“你何曾关心过妈妈?当然不知道!3年前的一天早上,我偶然去妈妈的房间里寻找针线,看见妈妈的枕巾是湿润的。后来,我才发现那是妈妈的泪水。我悄悄地将情况告诉了小姨。从此后,小姨经常来家里陪伴妈妈,还让妈妈去她的会所里参与健身瑜伽和美体美容。后来,妈妈逐渐恢复了清秀的容貌和苗条的身材。只可惜,爸爸你根本就没有发现妈妈的变化,根本不愿意多看妈妈一眼。这些妈妈都能够容忍。可是,你和你的情人却变本加厉地折磨妈妈,硬是要将她逼上绝路!”

“我……”金天成想要否认,却开不了口。水灵灵擅自将离婚协议寄给珍珠并骚扰她,他是知道的,但具体是怎么“骚扰”的,他并不知情,当时就当这是小女孩撒娇,也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后来才知道,信封里有自己和水灵灵的亲密照和一封信,信上指责康珍珠“舔不知耻地霸占着优质男人不放手”。当时,他也训斥了水灵灵,警告她不准这么做了。

看着爸爸若有所思,金玉竹继续说道:“忍辱负重却换来了致命的打击,妈妈痛不欲生地吞食了大把安眠药。那天,我刚好有事临时回家,这才发现妈妈服药自尽,要不是120来得及时,恐怕妈妈早就离开我们了。小姨劝妈妈赶快离婚,妈妈当时也下定决心要和你离婚。可正当妈妈经过调养恢复了健康,准备要和你离婚之时,没想到你却在这时候因车祸受伤了。妈妈只得强忍痛苦,前往医院护理你……”

“你妈妈自尽之事,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打电话给你说‘家里有急事’,让你立即回家,可你却说正在进行极其重要的商务谈判,没得空闲。我后来才知道,那时,你和水灵灵正在泰国游山玩水。后来,妈妈让我保密,不要让别人知道她自尽之事。”

“玉竹,我知道我的过错太严重了。我下定决心改过自新,你帮我劝劝你们的妈妈吧!”

“妈妈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爸爸,如果你能够痛改前非,做一个专情爱妻的好丈夫,我坚信,妈妈一定会与你冰释前嫌,重归于好的!”

女儿的一番话,重新点燃了金天成挽回妻子、维护婚姻的希望和信心,同时他也开始觉悟了:当年,陶优优得知好友康珍珠暗恋着金天成时,在病危之际,她义不容辞地充当了红娘,将金天成与康珍珠撮合在了一起。两年之后,天成与珍珠喜结良缘……金天成想到自己的荒唐行为,不但给妻子造成了严重伤害,而且也辜负了陶优优的一番深情。此时的金天成悔恨极了……

更为出人意料的是第二天上午,公安局刑警队通知金天成前往刑警队去,询问调查“车祸”及水灵灵等相关情况。刑警严肃地告诉他:那场看似寻常的“车祸”其实是一场“蓄意谋杀”!

“车祸”的真相是这样暴露出来的:上周星期一,一个相貌清俊身材高大的青年男子,拿着数量较多价值昂贵的限量版珠宝前往省城最大的珠宝商店要求“变现”。该店经理对VIP客户均有印象,因此,怀疑“变现者”的珠宝来路不正,于是,悄悄地报了警。警方顺藤摸瓜,很快查明了“变现”珠宝和那场“车祸”的来龙去脉——

原来,水灵灵虽然在表面上与金天成如胶似漆恩爱无比,其实,在她的内心深处,根本就不甘心于将自己的一生完全托付给年近五旬金老板。她与金天成的“甜蜜爱情”完全是一场假戏码——这只不过是她与男朋友裘大勇共同策划实施的一个“掘金计划”而已!

就读于雅山市艺校的水灵灵与她的男朋友,原本就想利用自身的“美貌优势”傍大款、傍富婆,走捷径挖掘“人生的第一桶金”。当水灵灵遭遇到金天成的“初恋狂飚”时,她与男朋友立即意识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掘金机会,必须将计就计趁火打劫,才能“大展宏图”!他们立即策划了“傍老金,掘真金”的诡计。于是,当金天成利用大把钞票和甜言蜜语疯狂地追求“初恋”时,水灵灵则从开始的吃惊羞涩,随后的半推半就,最后的心悦诚服等,特别精彩地配合金老板,一波三折地完美演绎了“大富豪狂追初恋女”的爱情戏码,这让金老板特别富有成就感!

