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邮之初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赵洪林著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刚上初中,就有幸收到了我平生的第一封书信,甭提有多高兴了!中学生能收到信,幼稚的我们认定那就是成年的标志。当然,我是不会放过这炫耀的机会,“嚓——”的一声,撕开了信封,摇头晃脑的看了起来,同学们好不羡慕,唯有马尔其同学眼巴巴地盯着我课桌上的信封,就像馋嘴的小孩看到了糖果,欲言又止……我诧异地问道:“怎么啦?”

“能送我吗?”他用右手食指指点着邮票,怯生生地问道,似乎担心我不割爱,会在同学们的面前烧了他的“泡子”(伤面子),不说又于心不甘。

“没用的。”我连忙提醒他,“已用过了,可不能再寄信了哟!”

“不寄信。”他摇了摇头,连忙低声说:“我在集邮。”

哦!集火花,集烟盘咡(烟标)我是知道的,不就是“地股牛(小孩)”们常爬在地上拍来拍去的筹码吗?至于集邮嘛,我还是大姑娘坐骄子头一回听说,于是不解地问道:“好小哟,怎拍?”

马尔其没有回答,却笑了,笑得意味深长。而此刻,我已在心里瞧不起他了,就这点儿出息,中学生了还在玩这种低级游戏。

我拿过信封,打量起那枚邮票来,尽管画面上有山,有树,但一点儿也不大气,色彩也不鲜艳,满足不了我等红男绿女的色欲,留之又有何用?于是便慷慨地说:“好,送你!”

乐得马尔其一跳老高。

过程就这么简单,一送一接挥手之间的事,了如浮尘落地,本无声息,早就划上了句号,可它却如石投湖,激起层层涟漪。

谁知几个星期后的一天,上作文课时,老师念起了一篇范文,它就是马尔其同学的大作《记一件高兴的事》,居然写的就是我送他那枚邮票的事。他在作文里写到:感谢新同学的慷慨,使他意外地获得了一份厚礼,这就是进入新学校后最高兴的一件事……云云。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笑了,是好笑,鄙笑,笑他把一颗小芝麻炒成了大西瓜,小题大作!

当老师继续往下念时,我已经不是笑,而是目瞪口呆。因为马尔其笔锋一转,写道:“集邮绝不仅仅是拥有,而更重要的是欣赏、研究,从中获得知识与快乐。当我从这枚邮票画面上看到崇山峻岭中的井架,枧杆,有锅有灶以及劳作者……我明白了,这张邮票反映的是井盐生产流程。我的家乡牛华镇就是产井盐的地方,所以就有一种亲切感。为什么这张邮票要宣传井盐生产?我带着疑问去图书馆查阅了有关资料后才得知,这枚邮票取材于东汉画像砖的画面。东汉距今近两千年,足见井盐生产的历史之悠久,又在1956年登上了国家名片——邮票。就是因为有了这枚邮票,我才掌握了这些知识。所以我真的很高兴!”

当全班同学听完这篇作文后,无不发出感叹:“集邮真好!”而我的感想最深,简直是震撼,马尔其与我同师同学,为什么他能写出如此独特的好作文来?令人刮目相看。我认为,我和他的差距,就是在一张邮票之间。

打这以后,我也爱上了集邮。岁月流逝,却流不走我的热爱。集邮、欣赏、研究等伴随着我度过了数十年的欢乐时光,我撰写的集邮方面的稿件,多次被有关报刊发表。的确,集邮真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