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联邦机构用TikTok的提案 美参议院下周表决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报讯】美国共和党联邦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所提一项关于禁用TikTok的议案,可望于下周进行表决。

出于对国家安全的担忧,乔什‧霍利在今年3月提出一项“政府设备禁用TikTok法案”(No TikTok on Government Devices Act),旨在禁止联邦雇员于公务设备上使用中国社交应用程序TikTok。

据路透社报导,参议院国土安全与政府事务委员会(Senate Homeland Security and Governmental Affairs Committee)预计于22日的听证会中表决这项法案。

TikTok是中国短影音应用程式“抖音”的海外版,母公司是总部位于北京的字节跳动(ByteDance),用户以年轻族群为主。TikTok去年表示,美国的活跃用户中约有60%年龄在16至24岁之间。

TikTok已成为川普政府与北京持续激化的安全战和经济战的最新目标。眼下,它正极力让国会议员和政府官员相信,它效忠于美国而不是中国。

这家社交媒体公司也没有坐以待毙,请来一个至少35名游说者组成的团队为其效力,其中包括一名与川普总统有密切联系的人士。

招兵买马的背后,是TikTok最重要的市场之一所面临的日益严重的威胁。美国国务卿迈克·蓬皮奥已经扬言要禁止将TikTok等来自中国的应用下载到手机上,原因是担心它们可能被中国政府用于监控。

周日,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在接受福克斯商业频道采访时称,TikTok的新任首席执行官是中国人的“美国傀儡”,并表示政府将对该公司和其他来自中国的社交媒体应用采取“强硬行动”。

一个掌握重权的美国专案组已经开启了对字节跳动2018年收购Musical.ly交易的国家安全审查,后者现已并入TikTok。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正在研究合并后的公司是否能让中国政府获取大量美国数据,包括可用于训练面部识别软件的视频。据知情人士称,川普政府正在考虑根据《国际应急经济权力法》对TikTok这样来自中国的社交媒体采取行动,该法授权总统对国际商业进行监管,以应对非同寻常的威胁。

在过去的三个月里,代表TikTok的游说者与国会工作人员和议员举行了至少50次会议,其中包括商业、司法和情报等高层委员会的成员。会议包括一份精美的演示文稿,内含该公司的组织结构图,表明TikTok并不在中国运营,企业的大部分高层是生活在美国的美国公民。比如,它的新任首席执行官凯文·梅耶尔(Kevin Mayer)住在洛杉矶,曾是迪士尼的高管。

字节跳动否认把数据共享给中国政府,该公司强调,TikTok在中国不可用——它在那里提供的是一个名为抖音的类似应用,还说它的用户数据存储在弗吉尼亚州,在新加坡有一个备份。

“现在有很多关于TikTok的不实信息,”公司副总裁、美国公共政策负责人迈克尔·贝克曼(Michael Beckerman)说。“TikTok由一名美国首席执行官领导,在美国有数百名员工和主要领导岗位,他们遍及安全、安保、产品和公共政策等领域。”

但一些国会议员仍然心存疑虑。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的一名助手要求外国投资委员会对TikTok进行审查,称字节跳动在与卢比奥办公室代表的会议上,就其数据存储位置提供了矛盾的信息,在如何控制和审查其内容方面提供的信息不足。

“要求员工删除TikTok的公司和组织与日俱增,这并不是巧合,”卢比奥在一份声明中说。近期富国银行(Wells Fargo)等公司禁止在公司设备上使用该应用的行动。

美国为TikTok带来了重要的受众。美国的TikTok网红在全球都有关注者,而且这款应用已经成了政治、大流行和种族不平等等话题的讨论中心。TikTok的用户声称,是他们为川普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的竞选集会预定了数千个座位,集会当天的会场却人员稀稀落落,让川普大为恼火。

但对于字节跳动来说,让美国政府相信它不受中国政府指令影响仍然是一件难事。川普和他的高级顾问越来越关注华为和中兴等中国科技公司,称它们为中国政府悄悄获取美国技术提供了渠道,从而威胁到国家安全。出于这方面的考虑,美国已经禁止数十家中国高科技公司获得美国科技产品,其中包括专门从事超级计算机、人工智能和面部识别的公司。

川普政府的一名官员表示,TikTok是否应该在美国受到限制的问题近来愈发紧迫,部分原因是印度在6月下旬决定禁止近60款中国应用,其中就有Tik Tok。根据SensorTower的数据,TikTok已经被下载了20亿次,其最大的市场是印度、美国和巴西。

去年12月,五角大楼命令军方人员从手机中删除TikTok,一些政府官员认为,美国应该追溯阻止字节跳动对Musical.ly的收购。这可能会迫使该公司剥离其在美国的资产,或者至少改变在全球范围内移动和存储数据的方式。

据了解内部讨论的官员说,国务院正在考虑将所谓的清洁网络计划扩大到应用。该计划试图以保护美国人私人信息的名义,引导外国政府远离不安全的中国电信公司。

TikTok将被列为此类应用,尽管官员们表示,国务院还没有指定此次范围扩大将包括哪些公司。

官员们还一直在考虑中国其他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服务的潜在国家安全风险,其中包括腾讯的微信。2020年第一季度,微信的月活跃用户超过10亿。

据《纽约时报》报道,Tik Tok雇用了人脉广泛的游说者,包括互联网协会前会长、资深共和党国会助手贝克曼,以及在宾夕法尼亚州主持川普竞选活动、被总统称为“我的好友之一”的戴维·J·厄本(David J. Urban)。他还是蓬皮欧和国防部长马克·T· 埃斯珀(Mark T. Esper)在西点军校的同学。

贝克曼已经为字节跳动雇用了15名游说者和沟通人员,其中包括威斯康星州前国会议员和众议院前议长保罗·瑞安(Paul Ryan)的助手,以及民主党党鞭、南卡罗来纳州代表吉姆·克莱伯恩(Jim Clyburn)的助手。

字节跳动还向其著名的投资者寻求帮助。两位知情人士表示,身为字节跳动董事的泛大西洋投资集团(General Atlantic)首席执行官威廉·E·福特(William E. Ford)一直在为TikTok提供游说战略方面的建议,而于2018年投资字节跳动的软银(SoftBank)过去则建议过雇佣华盛顿人士。

在2020年的前三个月中,字节跳动在游说上花费了30万美元,是上一季度的两倍,相当于2019年两个季度的游说费用。TikTok的游说实力不像亚马逊、Facebook和谷歌等科技巨头那样大,但它在以惊人的速度部署一支防守大军。

据两名了解TikTok游说活动的人士称,在与立法者会面时,游说者坚持认为该应用主要用于娱乐,其内容通常不会被政府监视所针对。他们指出,最受欢迎的视频来自年轻网红,例如拥有7000万关注者的16岁的康涅狄格州舞者查莉·达梅利奥 (Charli D’Amelio)。

一位知情人士说,该公司还强调了其美国投资者,例如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的中国部门,私募股权公司KKR和泛大西洋投资集团。

贝克曼的员工定期向国会山发送电子邮件通讯,其中包含有关TikTok的正面故事。他们重点介绍了有关Netflix系列《虎王》(Tiger King)的趣味视频以及与Covid-19预防相关的短片。

但是最近几天,他们采取了更加防御性的态度。在上周五发送的新闻通讯中,贝克曼强调了TikTok离开香港的决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