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棉纺路——刻记光荣 见证变迁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一条棉纺路,从东到西,不过3公里,却像长长的时光隧道,在每一个时间站点,标注郑州人近70年的辉煌与梦想。

起点站,有一个帅气的小伙儿。他背着脸盆,手提木箱,风尘仆仆从上海赶来,支援建设。此时,新中国成立不久,“一五”计划正在实施。在他眼前,一个个棉纺厂拔地而起,10万纺织工人穿梭忙碌。

中途站,有一群勤劳的郑棉职工。面临厂子效益下滑,他们挥泪“下岗”,相互告别,从此改变了人生方向。不少人做起生意、办起新厂,闯出一片新天地。

新站点,有一个宏大的保护计划。国家推动老工业城市工业遗产保护利用,打造一批集城市记忆、知识传播、创意文化、休闲体验于一体的“生活秀带”。郑州筹划全面改造郑棉三厂家属区,建设纺织工业遗址博物馆,让昔日的棉纺城更加鲜活……

辉 煌

5个厂一年生产的棉布,可供1亿人口每人做一套衣服

“正赶上下雪,郑州的天冷,心也凉了。”1954年,19岁的上海青年袁鸿岗走出郑州火车站,深一脚浅一脚赶到驻地——几个搭在荒地的席棚,真想掉头回去。

创业激情留住了他。“一五”期间,国家规划在北京、郑州、西安、石家庄、邯郸、咸阳建设“六大纺织基地”。从1953年到1958年,来自四面八方的工人昼夜奋战,以一年一个厂的速度,一口气建起了5个大中型棉纺织厂。一厂、三厂、四厂、五厂、六厂,像五姐妹一样,一字排开。北边厂区,南边生活区,中间一条小土路。后来,这条小路被命名为棉纺路。

袁鸿岗进了刚刚建成的郑棉三厂。新的棉纺厂承担着“解决全国人民穿衣问题”的重任,一投产就高速运转。袁鸿岗被分到了细纱车间。24小时,机器不停,人员三班倒。有人专程从食堂送饭,“接班的人不来,不能撒手。晚来仨小时,就晚下班仨小时”。

1958年,三厂生产的布走出国门,开启了河南省纺织品出口的先河。很快,四厂自行研制成功新中国第一台无梭喷气织机,改变了上千年来用梭子引纬织布的历史。五大国棉厂一年生产的棉布,可供1亿人口每人做一套衣服。

1983年,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袁鸿岗出任三厂厂长。此时,国棉厂经历阵痛,必须进行体制改革、技术改造。他和班子决定,将厂里一半细纱机换成新的,依靠质量、信誉重新赢得市场。“细布在全国获奖,出口20多个国家和地区。每年税利从200万、1000万,直到6000万左右。”到1985年,郑州累计开办133个纺织企业,拥有50万纱锭、1.5万台布机、14条印染线,形成门类齐全的纺织工业体系。

