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评:信心不振、消费低迷,日本经济如何破局?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timg.jpg

资料图:日本东京街头 (图/新华社)

据共同社7月1日报道,日本二季度大制造商信心指数从一季度的-8跌至-34,系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此外,据日本经济产业省公布的数据显示,4月日本零售销售同比下跌13.9%,创下自1998年3月以来最大跌幅,而疫情好转后的5月也未能止跌,同比下跌12.3%。对于日本5月关键经济数据的颓势,日本媒体同样表达悲观情绪。《读卖新闻》在2日刊发的社论中指出,制造业信心指数下降,反映出日本经济严重的现状以及企业的不安情绪。日本《朝日新闻》则指出,很难期待经济“V字型”恢复,今后一段时间企业经营恢复之路充满挑战。不难看出,低迷的指数难以推动日本经济复苏,至于如何破解经济困局,对日本来说,强化对外经贸往来,特别是积极参与区域经济一体化或有助益。

实际上,如何促进经济在后疫情时代的恢复,日本政府曾对个人消费给予高度期望。然而,根据日本总务省调查调查报告显示,今年5月,日本个人消费动向数据显示,家庭消费支出金额比去年同期下降了11.1%,受疫情影响,创下2001年以来的最大跌幅;5月日本百货商店、超市销售额为1.45万亿日元,与去年同期相比,整体下滑13.4%。从调查数据不难看出,日本民众的消费欲望并没有因“紧急事态宣言”的解除而释放,消费欲望反而更一步降低。由于个人消费占据了日本经济的半壁江山,疫情导致的消费低迷让日本政府担心,当民众捂住钱包不愿消费,日本整体的经济复苏恐怕难以实现。

当国内消费动力不足,要获取对安倍经济学的最大支撑,周边国家对日本经贸的推动力则绕不过去。经贸领域之外,周边外交方面,日本也希望有一个稳定的周边环境,以有利于日本开展区域通商合作。在这样的背景下,日本今后或许需要积极参与区域经济一体化合作(如RCEP等),通过强化对外经贸往来,从而破解疫情下的本国经济困局。

一方面,日本参与区域经济一体化合作将助力填补日本国内消费不振,通过外贸拉动经济。以RCEP为例,RCEP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区域贸易协定,汇集了东盟10国、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根据2018年的数据,已经结束谈判的15个成员国人口达到了22亿,GDP为29万亿美元,出口额为5.6万亿美元,吸引的外商投资流量3700亿美元,几乎都占据全球总量的30%左右。对日本而言,RCEP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尽早推动RCEP落成,相互消除或降低关税壁垒,把成员国以前一国统一的市场范围,扩大为多国统一的市场范围,将有助于促进日本与各成员国的贸易,使进口原材料和出口产生品的运费减少,增加利润,从而有利于企业经济规模的扩大。对推动“后疫情时代”的日本经济复苏,这无疑是十分重要的。

此外,日本积极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合作,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抵消对美经贸压力。尽管日美经贸谈判已达成了第一阶段的合作协议,但两国之间的贸易赤字问题并没有完全消解,这也就意味着美国今后依然会在这个问题加大对日本的施压力度。因此,日本需要通过强化区域经济一体化合作来分散自身的经贸压力,缓解在对美经贸中的损失。

另一方面,日本也需要通过区域经济合作,来维护“后疫情时代”世界多边自由贸易体制的稳定。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受到冲击,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有所抬头,甚至还引发关于经济全球化逆转的忧虑。日本作为自由贸易体制的受益者,与其他国家合作推动后疫情时代的经济复苏,对日本经济破局也将大有助益。(陈洋)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点击“海外网评”,读懂中国与世界。

分享: