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猪都被卷入反腐风暴 江门“门背后”是什么?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张爱玲说她习惯用一种参差的对照,来塑造人物。而她笔下的众生,正因此而有了鲜活的生命。生活,绝少有那种是非对立、黑白分明。爱也难轰轰烈烈,恨也难义无反顾。直面人生之尴尬暧昧,或许比直面人生之惨淡,还需要勇气。

其实我这段话是针对腐败分子有感而发的。节前最后一个工作日,广东省纪委宣布:江门市委副书记、市长邓伟根因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审查。消息一出,他曾工作过的佛山以及江门,不少网友留言称他在当地口碑很好贡献良多,江门政界也对他的落马普遍感到意外。但纪委既然指他严重违纪,肯定掌握了详实的证据。据说邓伟根被带走不到一天,通报就公布了,而且市长候选人的考察也随即启动,显然做足了准备。

网友观感的反差,其实正是反腐深入的结果。那些咋咋呼呼不可一世、武长顺式的人,比较容易暴露出来。但那些浓眉大眼,且有一定工作能力的人,会对群众有一定的欺骗性。而这种参差的“两面人”可能更代表了大多数腐败分子的真实。随着反腐的不断推进,武长顺式的“刺头”会最先被拔除。而未来则要花大力气,辨别那些风评不坏的人另一面的真实。一面确实有优秀之处,一面又大搞腐败。除了邓伟根,此前落马的“全国优秀县委书记”、江门市委常委王积俊就是这号人的典型代表。

邓伟根的落马,让沉寂了一段时间的“江门腐败窝案”,再被提起。曾担任江门政法委书记的聂党权,在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职上落马后,江门市已经有市委书记毛荣楷、市委副书记邹家军、市委常委王积俊等一批干部落马。如今市长邓伟根又被查了,很多人将“江门窝案”,比作第二个“茂名窝案”。

不过这两起窝案有一些不同之处。茂名买官卖官窝案以牵扯了将近160名官员而闻名,如此大规模的组织溃败,是在前后两任市委书记的接力下完成的。其中在任上被抓的市委书记罗荫国、常务副市长杨光亮等人,是深耕当地官场多年的“本土政治精英”。凭借他们在当地深厚的人脉网络,最终织就了一张买官卖官的产业链。茂名可以说是,几任一把手和几个主要领导干部把整个政治生态都污染了。

而就江门目前暴露出的情况看,窝案成因似乎更为复杂。前任书记毛荣楷落马时,到任江门仅仅一年,此前是广州省纪委副书记,广州省纪委清理门户之际他转任江门,有种避风头的意思。与他搭档了一年多的邓伟根,也是从外地佛山调任江门的。而这两位“非本土政治精英”在江门落马,似乎又不能说问题都是出在任职江门之前。比如毛荣楷到江门后,还在继续收受“伪优秀县委书记”王积俊的贿赂。那么比他到江门还久的邓伟根,会与本地政商群体的秋毫无犯么?

“非本土政治精英”在这湿了鞋,而“本土精英”更是“当仁不让”。上述聂党权、邹家军、王积俊等人都曾深耕江门官场二三十年。而且江门腐败的窝案形态,不仅表现在市委常委班子,还体现在基层的各个组织系统,从远至十数年前的民政局窝案,到近年来的环保局窝案、江门电视台窝案。特别让人惊掉下巴的是,搜索“江门窝案”时,竟然出现了一条“江门最大养猪场卷入农业系统窝案”的信息。猪被卷入窝案,这无比清晰地证明了,反腐不但和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连猪都无法化外逍遥。

不管外地本土,一入江门深似海。由于大部分案件的细节还没有披露,目前很难从中总结出什么规律来。但像这样外来、本土,高层、基层各个层面广泛出现“窝案”,一定不会是偶然。而彻底治理这一局面,则一定要从重构政治生态入手。这可能需要旷日持久的细致工作,江门后来人,任重道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