固然,水灵灵虽然春风满面地“嫁给”了金天成,住进了别墅,锦衣玉食,风光无限,但她却“人在曹营心在汉”,念念不忘掘金诡计,日思夜想她那相貌清俊身材高大的男朋友。他们在紧锣密鼓“挖金掘银”的同时,还抓住时机秘密地偷情,并且时刻准备着,一旦“攒足”资金以后,立即就要双宿双飞远走高飞……

显然,他们都把“第一桶金”的兑现完全寄托在了金天成的身上,他们原本以为凭着“陶优优”独一无二的资源优势,只要水灵灵将计就计耍点儿手段,很快就会晋升为名正言顺的“金太太”,很快就能“攫取”到巨额钱财。可谁知金天成的金钱并非那么轻易就能“大把大把”地捞到手。虽经她多番“折腾”,却未能如愿以偿地“大展宏图”。水灵灵与裘大勇实在是难以忍受“小打小闹”收效甚微的“经营”了。为了攒钱,水灵灵还把金天成给她购买的部分珠宝交给了裘大勇,准备“变现”。

为了超快“致富”,他们决定制造车祸,谋杀金老板。他们计划在“事成”之后,选择适当时机,卖掉金老板以“水灵灵”的姓名购买的别墅,再将由金天成出资、以水灵灵的“户头”购买的数额可观的股票全部“变现”,然后,这对“车祸杀手”就可移民国外,手握巨款,享受幸福了。为了确保“车祸”的成功,他们还在“那段”人烟稀少的路段进行了若干次“车祸”演练:因为金天成有吃安眠药午睡的习惯,水灵灵他们设计了用装有相应药量的茶水,让“金天成”进入深睡状态的情节,然后,由水灵灵开着小车,裘大勇指挥他的表哥开着大货车,在预定的急转弯路口相遇,在“紧要关头”水灵灵伪装成“紧急避险”,将小车“冲”下公路外边的斜坡沙滩继续滑行,同时她打开车门跳车脱险,让小车和金老板一起“冲”入汹涌澎湃的青衣江……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正当图穷匕见的“紧要关头”即将来临之际,突然,天空中飞来了一大群不知因何故而受惊的水乌,严重干扰了车祸杀手的精力和视线,因此改变了“车祸”的结果,造成了两车的相撞……目前,该谋杀案件终于真相大白,裘大勇和他的表哥已经落入了法网,等待他们的必然是法律的严惩!

“车祸”案件的水落石出,让金天成无比震惊,思绪奔涌五味杂陈,他完全彻底地认识到了自己的荒谬绝伦:那个曾经爱妻爱家的好丈夫,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荒淫无耻的花心男人了呢?自己背叛妻子、寻花问柳所导致的严重伤害,差点儿让康珍珠丢了性命;而他自己荒诞不经的行为所“诱发”的“车祸”也险些让他下了地狱!如果这一切后果都“危害成真”的话,那他金天成岂不成了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了吗?

思前想后,金天成感觉自己真的是荒唐透顶:那些个什么“小美女”、什么“真爱”呀,其实只是些傍大款、捞钱财的“别致烟花”罢了。只有康珍珠,才是才貌双全的“珍珠”——自己决不能失去相伴一生的最佳伴侣!回想成家立业之初,夫妻恩爱如胶似漆,多么幸福多么甜蜜啊!历经变故磨难的金天成彻底觉悟了:“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他下定决心,从此以后,一定要改弦易辙,痛改前非,用自己的真诚和实际行动,重新赢得妻子的原谅和信任,彻底回归家庭,好好补偿妻子,做一个爱妻爱家的专情男人!于是,他开始了挽回妻子、维护婚姻的一系列实际行动……

一年之后,正值新春佳节,家里热闹非凡,康珍珠娉婷优雅,带着儿子女儿品茗闲聊,金天成则忙碌地在厨房大显身手。

民间曾广为流传这样一句话:“要抓住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男人的胃。”

而金天成却说:“男人进厨房,绝对新时尚。乐于厨艺,耕耘幸福,爱家爱妻,心情欢畅!”回归家庭以后,他曾专门去厨师学校参加过短期培训班。每当有了空闲时间,他都要让妻子休息,自己占领厨房,施展厨艺,乐此不疲!

珍珠看看厨房里煎炒蒸煮,样样出彩,欢畅时尚,神采飞扬的丈夫,她会心一笑,将那瓶药丸丢进了垃圾桶里。

 

2017年5月9日于四川

作者简介:荣光友,男,汉族,1953年5月10日出生于四川省乐山市五通桥区。1971年1月,被招工到五通桥盐厂化工车间工作,1974年12月参军,在兰州军区某部服兵役,1980年复员后,先后在峨眉山盐化集团、和邦集团等工作,中共党员,高级政工师,2013年6月退休。从上个世纪70年代起,从事新闻报道和文学创作,作品散见于有关报刊杂志。最近几年,先后在《当代》、《北京文学》、《望月文学》、《峨眉河》等杂志和《中国劳动保障报》、澳门《华侨报》以及美国《伊利华报》、捷克《布拉格文学》、南美洲苏里南《中华日报》等发表小说、散文、评论等60多篇。现为《望月文学》特约作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