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程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事儿爸

初见J,还在青葱岁月。那时的她戴着全框眼镜,穿着朴素,束一条黑辫子,不苟言笑似有几分骄傲。学习极好,尤擅语文和英语,记不清是其中哪一科的课代表。大抵就是80年代里很典型的女中学生形象。当时我们高一的男生远比现在要幼稚很多,整天寻思的,不外是与朋党们偷溜去录像厅看周润发或者结伙打任天堂。对J没有留下什么更多印象,惟记得有男生恶作剧时会被J这样的好学生怒目相向,带着一副“你们这些小屁孩儿”的神情。高中二年级文理分班时J选了文科,便很少音讯了。

 

再见J,已是10年之后。误打误撞中,我进入BD作培训师,01年第一次出差到北京。DTY的培训中心里,J英姿飒爽,领导喜欢学生拥堂,已是公司的业务骨干。相比我初来乍到的惶恐和感情纠葛的心事重重,J带给周围的是满满的正能量,那应该是她最美好的岁月,事业顺利,爱情美满,她还给我们晒过很美的婚纱照。旁听几次她的培训课,思路清晰声情并茂,看得出她真心地热爱着这份工作,享受着她的生活。每天上班,都会听到爱闹爱笑的她爽朗的笑声。与J共事的日子里,我慢慢习惯了在北京的生活,学习,授课,老家肉饼,三元酸奶,餐馆里NB的伙计和奇慢的传菜,晴朗的北京秋日以及赵传。四年光阴一晃而过,单纯而理想,纠结而希望。

 

自由不羁最终让我离开了安定的生活继续流浪。很开心的是,每逢回家时,总是还能和这一帮同事们相聚把酒言欢。这些知根知底的家伙们带给我一种兄弟姐妹般的亲情,在一个个相聚的日子里,总是让我特别放松也特别放纵。J每到场依然是正能量满满,快乐而富感染力。犹记得那年我带妻回家请大伙喝喜酒,席间J不知怎的就和妻相熟起来,看到我不无担心的看着她和妻切切私语,季得意地大笑起来,好像恶作剧得逞的孩子一般。

 

得知J患病时,我其实很想打电话回去探问,然而拿起手机却不知如何开口,生怕语气中有意无意的同情会带给她更多伤痛,J是个那么要强的女子。再度和她见面已是经年,J看上去气色比从前略差,却看不出曾经痛苦的痕迹,言语中没有抱怨和嗟叹,我知道她对生活依然是热情的。酒桌上,我嘴上尽顾着和老谢、孙、书生这一帮哥们儿瞎聊,心里面为J其实挺高兴的,大事难事看担当,她能如此自强实属不易。又过了很久之后,听说她作了母亲。

 

最后一次见J是在去年5月,再次回到西安和朋友们相聚,路上老谢善意地提醒J经历了婚变,让我别说错话。 错愕间,心里一声叹息,上天还要加诸这个女子多少考验呢。可能是治疗的结果,J看上去有些虚胖,气色也不是太好。设身处地,换了是我,未必有勇气有心绪出现在饭局上。然而J是坚强的,还是高高兴兴和大家一起吃饭,听着众人的家长里短。

 

4月8日,经历了月余的昏迷和救治,J走了。也许是上天太钟爱这个热情,积极,爱笑爱闹的女子罢。相识二十余载,我和J在各自的世界里入戏浮沉,遥遥相伴地成长。J热爱着她生命中的一切,全身心的拥抱着生活。尽管有打击和痛苦也从不放弃;她拥有爱她、关心她的亲人和朋友们。往生彼岸,J必是恬静而从容的,浮生若梦,J的旅程绚丽而无憾。

 

原谅我下笔的笨拙与琐碎,很久没有写过什么了。要是在家,我一定让书生或者林写。还记得往昔相聚时,书生总是朗诵陈与义的临江仙,不觉成了一个传统,此刻我想念一遍,给J,也给自己和我热爱的朋友们。

忆昔午桥桥上饮, 坐中多是豪英。长沟流月去无声,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

二十余年如一梦,此身虽在堪惊。闲登小阁看新晴,古今多少事,渔唱起三更。

 

God bless us all.

 

2017.4.8 多伦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