从1951年到2009年,国家对郑州纺织工业投入不到5亿元,同期财政税利100多亿元,占郑州市同期财政收入的一半。

上世纪90年代末,随着市场变化,棉纺厂效益越来越差,先后走向破产、搬迁。“我1995年退休,没有回上海,而是留在郑州。毕竟,这有我们的光荣和梦想。”袁鸿岗说。

执 著

立足棉纺路的“根”,棉纺人自谋职业,从未曾放弃

李宾的父亲1958年到郑州,在四厂干到退休。1987年,李宾同样进了四厂,在车间搞维修。在厂里,他结识了高红莲,很快结婚生子。

然而,厂子的效益逐渐变差。2008年,李宾像大批职工一样,被“买断工龄”,自谋出路。

五大国棉厂开始被拍卖、收购、改组。

“一开始害怕。没饭吃了,可自己除了织布,啥也不会。”李宾夫妇再三合计,家里欠了3万多元外债,再不能坐等。两人决定,卖凉皮。

见李宾第一个“吃螃蟹”,大家开始各寻门路。而今,郑州人谈论的美食,不少是这时候兴盛起来的,如四厂的咖喱烩面、三厂的烩羊肉和冯记饺子……

为了多挣钱,高红莲开始学做肉夹馍,一边卖一边改良,创出独特的风味。

当工人时,高红莲负责验布,质量意识很强。她卖肉夹馍,选用好原料,打造金招牌。从小推车到简易房,从正规门面到十多家加盟店,“高记肉夹馍”在郑州西区闻名遐迩。

“无论走到哪里,棉纺路永远是‘根’。守着‘根’,心里踏实,从不会放弃。”李宾说。

振 兴

保护利用纺织工业遗产,让老工业区成为高质量发展的新动力源

“定位是都市历史街区步行街,突出‘历史记忆+时尚地标’,‘白天休闲+夜经济’。”

“总体设计展示棉纺路历史,沿街路面修旧如故、补旧如故、建新如故。”

“沿三厂的街道,穿过棉纺路,要和纺织工业遗址博物馆连起来,才有整体感。”

“要体现郑棉人的记忆符号,不然回来找什么?更要体现纺织工人的精神,不然就丢了‘传家宝’。”

…………

棉纺路街道办事处的会议室里,一场热烈的讨论正在进行。参加者有郑棉三厂老职工、设计人员、政府领导。主题是:郑棉三厂家属区改造。

空中俯瞰,66年前建成的三厂家属区设计风格为苏联老式建筑,青砖红瓦,多层楼,带烟囱。整齐划一、造型别致,与周围的高楼形成强烈对比。

“这是当时的地标性建筑。很多地方还是平房时,我们就住进了小楼。”85岁的三厂老干部卢法舜说。棉纺路上,只有三厂“苏式风格建筑群”保留下来,2008年被列入市级文物保护单位,2011年被列入郑州市优秀近现代建筑名录。

三厂生活区对面,一座高大的石质建筑傲然挺立在一群现代化的高楼中。红色大门上立着4个金色大字“郑州三棉”,门两边仍保留标语“高高兴兴上班、平平安安回家”。走进大门,三厂老办公楼保存完好。经过宽敞大厅,顺楼梯向上,一间间办公室、档案室、职工调解办,好像仍在忙碌。办公楼后,留有一排老厂房,旧织机、生产调度牌,讲述一个个生产车间的故事。这里,将建成郑州纺织工业遗址博物馆,永久保存棉纺城的历史。

然而,当年的楼房不可抗拒地老去。家属区内,地下管网老化,物业管理缺失,私搭乱建、垃圾外溢、沿街占道、乱扯乱挂等问题,严重影响生活质量。

开了18年便利店的段成钢,年年看到新变化。这些年,拆违章建筑,清生活垃圾,加装门禁、智能电动车棚,增设文化宣传栏……郑棉小院焕发生机。

今年6月,国家发展改革委等五部委印发《推动老工业城市工业遗产保护利用实施方案》,要求加快推进老工业城市工业遗产保护利用,更好推动新时代中国特色工业文化建设,培育高质量发展的新动力源,以文化振兴带动老工业城市全面振兴、全方位振兴。郑州市计划投资14亿多元,综合改造三厂特色历史文化街区。与此同时,大规模开展老旧小区改造:修复楼顶、改造管网、铺设道路,老化的基础设施在更新;增加老年活动中心、儿童乐园、小游园,新的服务功能在完善。

顺着棉纺路走一走,一个个游园翠竹挺拔、鲜花盛开。铁艺文化墙上,镂刻着不同时期的郑州规划图,展现“棉纺城”的变迁。年轻人下了班,经过这里,点上一碗热腾腾的烩面;老人三三两两围坐下棋、聊天;孩子们推着玩具车,“呼笑”而过。

“这条街熟人多,人情味浓,充满‘人间烟火儿’,让郑棉人留恋不舍。”段成钢说。

图片说明:

图①:郑棉职工的光荣证、喜报。

图②:改造后的棉纺路小院。

图③:郑棉三厂大门。

图④:郑棉职工用过的水壶和茶杯。

图①图②图④为本报记者马跃峰摄,图②为赵永平摄。

(人民日报记者 马跃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